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7章 我非得好好教训你!

第27章 我非得好好教训你!

  “漫音,怎么了?”似乎看出顾漫音脸色不好,傅母问了句。

  顾漫音立刻反扣手机,柔声道,“没事,我妈妈发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等下回她信息。”

  王淑琴也没多疑,转而去跟傅景庭说话。

  确定王淑琴没看自己这边后,顾漫音才重新拿起手机,细看好友发来的微信。

  这个朋友今天也在红梅山庄打麻将,她说看到傅景庭了,本来想去打声招呼,却看到傅景庭追着容姝出去,两人站车边聊了半天。

  顾漫音关掉声音,点开那则视频。

  她看到视频里的傅景庭跟容姝说了什么,随后把容姝抱上车,然后他上了容姝车的驾驶座,开车离开。

  短短十秒的视频,看的顾漫音手脚发凉,用力攥紧手机。

  他们不是离婚了吗?

  那傅景庭为什么上容姝的车,又跟自己撒谎?

  顾漫音想起那晚在宴会上,傅景庭看似站在自己这边,容姝一开口,却把价值上亿的湛蓝之心给了她,没让容姝损失面子,还有今天这视频……

  顾漫音心里一种恐慌感,觉得哪怕傅景庭跟容姝离婚了,可傅景庭仍然不是自己的。

  难道偷来的东西,她注定没法抓住?

  ……

  等容姝在酒店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她记得昨晚淋了雨,怎么也得感冒,可是醒来后,整个人神清气爽。

  很快容姝想起来,傅景庭昨下午强行开车要送自己回浅水湾,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喂自己吃什么……

  是傅景庭?

  容姝挥散脑子里那些画面,飞快洗漱,从酒店离开。

  到公司后,容姝喊来佟秘书,“众思的老板一会来公司签合同,你把合同准备好。”

  秘书讶异,“容总,您跟众思谈好了?”

  “嗯。”虽然容姝不想承认,但昨下午要不是傅景庭来包间,众思老板也不会松口,接下天晟的订单。

  她欠傅景庭一个人情。

  “好的。”秘书颔首,很快退下去准备合同。

  容姝脱掉大衣挂衣架上,刚要坐下来处理秘书送上的文件,桌旁的内线就响了。

  她接听,“喂?”

  “容总,有位叫程淮的先生想见您。”前台汇报,“您认识吗?”

  容姝道,“带他上来吧。”

  很快,办公室门被敲了敲,前台领着一个男人进来。

  男人穿着舒适宽松的休闲服,头发乌黑浓密,发尾微微卷起,五官完美到挑不出一丝瑕疵,帅气又潇洒。

  他狭长的眼眸在办公室随意扫了下,最后落在容姝身上。

  “容总适应能力真是强。”程淮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自来熟地跟容姝攀谈,“才进天晟几天,就妥妥的领导范儿,完全看不出你当了六年的家庭主妇。”

  “我也没想到风流倜傥,对女人来者不拒的花花公子,竟然是市长的小儿子。”比毒舌,容姝也不示弱。

  程淮挑了下眉,“容总,我是在夸你终于做回自己,你怼我?”

  “我也是夸你很有女人缘。”

  “……”

  程淮知道这女人看着温和端庄,嘴巴厉害着,调整了一下坐姿,说,“我知道天晟有笔海外订单,想给众思工厂做,不过,我手里有个做海外货更厉害的工厂。”

  “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介绍资源?”容姝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

  程淮耸耸肩,腔调慵懒随意,“我们有合作嘛,我有好的资源就介绍给你,当卖个人情呗!”

  容姝不信他的鬼话,“程先生,我们之前就见过一次,不熟,合作也是各取所得,就天晟这情况,别人避着都来不及,别说送资源了。”

  “……”

  程淮要知道容姝疑心这么重,昨晚那通电话就不接了。

  “我是骗了你,其实是我不想你跟众思合作。”程淮一本正经地说,摸出手机调了张照片给容姝看,“这是我女朋友,但是被梁总他儿子勾跑了,两人一起去了国外。”

  他说着,露出一副深情模样,“我非常爱这个女朋友,送车子房子,珠宝给她,她却跟其他男人跑了,这个仇不报,你说我是不是枉为男人?”

  容姝看看照片里的女人,“你这女朋友挺漂亮的,真没想到,你也有被绿的一天。”

  程淮无视她那同情眼神,“是啊,被绿不能忍!所以我想报复众思,我身边的朋友都不准跟众思合作,你跟我是合作伙伴,当然也不能跟众思合作。”

  “这家工厂做国外货的水准比众思还高,你信我。”程淮摆弄手机,“我把渝图负责人的电话发你。”

  “渝图?”容姝微微震惊。

  渝图制造她知道,是南江很有名的一家工厂,因为质量很好,国外不少公司都跑来找他们做货,听说他们家的订单都排到了明年。

  容姝开始也想找渝图,但没认识

  的途径,才而退其次,选了众思。

  “我跟他们南江区的商务很熟。”程淮道,见桌旁放着一箱芒果,毫不客气的拿出一个,剥来吃,“你先打电话跟他聊聊。”

  容姝马上复制程淮给的那串号码,打了出去。

  对方接的也很快。

  容姝对那笔海外订单了如指掌,跟渝图商务聊天时侃侃而谈,丝毫不像个刚入商场的新手,吐字清晰,条理分明,连程淮都对她有点刮目相看。

  最后,渝图的商务告诉容姝,签合同后,可以在时间规定内,做出她的货,但需要她周四来工厂看看,双方再谈谈,然后走合同。

  挂断电话后,容姝心里的担子彻底放下了,“程淮,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只要你不跟众思有来往,咱们就是朋友。”程淮已经吃了一个芒果,正拿纸巾擦手,“四季果园今年的芒果不错,庭哥让人送来的?”

  容姝想到昨下午的事,细眉皱了皱,“不是,我跟他早离婚了,他的东西我也不会收。这芒果我发小买的,你喜欢就带回去吧。”

  “是吗?”程淮挑眉,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

  容姝被他看得怪莫名其妙,看了看时间,起身穿上大衣,“程先生你中午要是没饭局,我请你吃午饭吧。”

  “行啊,那我得好好挑下餐厅。”程淮跟她后面,离开办公室。

  “容姝,你个小贱人给我出来!”

  “我非得好好教训你!”

  容姝刚出来,就听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还很耳熟。

  她抬头一看,就见站不远处的王淑琴叉腰,扯着嗓门在叫骂自己。

  周围有员工想把人赶出去,结果被王淑琴给骂退了。

  容姝踩着高跟鞋走过去,脸色平静地问,“王夫人,你有什么事吗?”

  “小贱人,你终于出来了!”见容姝出现,王淑琴怒气更胜,气冲冲地上来,扬手对容姝就是一巴掌。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