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章 不劳烦您操心!

第25章 不劳烦您操心!

  傅总?

  容姝看向包间门口,刚好跟傅景庭冷沉的目光对上,短短一秒而已,她就挪开视线,松开了手里的茶壶。

  “傅总,你怎么来了?”坐容姝身边的岳总也跟着站起来,说话客气的很。

  包间里的几个男人都比傅景庭大一轮,甚至两轮,但是傅景庭在商场上的手腕,这些人有目共睹。

  加上傅氏如日中天,他们怎么也不敢明目张胆跟傅景庭杠上。

  傅景庭瞥了眼容姝,走了进来,低沉开口,“知道梁总在这打牌,过来打声招呼。”

  “今天周五嘛,没事,就过来打打牌。”梁总一改在容姝面前的傲慢,此时跟傅景庭讲话笑呵呵的,“刚巧容总来找我聊订单的事,陪我们打了几把。”

  岳总也笑着说,“是是,我跟小姝爸爸是朋友,她爸爸打牌挺厉害的,可能她手气不怎么好,一直输。”

  另外两位老总也附和地说了几句,趁机跟傅景庭换了名片。

  唯有容姝摆弄着牌,沉默不语。

  收了两人的名片后,傅景庭迈长腿往梁总这边走来,淡淡道,“你们继续打,我随便看看。”

  梁总一看男人的动作就心神领会,马上把位置让出来。

  傅景庭拉开椅子坐下,近距离才发现容姝毛衣高领湿了,跟少许头发一起黏在白皙脖颈上。

  “咳咳!”容姝摸牌时,突然咳嗽了两声。

  傅景庭感受到冷意,看到大开的窗子,过去关上,喊来服务生吩咐了一句,“拿条毛毯进来。”

  见他这副态度,梁总几个眼神变了变。

  而容姝对傅景庭的话,还有他的人视而不见,顺好牌后,扔了张出去。

  很快服务生送来毛毯。

  “谢谢,不过我不冷。”容姝客客气气接过毛毯,塞到椅子后面去,继续打牌。

  傅景庭看她这副倔样,眉头拧起,心里生出烦躁感。

  这女人连商场都没混过,还敢跑这来,跟几个老狐狸打牌,不怕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或许因为傅景庭在,又或许包间其他人都知道他跟容姝的关系,包间气氛变得很融洽,没有人开黄腔。

  甚至,梁总几个还悄悄给容姝喂牌。

  容姝哪能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嘴脸,心里冷笑连连,装作看不懂他们打的牌,继续随意丢牌。

  她手里的牌越打越烂,梁总几个想胡,却又不敢胡。

  傅景庭看她又咳了几声,眉头拧的更紧,在容姝要出牌时,倾身靠过去,先拿了一张牌丢出去。

  容姝嗅到男人身上的冷冽气息,脑袋越发晕了,身体往后靠了靠。

  接下来,基本是傅景庭替容姝摸牌,丢牌。

  梁总看了看傅景庭,赔罪似的跟容姝说,“前几天,我一个老客户突然加单,这事我没告诉商务,就跟他签了,也是今天才知道,容总你公司那批外海货很急,真是不好意思。”

  “等会我就给商务打电话,明早九点签合同,我一定让工厂尽快把你家的货赶出来。”

  梁总这样示好,容姝也领了,“那就麻烦梁总了,咳咳……”

  见她咳的剧烈,脸颊微红,傅景庭心里更烦躁,抽出椅子后的毛毯,刚要裹她身上,容姝察觉到似的,突然站起来,避开跟他接触。

  “傅总,梁总,公司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你们打着,今天的茶水点心我买单。”

  说完,容姝拎着包就走。

  高跟鞋在瓷砖上发出哒哒的清脆声,纤细背影很快消失在包间门外。

  岳总见容姝走了也没在意,一边打牌,一边跟傅景庭发出邀请:“傅总,明晚七点有个酒会,您有时间去那尝尝好酒吗?”

  “明晚我有事。”傅景庭淡淡道,摸了牌并没看,站起身来。

  他一眼扫过牌桌上的梁总几人,目光锋锐无比,嗓音沉沉,“我傅某的前妻,就算牌技再烂,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岳总,你说呢?”

  “是,是……”岳总勉强挤出一抹笑来,“傅总你误会了,我们没欺负容小姐。”

  “关于岳总说北区建度假村的那个计划,我看了,没兴趣。”傅景庭将牌扔在牌桌上,神色淡淡,“岳总去物色新的合作商吧。”

  男人拎起外套,大步离开。

  梁总推掉傅景庭打的牌,看了眼后震惊了,“容姝牌那么差,傅总接手后,都能自摸清一色……”

  而岳总跟抽了魂似的,瘫坐在椅子上,“他们不是离婚了吗?”

  是啊。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脸色复杂。

  外界都知道傅景庭跟容姝的婚姻,破碎不堪,可刚刚谁都能看出,傅景庭在护着他这个前妻。

  容姝从包间出来后见还在下雨,去跟前台要了把伞。

  外面不仅雨大,还冷,容姝被冷风一吹,咳嗽的更厉害了,到车前后刚要拉开车门,手腕被人紧紧拽住。

  感受到女人手上的冰凉,傅景庭

  眼眸一沉,“你这样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去。”

  “傅总,放手。”容姝使劲抽出手,冷冷道,“我就算不能开,也可以请代驾,不劳烦您操心!”

  以前的容姝温顺贤惠,说话也不像这样,一口一个“傅总”,浑身带刺。

  “容姝,我们只是离婚了,我不是你的仇人。”傅景庭拿出耐心跟她讲话,“你需要什么可以跟我说,没必要委屈自己,来这跟梁总几个打牌。”

  容姝扯了扯唇,冷笑一声,“比起以前在婚姻里遭受的委屈,今天这些,都是小意思。”

  就在这时,容姝手机响了。

  她没理会傅景庭,摸出手机见是陆起的,很快接了电话,“喂,你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

  “还没呢,我到南江出差了,要下周三才回得去。”

  “嗯,没事,你忙吧。”容姝说着,又低头咳嗽了两声,“众思明天跟我们签合同。”

  “不是说等我回去处理吗,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

  “嗯。”

  傅景庭就站在容姝身边,哪怕容姝手机没开扩音,也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

  他看容姝肆无忌惮的跟陆起撒娇,让陆起帮忙去哪个牌子店带两件新款回来,跟以前温顺的她判若两人,心里升起一股压不下去的烦躁感。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