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05章 李招娣的头发

第405章 李招娣的头发

  不过她心里的火气,却没有消散,直接扭头,冲着身后喊道:“傅景庭,你太乱来了!”

  傅景庭正在整理袖口,听到这话,眉尾微微挑了一下,“怎么乱来了?”

  “谁让你连人带轮椅一起直接提上来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容姝深吸口气,冷声道。

  傅景庭垂眸,“不会有危险的,我一直护着你,你不会掉下来。”

  “我是说你!”容姝皱眉,“你就不怕自己力气突然中断,我和轮椅一起掉下来,砸到自己的脚,或者胳膊脱臼?”

  听到这话,傅景庭瞳孔微微放大,最后脸上突然扬起浓郁的喜色,“容姝,你在担心我?”

  他拳头握紧,显示着他内心的激动。

  容姝心里怔了一下,随后把头转回来,声音清冷寡淡的道:“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担心你,我只是怕你真的受伤后,我又要负责罢了。”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轻轻笑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好吧,看来是我多想了,不过你刚刚的话,我就当做你是在担心我。”

  容姝皱了皱鼻子,“随你怎么想,我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集团出现了间谍,有人盗窃了我办公室的文件,我在办公桌上发现了间谍的指纹,所以拿过来让人鉴定一下。”傅景庭眼神微闪,面不改色的道。

  一旁的张姨翻了个白眼。

  厉害了大少爷,说谎居然都不脸红的。

  容姝听了傅景庭的话,惊讶的睁大眼睛,“什么?傅氏集团出现间谍,还偷走了你办公室里的文件?”

  傅景庭嗯了一声。

  容姝笑了,“不是吧,傅总,你集团的安保这么弱吗?你办公室都能来去自如?”

  天晟集团远远比不上傅氏,都没人敢在她办公室来去自如。

  居然傅景庭的办公室可以,真是好笑。

  傅景庭如何听不出来容姝在嘲笑他,不但不生气,眼里反而还噙着笑意,“是我太自负,觉得没人敢在傅氏偷窃,所以才让间谍钻了空隙,你呢,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

  “顾耀天要重新跟李招娣做亲子鉴定,要我过来看看,所以我就来了。”容姝淡声说。

  傅景庭抬了抬下巴,“原来如此。”

  “你不好奇,他为什么要邀请我吗?”容姝诧异的问。

  傅景庭摇头,“没必要,一会儿就知道了。”

  “一会儿?”容姝眯眼,“你想跟我一起过去?”

  “想看看热闹,不欢迎吗?”傅景庭低头看她。

  容姝抿唇,“我说不欢迎,你就不去了吗?”

  “当然不是。”

  “那不就得了。”容姝耸肩,“在说这里又不是我的地盘,我还能阻止你去哪儿不成。”

  傅景庭低笑一声,“既然如此,那我推你过去。”

  “不用了,有张姨就行了。”容姝摇头拒绝他。

  傅景庭看向张姨。

  张姨立马会意的开口,“容小姐,还是让这位先生推吧,刚刚这位先生抬着轮椅上台阶的时候,我急着跟过来,不小心扭了一下脚。”

  “什么?严重吗?”容姝立马站起来问。

  张姨笑了笑,“不严重,没有扭到筋骨,只是有些痛,等会儿回去上点药就行了。”

  容姝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什么。

  傅景庭率先开了口,“既然你保姆扭到了,所以还是我推你过去。”

  说着,他不再给容姝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推着她进了鉴定机构的大门。

  容姝秀眉一直皱着,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不过容姝也没多想,毕竟想不通,还非要一个劲儿的想,那不是她的性格。

  来到了专门做亲子鉴定的科室,傅景庭远远的就看见了顾耀天夫妻和顾漫情,以及一个助理膜样的人。

  顾漫情听到了轱辘滚动的声音,扭头看去,看到了容姝三人朝这边走来。

  她的目光先是在容姝脸上定格来了一会儿,最后才转移视线看向傅景庭,跟傅景庭那双深幽不见底的眼眸对上。

  两人似乎交流了什么,顾漫情微微点了下头后,把目光收了回去,对顾耀天夫妻两提醒道:“爸,妈,容小姐来了。”

  顾耀天正在低头想事情,听到这话,立马抬头看去。

  看到傅景庭推着容姝过来,老脸瞬间阴沉下来,然后在顾夫人的搀扶下,从排椅上站了起来,“傅景庭,你怎么也来了?还跟容姝一块儿过来的,难不成你们又重新在一起了?”

  傅景庭轻启薄唇,淡漠的回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没关系,我只是在说傅总你有够薄情寡义罢了,之前爱漫音爱的死去活来,现在……”

  傅景庭眯眼,声音森冷的开口,“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我从来就没有爱过顾漫音,何谈薄情寡义?”

  顾耀天冷笑了笑,“从来没爱过?那漫音醒来之后,你对漫音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

  听着他的质问,容姝撑起了脑袋。

  她表示,她也很好奇傅景庭到底有没有爱过顾漫音。

  说实话,傅景庭说自己没有爱过顾漫音,她是绝对不信的。

  就跟顾耀天的看法一样,顾漫音醒来后,他对顾漫音的所作所为,不是爱是什么?

  似乎读懂了容姝心里的想法,傅景庭很想拍着她的肩膀告诉她,他真的没有爱过顾漫音,是催眠让他以为自己是爱顾漫音的。

  但随后想到了什么,又忍住了这个念头,凝视着顾耀天,冷漠的道:“不是假的,难道还是真的吗?顾漫音冒充容姝,我才对她那么好,不然你以为,我会看上她?”

  下之意就是,如果顾漫音不冒充容姝,他看都不会看顾漫音一眼。

  他从始至终,爱的都是容姝。

  “你……”顾耀天气得不行,手指颤抖的指着傅景庭,“你简直……”

  “行了顾总,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对你小女儿和傅总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感兴趣。”容姝手指在轮椅扶手上轻轻敲了敲,声音有些不耐烦的道:“我今天来,是来见证你和李招娣小姐到底是不是父女的,所以还是说正事比较好,其他的事,你们可以回去慢慢说,所以现在鉴定做了吗?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顾耀天嗤笑了起来,“你说的也是,今天是来做亲子鉴定的,别的事是该先放下,现在鉴定还没做,正等你呢,既然你现在来了,那就立马做,我让你看看,漫情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话落,他直接扯下几根头发,“容姝,看到了,我现在已经拔了自己的头发。”

  “还有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厌恶的看着容姝的顾夫人,也扯下了几根自己的头发。

  顾耀天从口袋里拿出几个小型防水袋,把自己和顾夫人的头发分成几份装了进去,然后看向顾漫情,“漫情,你也拔几根头发下来。”

  顾漫情点头,“好的。”

  然后,她看着容姝,勾起嘴角,抬起手伸向头顶,然后一手按着发夹,一手抓着发夹下的头发,扒了几根下来,递给了顾耀天,“爸爸,头发。”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