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6章 没关系,我清楚傅总不是故意的

第26章 没关系,我清楚傅总不是故意的

  站车边吹着冷风通话,容姝脑袋有点发晕,脚下晃了晃。

  傅景庭眼眸一沉,直接从容姝手里夺过手机挂断,将人抱起,去车的另一边。

  身体猛地腾空,容姝惊了一下,伞差点从手里飞了出去,她一手慌忙拽着男人衬衫,小脸微冷。

  “傅景庭,放我下来!”

  傅景庭没理会,拉开副驾驶,将人塞进去。

  “傅总,您闹够没?”见男人去拉安全带,容姝冷冷道,“我能找代驾,用不着您关心!”

  结婚六年,傅景庭别说关心她,两人的交谈都屈指可数,结果离婚后,短短几天,她跟傅景庭就见了好几次。

  海市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

  傅景庭看她满脸写着难受,还一副倔强模样,心里越发烦躁,“天气这么恶劣,你下单了,也不会有人接。”

  “约不约到人,是我的事。”

  “容姝。”男人俯身朝容姝逼近,冷冽的气息裹着她,眼神冷沉,“你一定要这么倔?”

  车内空间狭小,他一逼过来,容姝就无处可藏。

  她小脸越发冷了,刚想开口,却无意掠过男人后背,发现他抱自己进来车内就没法打伞,外面下着大雨,他大半个后背都淋湿了。

  容姝心里狠狠一颤,要说的话都泯灭在嘴里,迅速挪开视线。

  傅景庭看了她一眼,继续将安全带扯过来,却因为挨得近,手指不小心从容姝起伏的胸口上蹭过。

  “……”两个人都一愣。

  容姝先反应过来,从他手里拽过安全带,插在安全扣里。

  傅景庭喉结滚动了一下,“抱歉。”

  “没关系,我清楚傅总不是故意的。”容姝想到刚刚打牌时,岳总说的话,就忍不住对傅景庭嘲讽,“傅总可是千古难见的“圣人”呢!”

  面对女人的冷冷语,傅景庭只拧了拧眉,很快上了驾驶座,启动车子。

  傅景庭问,“住在哪?”

  “浅水湾。”容姝冷冰冰地回,托腮看着窗外。

  两人谁也没再开口,车内死寂一片,只有雨刮器细微的摇摆声。

  容姝本来淋了雨,很不舒服。

  这会上车吹着暖气,冷热交替,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的,倒在座椅里。

  车子已经到浅水湾了,但是傅景庭不知道容姝住哪一栋,又见她脸上一片潮红,估计感冒了,沿路找药店,下车买了一盒感冒药回来。

  “容姝。”傅景庭拍了拍女人的脸颊,“把感冒药吃了。”

  喊了几次,见容姝还是毫无反应,还咳了几声,他吃了药,再捏着女人的下颚,强行把感冒药喂进她嘴里。

  容姝唇有点冰凉,但很柔软,带着些诱惑,让傅景庭难以自控,一再的深入。

  冷不丁地,放车载扶手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傅景庭也回神了,他扫过容姝微肿的唇瓣,才惊觉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眉心跳了跳,拿过手机接听。

  “景庭,你合作谈完了吗?”电话那端传来顾漫音柔美的嗓音。

  “嗯。”

  “那你来奥莱商场接我跟伯母吧。”顾漫音道,“我跟伯母出来逛街,没想到突然下起大雨,司机去学校接小霖了,走不开,我才给你打电话。”

  傅景庭往副驾驶的容姝看了眼,低沉回道,“好,我十五分钟后到。”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车内有一种淡淡的香水味,是容姝常用的香水,傅景庭越闻心里越烦躁。

  他撑伞下车,给张助理打电话,告知自己在浅水湾南门。

  约莫五分钟后,张助理就开车来了。

  “傅总。”张助理拿着衣服过来,看到傅景庭站车边有点诧异,再一看他后面的车。

  咦,这不是容小姐的车吗?

  傅景庭接过衣服跟车钥匙,往身后的车看了眼,眼眸深沉,“你开她的车,把人送去君悦酒店,再让服务生给她测下体温。”

  “好的。”张助理也没多问,应下了。

  ……

  傅景庭驱车去奥莱商场,偶尔会想起容姝那倔强的模样,还有冰冷却柔软的唇,想的心里烦躁。

  车窗降下一些,吹了会冷风,才舒服多了。

  到奥莱商场后,傅景庭很快看到站门口的顾漫音跟傅母,两人手上都拎着好几个购物袋。

  他打车伞下车,快步过去,“这么冷,怎么不在里面等。”

  顾漫音见他来了,嘴角露出浅浅笑容,“我跟伯母也是刚刚出来,没想到你就来了。”

  一旁的王淑琴偷笑,“哪是刚刚才出来,是漫音知道你要来,特意出来等你!你别看她买的东西多,就给自己买了件大衣,其他都是替你买的衣服。”

  “伯母。”顾漫音被说的脸颊微微泛红,“你再说,景庭会觉得我一点矜持都没有。”

  “哎呀,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喊我伯母吗?”

  闻,顾漫音脸更红了。

  “外面冷,先上车吧。”傅景庭道,接过顾漫音手里的购物袋,把伞撑在她头顶上。

  等顾漫音上车后,再去接王淑琴。

  王淑琴上车后,说,“漫音,你看景庭多护你,先让你上车,再来接我这个妈妈,哎哟哟,真是偏心呢,你俩真结婚了,他眼里估计就没我了。”

  顾漫音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怕被王淑琴再打趣,她转了话题,去问傅景庭,“这是张助理的车吧?”

  “嗯。”傅景庭眼眸动了动,低沉道,“张助理把我车送去4s店做保养了。”

  “怪不得你开他的车,来接我跟伯母。”

  这时,王淑琴也插话进来了,“我听漫音说,你在红梅山庄跟人谈合作,还要给漫音带那的传统点心,点心你买了几盒,让我也尝尝。”

  那会傅景庭想确定在梁总包间的人是不是容姝,后又跟着容姝离开山庄。

  买点心这事,就给忘了。

  傅景庭道,“谈生意太忙,忘了,我有他们老板的电话,明天让他们送几盒去家里。”

  “你看看你,真是的。”王淑琴数落他,“漫音出来逛街,时时记着你,给你买这买那,你连点心都忘记给人家买。”

  数落后,她又拉着顾漫音的手,笑眯眯地,“漫音,今晚在伯母家吃饭,你才康复,伯母煲汤给你补补。”

  顾漫音浅浅一笑,“谢谢伯母。”

  这时,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顾漫音摸出查看,看到微信内容,及那张图片时,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