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0章 容小姐吗,请来警局一趟

第30章 容小姐吗,请来警局一趟

  “是啊,今天是漫情的忌日……”

  一想到那个早逝的大女儿,顾夫人握着满天星的手都在颤抖,最后忍不住痛哭起来。

  就因为失去大女儿太难受,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小女儿身上,每年到大女儿的忌日时,她的心,依旧会撕心裂肺的疼。

  “好了,别哭了。”顾耀天把妻子揽进怀里,安慰道,“今天不仅是漫情的忌日,也是漫音订婚的日子,漫情知道妹妹订婚的话,一定会替妹妹开心的。”

  顾夫人哭的胸口都在疼,咬牙切齿道,“要不是容昊那个王八蛋,漫情怎么会,怎么会……”

  她说到哽咽,又泣不成声。

  顾耀天眼里也阴沉沉地,“容家已经没了,只剩容姝一个。”

  六年前他亲手为大女儿复仇,把容昊逼死,弄的容家家破人亡,因为容姝跟傅景庭结婚了,他不好出手。

  没想到六年后,容姝会拿到天晟股份,成为天晟的大股东。

  “容姝除了一个天晟,什么都没有,我想料理她很容易。”想到死去的大女儿,顾耀天也很心痛,对容家的恨更深了。

  顾夫人有些犹豫,“算了吧,她毕竟是景庭的前妻,如果景庭知道,到时候漫音在傅家不好做人。”

  顾耀天哼了声,“景庭为什么娶容姝,你不知道吗?他可一点不惦记容姝,不然也不会看着容家倒台,更冷眼看着天晟走向下坡路。”

  “你别操心了,这些事我去处理。”顾耀天说,“那顶王冠是漫情活着时,一眼看中的东西,回去你跟漫音要了,好好放着,免得漫音又随手把它送人了。”

  顾夫人点点头,神情哀伤地看着手里的满天星。

  ……

  容姝打算去公司,把几份紧急文件处理了,再回去休息。

  她一到公司,秘书就过来通知,“容总,众思的梁总过来了,正在陆经理办公室跟陆经理聊天。”

  容姝嘴角挑起冷笑,“好,我过去看看。”

  上周五在红梅山庄打牌时,众思老板说隔天会让人带合同来天晟签约,结果没来。容姝不傻,知道他想吊着自己,等自己亲自打电话去众思。

  好在有程淮帮忙,她替天晟找了个更好的合作商。

  容姝敲门进入陆起办公室。

  她见陆起正跟众思老板唠嗑,走进去,笑着跟梁总打了声招呼,“梁总,好久没见了。”

  “容总。”梁总起来跟容姝握了握手,态度客客气气的。

  梁总看容姝坐下就喝茶,没提合作的事,先忍不住开口:“容总真不好意思,前几天我家商务太忙了,没能过来跟你们公司签合同,今天我亲自来给你赔罪。”

  说着,他将合同推到容姝面前,“你看看,没问题咱们就签了。”

  陆起皱眉,刚想说什么。

  容姝一个眼神过去,制止了他,随后跟梁总说:“梁总,我秘书说,之前打你们商务电话一直打不通,因为那批货很急,不能耽搁,所以我找了其他工厂做。”

  “容总,国内做海外货最好的就我这一家。”梁总以为容姝这么说是想压价,态度变得有些傲慢,“你口口声声说追求产品质量,结果因为出货急,就找差的工厂做?”

  容姝笑了笑,“做海外货出名的,除了您家,还有一家渝图制造。”

  “……”

  见梁总脸色变了,容姝嘴角的笑容越发明艳,“今天我去南江出差,就是去视察渝图的工厂,顺便跟渝图的老板把合同签了。”

  “我听说渝图订单都排到了明年。”梁总还在挣扎,“容总,你真跟渝图签约了?”

  容姝直接把拍下的签约合同发梁总看。

  这下梁总彻底相信了,态度也软了下来,“确实是我员工的疏忽,没能及早跟容总你公司签约,但我真想跟你们公司合作,价格方面可以再谈谈……”

  “我知道梁总是重情重义的人。”容姝笑容淡淡,“老客户突然加单,优先照顾老客户,员工做错事,您还亲自来天晟跟我道歉,该受宠若惊的是我。”

  “……”梁总当然听出容姝在嘲讽自己。

  那天打牌时他说那些话,不过是给傅景庭面子,压根没把容姝放眼里,没想到容姝找上了渝图。

  容姝才入商场,人脉都没有,怎么跟渝图老板认识的?

  难道傅景庭在帮忙?

  想到那天打麻将时,傅景庭对容姝的维护,会替她拓展人脉也不是稀奇事。

  短短几十秒,梁总就看清其中的利弊,咬咬牙后跟容姝说,“容总,压根没什么老客户加单,是我骗你的。前段时间顾总打电话给我,让我不要接天晟的单子。”

  闻,陆起冷哼一声,“我就奇怪,梁总你怎么会放着钱不赚,是不是有人针对天晟,呵!还真是!”

  “顾氏跟我公司有不少合作,我也挺难做的。”梁总讪讪一笑,马上又说,“但我还是想跟天晟合作,不然就不会冒着得罪顾总的下场,今天来这了。”

  容姝现在正需要人脉。

  况且,商场上没有敌人,只要有利益就会抱在一块。

  容姝笑道,“梁总您的诚意我也看到了,不过我已经跟渝图签了合同,以后还有海外订单,我优先找你。”

  见状,梁总松了一口气,跟容姝,陆起寒暄几句后,他就离开了。

  梁总一走,陆起就追问容姝,“我之前也试着联系渝图,但没成功,你怎么跟渝图老板联系上的?”

  “程淮介绍的。”

  容姝把那次去红梅山庄打麻将,还有后来程淮给她介绍渝图的事,通通告诉陆起。

  陆起听完后,哎了声,“早知道程淮有这个人脉的话,在红梅山庄打牌时,你该好好教训下梁总几个,最好让他们怕的再也不敢上牌桌!”

  容姝笑了笑,“梁总几个打牌还是很厉害的。”

  自从跟傅景庭结婚后,她再也没碰过麻将,久而久之,除了陆起几个,周围人都以为她不会打麻将。

  上次跟梁总几个打,是她时隔六年,再次摸起麻将。

  “你可别谦虚了!”陆起翻她白眼,没好气道,“咱俩一起长大,你打麻将多厉害我不知道吗?你爸都打不过你,更别说其他人了。”

  因为陆起的话,容姝想到自杀的父亲,心里有些难受,“走吧,我请你吃晚饭。”

  她起身刚拿大衣穿上,手机就响了。

  “喂?”

  “是容姝小姐吗?”电话那边的女声带着几分严肃,“你弟弟正在我们警局,麻烦你过来一趟。”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