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章 哪是不会做人,他太会了

第24章 哪是不会做人,他太会了

  容姝开车去红梅山庄的路上突然下起雨,还越下越大。

  等到了红梅山庄,地下车库没位置,她只能把停露天停车场,下车时,又发现车上没有备伞,只好把包包挡在头上,咬牙冲进雨里。

  小道离大厅的距离很近,却因为雨大,容姝还是淋湿了,冷风一吹,浑身都在打颤。

  服务员看到容姝后,立刻送来毛巾。

  “谢谢。”容姝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跟服务生说,“今天周五,生意应该不错吧?宋总他们还在原来那个包间打牌吗?”

  服务员看容姝这么说,以为她是宋总的朋友,“是的,1103包间一直给宋总留着。”

  成功套到话,容姝嘴角微微勾起。

  等服务员走后,容姝去前台点了一壶顶级碧螺春跟点心。

  她前脚端着盘子往包间那边去,后脚玻璃门被推开,几个男人踏了进来。

  傅景庭抬头时,目光不经意掠过一排包间那边,看到一个女人推开某包间门进去,背影窈窕纤细。

  那背影,跟容姝很像……

  “傅总?”旁边的男人见傅景庭顿住脚步,小心地问,“怎么了?”

  傅景庭收回视线,淡淡道,“没什么。”

  容姝并不知道傅景庭也来这了,面带微笑的端着茶水进了包间。

  容姝一眼扫过去,见古典风的房间里,四个男人坐在麻将桌前搓麻将,一边打麻将,一边聊天,好不惬意,有两位老总身边还有年轻女孩陪着。

  她之前看过众思的资料,很快就从四个男人中,找到众思的老板梁总,走了过去,“梁总。”

  打牌的梁总只侧头看了容姝一眼,“哎,你是?”

  “我是天晟公司的容姝。”容姝将茶水,点心放在小桌子上,一边笑着说。

  “我下午来这见朋友,他之前跟您打过牌,夸您牌技好,我想着咱们两家也有合作,就过来跟您打声招呼,没打扰到您跟各位老总吧?”

  梁总哦了声,继续打牌,而坐麻将桌南边的男人问,“你爸爸是容昊?”

  “是。”

  “我跟你爸爸熟呢,以前约过麻将,你爸爸牌技很厉害。”男人道,从上到下扫了容姝一遍,目光隐晦。

  容姝忽略那让人不自在的打量,笑着回,“是,我爸爸牌技确实可以,才能跟岳总您们打得开。”

  两人聊天时,刚好一圈麻将打完了。

  他起身,朝容姝招招手,“打一圈我腰也有点疼,侄女你来替我打。”

  容姝露出为难神色,“岳总,我不会打麻将。”

  “你爸爸牌技那么厉害,你能差到哪去?”男人继续招手,“过来,要是真不会,到时候叔叔教你。”

  梁总也开口了,“你替岳总打打,真不想打就出去,别扫兴。”

  “……”容姝听出了梁总话里的不满。

  如今的天晟摇摇欲坠,资本家都嫌弃,不肯收购,众思也料定天晟那批海外货,只有他家能做,容姝必定要求着他,态度才这么傲慢。

  她今天来这,就是求众思的,什么委屈都得受着。

  容姝紧捏着包的手又突然松开,起身去岳总那坐,笑容浅浅,“岳总不嫌弃的话,我就替您打一圈吧,输了我的,赢钱算您的。”

  岳总这才露出满意笑容,紧跟着在容姝旁边坐下,拍了拍她肩膀,“不要怕,叔叔会教你的。”

  容姝身体往另一边侧了侧,不动声色的躲开岳总的手。

  很快新一圈打了起来。

  岳总扫了眼容姝的牌,乱七八糟的,见她随便仍牌,是真不会打,也没吱声说教,而是跟梁总几个聊天,手总无意地搭在容姝的椅背上。

  就算有容姝在,几个老总说话也肆无忌惮,什么都讲,时不时的带几句黄腔。

  说着,话题就转到容姝跟傅景庭的婚姻上。

  岳总明知故问,“好好的,侄女你跟傅总怎么会离婚?分了傅总几个亿的财产?”

  “感情不和,就离了。”容姝唇紧紧抿了下,很快回道,“傅氏是傅总的资产,我哪有资格分,离婚净身出户的。”

  “傅总也太不会做人了。”岳总惋惜地说,又肆无忌惮地看容姝,“你好歹跟他睡了六年,离婚了,一点赔偿的都不给你。”

  容氏心里冷笑。

  傅景庭哪是不会做人,他太会了,心里只有顾漫音,结婚六年,从没碰过她。

  这事说出来,她能被所有人耻笑。

  容姝压下那股情绪,笑着回岳总:“我也不算一无所有,还有爸爸留下来的天晟公司,岳总您跟我爸爸是老朋友了,还要劳烦您以后多帮帮我。”

  岳总哈哈大笑,“行,侄女你都开口了,叔叔哪有不帮忙的道理?”

  容姝牌技真的很差,把把被人胡。

  一圈还没打完,从包里拿出的一沓现金就见底了。

  她来时淋了点雨,里面的薄毛衣半湿,加上包间里,

  男人们都抽烟,窗户大开着,冷风嗖嗖灌进来,吹了一会脑袋就有点发晕,一直在强忍着。

  岳总看容姝手指纤细,根根白玉似的,椅子往那挪了挪,把手覆在她手上,“打这张。”

  “侄女,你手也太冰了。”一边说,岳总还趁机多摸了容姝手两下。

  容姝想要抽回手,却被岳总紧紧摁住。

  岳总靠近容姝,哄着似地对她说,“傅总不会疼人,叔叔会啊,你有事尽管找叔叔,你公司那笔外海订单要众思做吧,等会叔叔就跟梁总说,让他跟你签合同!”

  容姝本来就不舒服,一闻到他身上的烟味汗味,胃里都翻涌起来。

  从进来忍到现在,她忍不下去了。

  容姝用力把手抽出来,挪了下椅子,语气冷淡,“岳总,您这样我不好出牌。”

  岳总一愣,随后脸就沉了,怒道,“侄女你怎么回事?我还想跟梁总说说好话,帮你公司,你给我甩脸色?”

  “您哪是想帮我,是想我跟您睡觉吧。”容姝掀开他伪君子的面具。

  “就你那公司,能救急的钱都没有,倒闭是迟早的事。”岳总冷笑,“你也真是可怜,跟傅总结婚六年,他都没帮你把天晟救起来。”

  岳总说话越发肆无忌惮,“你说说,你现在除了卖弄姿色,还能从哪拿人脉,拿钱救天晟?”

  “……”

  容姝手已经抓起小桌子上的茶壶,刚想将岳总砸个脑袋开花,破罐子破摔。

  蓦地,包间门被敲了敲,接着被推开。

  梁总正要把容姝赶出去,他一抬头就看到门口那抹颀长的人影,马上从椅子里站起来。

  “傅总。”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