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44章 满身伤疤

第444章 满身伤疤

  随后,他又发现别的情况,那就是这个山洞,以及山洞里这些物资,又是什么情况?

  “这些……哪儿来的?”傅景庭提起身上的被子问。

  容姝坐下解释,“是山洞自带的。”

  “自带的?”傅景庭挑眉,显然对这个答案感动诧异。

  容姝点了点头,“是啊,我背着你准备走出这片森林,看看外面有没有人住,只要有人住,我们就有救了,结果还没等走出去,天就变了,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山洞,带你进来躲雨,进来后,就发现了这些东西。”

  “原来如此。”傅景庭颔首,随后拧眉说道:“这个山洞,会不会是逃犯住的?”

  一些在逃的犯人,就喜欢躲在深山老林里。

  所以一个山洞里出现这些东西,很难让人不去想,是逃犯的。

  “不是。”容姝摇头,“一开始我也怀疑是不是逃犯住的,不过后面我发现了这个。”

  她指了指自己身上迷彩服的左胸口袋。

  傅景庭垂眸看去,看到了护林员三个字,顿时放下了心来,“是护林员就好。”

  他确实听说过一些护林员会在山上建一些草棚或者木屋之类的,以便巡山晚了,在山里有个住处。

  所以这个天然的山洞,会被护林员利用起来,也说得过去。

  “是啊,所以我才放心的带你在这里过夜。”容姝笑了笑,“说起来我们应该感谢这两个护林员呢,在这里留了衣服被子,最重要的是,还留了医药箱和吃的喝的,不然今晚,即便我们有火堆,也很难熬过去。”

  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男人苍白的俊脸问道:“对了傅总,你现在头怎么样?还有胳膊和后背,还痛的厉害吗?”

  傅景庭轻笑了一下回道:“头还是有些晕,胳膊没什么感觉,后背没有一开始痛了,你给我上了药是吧?”

  他记得,她刚刚有说医药箱。

  所以她给他上药的可能性很大。

  容姝嗯了一声点头,“对,你后背的伤裂开了,不上药会发炎,还会发烧的,所以我就给你上了。”

  “谢谢。”傅景庭看着她。

  容姝摆了摆手,“你不用谢我,该说谢谢的是我,你是因为我才受了这些无妄之灾的。”

  “是我自愿的,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傅景庭安慰她。

  容姝吸了口气,“好了傅总,我们不说这个了,你饿了吗?”

  傅景庭微微颔首,“有点。”

  “你等一下。”

  她起身,去了刚才拿饼干和矿泉水那里,拿了一袋饼干和矿泉水回来。

  “这里只有这些应急干粮,你将就一下。”容姝一边说,一边给他撕开包装,拧开拧盖。

  傅景庭看着她为自己做这些,眼里满是温柔,“没关系,这种情况下,能有吃的已经不错了。”

  “是啊。”容姝点头赞同,“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一下留东西在这里的护林员,不过我身上的手机钱包都不在了,也不知道该怎么……”

  “我口袋里的钱包应该还在。”傅景庭指着火堆边的裤子说。

  容姝看去,“难怪我刚刚给你脱裤子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搁我,原来是钱夹啊。”

  傅景庭挑眉,“脱裤子?”

  容姝对上了他深邃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话有些不周到,让人误会,脸上顿时窘迫的红了起来,“那什么……你昏过去了,所以我才动手给你换一套干衣服的,不过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对你做,也没多看。”

  “是么?”傅景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容姝对上他噙着笑意的眼神,脸更红了,同时有些心虚的别过眼,“当……当然是真的。”

  她的确没对他做什么,也不可能对他做什么。

  只是,不该看的,她看到了而已。

  “好,我相信你。”见女人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傅景庭低低的笑了两声后,不逗她了。

  不然一会儿恼羞成怒怎么办?

  “对了。”容姝把头转回来,“你胸口的手术疤是怎么回事?”

  正在喝水的傅景庭听到她这个问题,动作顿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自然,放下水瓶轻描淡写的回道:“做过换心手术。”

  “换心?”容姝惊呼,眼睛都睁大了。

  胸口做手术,她能联想到肯定是跟心脏有关,比如搭桥啊,补心啊什么的。

  但没想到,居然是换心。

  换心就是傅景庭此刻胸腔里的心脏,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的了。

  “怎么会是换心呢?”容姝惊讶不已的看着男人。

  男人咬了一口饼干,慢条斯理的嚼着,“我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心脏从小就有窟窿,无法补上的那种,出生的时候,医生断定我活不过二十岁,不过因为傅家有钱,倾尽一切给我治疗,所以我活到了二十四岁,才做了换心手术。”

  “二十四岁……”容姝张大嘴巴,“那不就是六年前?”

  “嗯。”傅景庭点头,随后对上她的眼睛,“六年前,我用信件的方式,约你见面,就是想告诉你,我爱上了你,你同意了见面,还特地打了电话给我,问我在哪一天见面,然后我给出的答案是一个月后。”

  “我知道。”容姝回道。

  傅景庭吞下口中的饼干,“你给我打电话那天,就是我做手术的日子,我之所以会约好一个月后见面,因为换心手术后一个月,我才能够下病床。”

  “原来是这样。”容姝鼻尖有些微酸,明白了一切。

  难怪那天她听到他的声音,那么虚弱,那么有气无力,原来是他病了,要做手术。

  不然,她一定能够听出来,他就是她一直爱的,那个爱穿白衬衫,爱笑的温柔学长。

  可惜,一切都过去了。

  深吸口气,容姝压下内心那点酸涩,扯了扯嘴角问道:“我记得,先天性心脏病是遗传基因病来着,你是遗产了谁?”

  “我母亲。”傅景庭开口回道。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不是王淑琴,王淑琴并不是我亲生母亲,是继母,我遗传的,是我亲生母亲。”

  “我知道王淑琴是你继母,之前祖母说过。”容姝听到他的话,并没有丝毫惊讶的回着。

  “不过我一直很好奇,王淑琴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她看着也不像是一个会当好后妈的人。”容姝很好奇。

  傅景庭笑了一下,“的确是这样,她为人势利粗俗,又爱斤斤计较,得理不饶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后妈,应该是恶毒后妈才对,但她这个人,却并不是坏人,对我也确实很好,因为觉得愧疚吧。”

  “愧疚?”容姝挑眉,“该不会,她是你父母的第三者,所以知觉破坏了你父母的感情,才对你这么愧疚的?可也不对啊,要真是这样,以你的性格,肯定会饶不了她才对,怎么会也把她当亲妈呢?”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