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46章 终于得救

第446章 终于得救

  容姝呆呆的眨了眨眼睛。

  她记得,昨晚自己睡的时候,特地跟他拉开了半米的距离啊。

  难不成,是他半夜醒了,然后特地靠过来的?

  这个猜测刚升起来,就被容姝自己否决了。

  因为傅景庭比她早睡,姿势跟现在也一模一样,没有变过,所以半夜应该没有醒来。

  至于他没醒,又为什么跟她挨这么近,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是她睡觉不老实,挤过去的!

  想着,容姝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睡着这么不老实。

  不过很快,容姝就镇定了。

  她想着反正她挤过去,又没人看见,她不说,谁知道呢?

  傅景庭都不知道呢。

  伸了个懒腰,容姝掀开被子起来,去了火堆那边。

  柴已经燃完了,所以火堆就自己熄灭了,不过火堆还是热的,估计火也没有熄灭多久。

  随后,容姝又摸了摸插在火堆边的衣服,发现都已经烤干了,便一一取了下来,准备一会儿换上。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容姝看了看洞口的白光,嘀咕一声。

  下一秒,她想起了傅景庭的手表,连忙放下手里的衣服过去,准备看看时间。

  但就在容姝来到傅景庭跟前,蹲下身体还没来得及把他的手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脸色很不对劲。

  他的脸怎么这么红?

  还有呼吸,也很急促和粗重。

  这明显是发烧的迹象啊。

  心下一紧,容姝连忙伸出手摸上傅景庭的额头,“好烫!”

  她立马把手收回来,秀眉皱紧,然后表情严肃的看着男人。

  昨晚她给他上药的时候,特地好好消毒消炎,就担心他背上的伤口处理不当,会导致发烧。

  但没想到,即便伤口处理了,他还是发烧了。

  看来发烧的原因,不是因为伤口,而是因为落水后,穿了很久的湿衣服,又在她背上比她多吹了很久的冷风造成的。

  “不行,得想办法退烧。”容姝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赶忙起身,去翻找昨晚的医药箱,找出了退烧药。

  容姝拿着药又回到傅景庭身边,然后将他扶起来,让他靠在她肩膀上,掰开他的嘴,把一粒退烧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紧接着,她合上他的嘴,抬起他的下巴,想让他把药吞下去。

  不过对于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来说,根本无法做到吞咽。

  所以容姝努力了半天,药还在傅景庭嘴里。

  容姝急的皱眉。

  下一秒,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眼睛亮了一下。

  不过那个办法却有些让人为难,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做。

  但现在为了能让他退烧,她也不得不那么做了。

  容姝垂眸,盯着傅景庭那张绯红的俊脸看了几秒,最后深吸口气,再次将他的嘴掰开,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容姝利用舌.吻的方式,一点点的用舌头把药往傅景庭喉咙推去。

  感觉推到了喉咙口后,她抬起头,又拿起旁边的矿泉水打开,仰头含了口水在嘴里,再次吻上傅景庭的薄唇,一点一点的降水渡进他嘴里,直到看到喉咙口那块白色药片,被水冲下去了,她这才大舒了口气。

  “太好了,下去了。”容姝开心的笑了一下,把水瓶拧上。

  她并没有开心多久,因为她不确定退烧药有没有用,能不能让傅景庭退烧。

  所以他们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等傅景庭的人找过来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傅景庭的人什么时候找过来,如果很快就找过来的话,那当然好,就就怕很晚啊,说不定那个时候,傅景庭都已经烧成了傻子了。

  所以,她得带着他,继续前行。

  思及此处,容姝立马放下水瓶,去了刚刚放衣服的地方,拿起傅景庭的裤子,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了钱夹,从里面拿出了所有现金,厚厚的一叠,然后放进了医药箱里。

  这是给两位护林员的感谢费,感谢他们在山洞里留了这么物质。

  不然昨晚她和傅景庭就说不定被冻死了。

  做完这些,容姝便背起傅景庭,往山洞口走去,连衣服也不换了。

  因为来不及了啊,换衣服就是在拖延时间,傅景庭需要早一点就医,所以衣服就不要了。

  刚下过雨的山路并不好走,容姝每一步都走的很谨慎小心,生怕把自己和傅景庭摔了,所以这样一来,她走的比昨天还要累。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容姝背着傅景庭终于走出了树林。

  就在容姝累的筋疲力尽,满头大汗,眼见着就要撑不住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栋二层楼的自建房。

  看着那栋房子,容姝就跟看到了救命稻草般,使出最后的力气,咬牙背着傅景庭走过去。

  刚走到那栋房子的小院,一个中年妇女端这一个盆从屋里出来,看到狼狈不已的容姝他们,忍不住愣了一下,“你们这是……”

  “救…….”容姝干涸的嘴唇动了动,还没说完,眼前就黑了下来。

  噗通一声。

  她身体软了下去,带着傅景庭一起倒在了地上。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她迷迷糊糊看到那个中年妇女吓得连忙丢掉手里的盆,朝她和傅景庭跑了过来,嘴里还在喊着,“老头子快出来,有人晕倒了!”

  她和傅景庭应该得救了吧?

  想着,容姝终于放心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

  容姝睁开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气息,她就知道自己是在医院。

  而且看病房的装饰如此熟悉,是第一医院无疑了。

  只是她怎么会在第一医院呢?

  难不成,是傅景庭的人,找到了他们?

  容姝揉了揉有些沉重的脑袋,然后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

  结果刚起来一点点,她的脸就变形了,“疼疼疼……”

  容姝赶忙重新躺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到底干嘛了啊,怎么腰背痛的这么厉害,跟断了似的!

  “宝贝儿!”

  正当容姝轻轻调整躺姿,以免扯到腰背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进来,直奔病床跟前,帅气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关心,“宝贝儿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都担心死我了!”

  说着说着,陆起突然俯下身,一把抱住容姝,眼眶都红了,声音都带着一丝哭腔,“不光是担心,我还差点被你吓死了,知道你坠崖后,我魂都吓飞了,这两天连觉都没睡过,整个人憔悴的不行,宝贝儿,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听着陆起颤抖的声音,以及声音里的后怕,容姝知道,自己坠崖的事,是真的吓到他了,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抱歉阿起,这次让你担惊受怕了,以后不会了。”

  “你还想有以后呢。”陆起把她放开,哄着眼睛瞪着她。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