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45章 合格的听众

第445章 合格的听众

  “她确实是我父母的第三者。”傅景庭揉了揉眉心说。

  容姝眼睛瞪大,“什么?真是第三者?”

  “嗯。”

  “那你怎么还对她……”

  “她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第三者,也没有破坏我父母的感情,因为我父母,本身就不相爱,他们结合只是因为联姻,生下我,也只是因为责任,我出生后,我父母就分房了,之后我父亲就在外面认识了王淑琴,跟王淑琴相爱了。”傅景庭往后靠去,靠在了石壁上。

  容姝恍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他父母居然不相爱。

  这一点,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之后呢?你父亲跟王淑琴在一起,你母亲她就不生气吗?”容姝看着男人又问。

  即便不爱那个男人,但那个男人也是她丈夫。

  丈夫在婚姻期间找小三,不可能不在意吧。

  然而傅景庭却摇了下头,“不生气,对于我父亲跟王淑琴相爱,我母亲是乐见其成的。”

  “什么?”容姝嘴角抽了抽。

  乐见其成?

  这……她应该说,他母亲心真宽容吗?

  “很惊讶对吧。”傅景庭看着她笑了一下。

  容姝点头,“确实很惊讶,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这样大方。”

  听到这话,傅景庭忽然想起了四个月前,他提出让她搬出去,让地方给顾漫音的事了。

  难怪六年的无爱婚姻,她都没有提离婚,却在他要把顾漫音带回家的时候,就立马提出了离婚。

  “你在想什么?”见傅景庭忽然走神,容姝伸手在他眼前挥了一下。

  傅景庭眼神闪烁了依稀啊,回过了神来,“没什么。”

  见他不愿意说,容姝也不多问,把话题转回了刚才的。

  “对了,你母亲为什么乐见其成啊,虽然他们不相爱,但是你父亲爱王淑琴,王淑琴就是你母亲傅夫人这个位置的威胁啊。”容姝盘腿坐下说。

  傅景庭又咬了一口饼干,“因为我母亲一直都想离开傅家,只要我父亲和王淑琴结婚,我母亲就可以跟我父亲离婚,这是她一直的梦想,所以我母亲是很感谢王淑琴的,她甚至为了能让我父亲和王淑琴早点结婚,还打算去老宅找祖母,跟祖母说一些王淑琴的好话。”

  “然后呢?”容姝弓起腰背,把胳膊肘撑在大腿上,下巴撑在手心里,就那么望着他,一副倾听者的样子。

  说起来,她也好像也从来没有,跟他这么平和的说过话。

  “然后就在我母亲去找祖母的前一天晚上,我母亲因为一些事情自杀了。”傅景庭说到这儿,拿着饼干的手,猛地收紧起来,把塑料包装都捏出了刺耳的响声。

  容姝惊得嘴巴长大,“自杀了?”

  自从得知王淑琴不是他亲生母亲之后,她就大概猜到,他亲生母亲不在了。

  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是自杀的。

  “嗯。”傅景庭垂下眼皮,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跟王淑琴有关吗?”容姝问。

  傅景庭摇头,“跟她无关,她甚至都不清楚,我母亲其实很赞成她跟我父亲在一起,也因此我母亲死后,王淑琴一直很自责,觉得是她的出现,才让我母亲受不了自杀的,所以她对我母亲一直很愧疚,也因此,王淑琴才会把我当做亲生孩子,甚至怀上景霖的时候,还有意打掉景霖,是我阻止了。”

  “我明白了,听你说了这些,我对王淑琴倒有些改观了。”容姝挑眉。

  傅景庭轻笑,“她这个人虽然毛病很多,称不上一个绝对的好人,但也不是坏人。”

  容姝没有否认这一点。

  其实在傅家的第六年,王淑琴也就是嘴上难听,但还真没有对她动过手。

  也就是跟傅景庭离婚后,王淑琴找上门来的几次,对她动过手。

  “不吃了吗?”见傅景庭忽然把饼干放下了,容姝开口问着。

  傅景庭嗯了一声,“差不多了,我想再睡会儿,头还很晕。”

  “好,那你睡。”容姝扶着他趴下,给他盖好被子。

  傅景庭看着她,“你呢?”

  “我等会儿再睡,头发还没干呢。”容姝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傅景庭微微点了下头,闭上了眼睛。

  容姝起身,回到火堆边,重新加了一些柴,然后坐下继续烘干头发。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头发干了,而她也有些撑不住了,打了个哈气。

  这一天,简直是惊心动魄,外加生死时速,从上午到晚上,一直都是从心惊胆战中过来的。

  所以现在放松下来了,身心都疲惫的不行。

  揉了揉有些抬不起来的眼睛,容姝再次添了一下柴,确保半夜火不会熄灭后,这才朝着傅景庭那里走过去,抱过另外一床被子,在傅景庭身边差不多半米的距离躺下。

  毕竟铺了稻草的地方就这么大,如果她不跟傅景庭睡一起,就只能睡冰冷的地上了。

  哪怕有被子,也绝对会冷的让人发抖,所以她只能在傅景庭旁边躺下。

  反正一人盖一张被子,也不算睡一个被窝。

  身上的被子带着一些霉味,不太好闻,令从来没有盖过这种被子的容姝,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目前只有这种条件,不习惯也只能习惯。

  于是容姝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忽略这股味道,把眼睛闭上了。

  因为太累,即便被子的味道不好闻,容姝也很快进入了睡梦中,呼吸变得绵长平静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身边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眼里没有丝毫睡意,显然他之前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睡着,而是在装睡。

  傅景庭目光落在容姝脸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他单手撑起身体,然后往她哪里挪了挪。

  为了不吵醒她,他挪的很小心翼翼,就跟做贼似的,一边挪,一边还要盯着她的脸看,看她醒了没有。

  最后挪到容姝身边的时候,容姝也没醒,傅景庭这才满意的重新趴下,然后伸出胳膊,隔着被子搂住容姝,这才重新闭上眼睛。

  ……

  第二天,容姝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下雨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头顶不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天花板,而是石头,整个人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她怎么会在这儿?

  容姝下意识的坐了起来,随后有关于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的记忆,便瞬间涌上了脑海。

  她这才恍然的反应过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容姝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冷静了下来。

  真是睡糊涂了,居然都忘了昨天跟傅景庭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了。

  想到傅景庭,容姝身体一怔,连忙朝右手边看去,想看看傅景庭怎么样了。

  结果看到睡在自己身边,和自己紧挨着的傅景庭,不由得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睡的这么近?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