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0章 薅了傅景庭一大块羊毛!

第20章 薅了傅景庭一大块羊毛!

  “容小姐,你别太过分。”顾漫音被搞的气急败坏,却不得不忍着,“视频的事,我爸爸都给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不肯罢休,我男朋友送我的求婚项链都想抢?”

  容姝眉一挑,笑了笑,“我跟傅总离婚没几天,你就跟傅总在一起了,不知道还以为你一直觊觎他,迫不及待的想当傅太太呢!”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

  “还有顾小姐,我可没抢的意思。”顾漫音还没说几个字,又被容姝打断了,“是你非要给我答谢礼,而我看中这条湛蓝之心而已。”

  “……”顾漫音被呛的说不出话,咬着唇站那,脸色越发苍白,像朵要凋零的小白花似的。

  陆起看着这一幕幕,心里特爽,就差给容姝鼓掌了。

  “傅总,你倒是说句话啊,别不吱声。”陆起冲傅景庭叫道,“难道堂堂傅总也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傅景庭眼眸沉了沉。

  沉默片刻后,他将装有湛蓝之心的珠宝盒递向容姝。

  顾漫音一看,急了,拉着他的袖子,“景庭,这是你要向我求婚的项链,不要……”

  “今天是伯父为你康复出院特意举办的宴会,气氛被破坏不好。”傅景庭沉声安抚她,“一条项链而已,以后我让张助理再找挑更好的,拿来向你求婚。”

  众宾客一听,纷纷羡慕起来,“还是顾小姐有福气,再难得的珠宝,傅总都有办法买回来送你!”

  夸完顾漫音,又去把容姝讽刺了一顿。

  顾漫音见傅景庭这么说,脸色才好转,乖巧地点点头,“我都听你的。”

  听着他们的谈话,容姝只觉得讽刺之极。

  跟傅景庭结婚六年,别说珠宝首饰,连件衣服,他都没替自己买过,结婚时的对戒,还是她买的。

  如今再看看他对顾漫音,更觉得自己活的像个笑话。

  容姝压下心里的心酸难过,接过珠宝盒,嘴角露出明艳的笑,“这么难得的珠宝,傅总说给就给,看来傅总真对顾小姐宠爱有加,一点委屈她都受不得。”

  女人阴阳怪气的话,让傅景庭听着不大舒服,淡淡道,“湛蓝之心给你了,顾总也给你道歉了,容姝,视频的事不要追究了。”

  “行!”容姝爽快的答应。

  她从桌上拿起一杯红酒,杯子朝傅景庭那点了点,“我祝傅总跟顾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完,仰头把红酒一饮而尽,撂下杯子,转身就走。

  “傅总,我也得谢谢你。”陆起咧嘴笑了笑,“要不是你的冷漠,我家宝贝还醒悟不了呢!谢谢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家宝贝,她值得最好的。”

  黎川拿起桌上的蝴蝶手包,是容姝忘记带走的,温声道,“走吧。”

  “走走!”陆起揽着黎川的肩膀,一起离开这,还吐槽道,“这里空气太污浊了,多呆一秒我都觉得恶心!”

  目送他们离开,傅景庭眉头拧的更紧,心里有种难以喻的烦躁感,怎么都挥散不去。

  容姝看着不声不响,没想到还有这么优秀的追求者。

  ……

  容姝刚到车上,闭目休息没到一分钟,陆起跟黎川也回来了。

  “宝贝你刚刚表现太棒了,啧,你看顾漫音那脸色,恨不得吃了你。”陆起上驾驶座,系安全带,一边哈哈大笑,“我看的太爽了,都想给你鼓掌!”

  黎川进后座,将蝴蝶手包递给容姝,“你刚刚放桌上,忘记拿了。”

  “我刚刚走的快,没注意。”容姝接了手包。

  黎川瞥了眼被放在座椅旁的珠宝盒,问容姝,“姐,你是不是……还在乎傅景庭?不想看到他跟顾漫音在一块,才要了这串湛蓝之心?”

  陆起开着车,却也从后视镜看容姝,等她的回答。

  “我跟傅景庭都离婚了,还在乎他干嘛?”容姝笑了笑,“我没想到顾漫音脑子转那么快,借着送我答谢礼,转移大家对视频的关注度。”

  她说着,把珠宝盒打开,给黎川看:“我查过,这条湛蓝之心,是珠宝界鼎鼎有名的“k”设计的,估价已经超过一个亿,送上门的钱,我怎么能不要?你说是不是?”

  陆起卧槽了一声,“一个亿的项链?宝贝你牛逼啊,薅了傅景庭一大块羊毛!”

  “我牛逼我当然知道。”容姝哼哼着,把珠宝盒盒上,扔给他,“找个好渠道帮我卖了,一亿,多余的钱当我给你的幸苦费。”

  “好勒!”

  黎川见容姝神色无常,不像说谎话糊弄自己,紧皱的眉松开,“看姐你这样子,我放心了。”

  “宝贝,要不我再给你找个男朋友吧!”陆起笑嘻嘻道,又从后视镜看了容姝一眼,“说说你的要求,或者你跟我也行,反正我妈挺喜欢你的……”

  “不行!”他话还没说话,就被黎川打断。

  “怎么不行了?”陆起翻了翻白眼,自夸道,“小爷不仅帅,还多才多艺,跟小姝青梅竹马,我是她老公的不二人选

  ”

  黎川薄唇抿了一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些冷,“你不顾家。”

  “不是,我顾不顾家,你知道?你又没跟我住过啊!”陆起从后视镜看黎川那副样子,突然坏坏一笑,“哎哎,是不是你也喜欢上小姝了?”

  容姝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伸手去捶陆起,“闭嘴吧,他才二十二,是个孩子!”

  “二十二岁,是个男人了,跟孩子这词不沾边。”陆起又坏笑的问,“黎川你说话,你是不是处男啊?”

  饶是黎川再温润,也被陆起问的有些窘迫,咳了咳,“是……”

  “你是不是对小姝有想法?”

  “……”

  容姝看陆起越说越荡,没闭嘴的意思,看到放中排扶手箱上巧克力后,马上撕开,一整条塞陆起嘴里。

  陆起吃着一大块巧克力,呜呜咽咽,差点没被噎死。

  “他就这样,说话不着边际。”容姝跟黎川说,“你别理,那些话也别放心上。”

  黎川嗯了一声,视线还锁定在容姝脸上。

  犹豫了片刻,他刚想跟容姝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摸出来手机看了眼,黎川神色微变,他往车窗另一侧挪了挪,声音放低不少,“什么事?”

  打完电话后,黎川跟陆起说,“我有事要处理,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就行。”

  “经纪人的电话吗?”容姝问,“要不让陆起送你过去吧。”

  黎川淡淡一笑,嗓音温润好听,“没事,保姆车在来的路上,我想让陆起送姐你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见青年这么说,容姝也不勉强,点了点头。

  很快,黎川下了车。

  车子再开走时,容姝微微探出头,看到站路边的黎川身姿挺拔,侧颜轮廓分明……

  她看着看着,眼里的那个人仿佛变成了八年前的傅景庭。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