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04章 鉴定机构

第404章 鉴定机构

  现在容姝也是一样,漫情打伤了她,她完全可以用其他报复手段,但她却非要说漫情不是真的漫情,想让顾家崩离。

  这种报复手段,跟容昊当年有什么区别,报复不冲着仇人本身去,而是冲着仇人家人!

  所以说,容姝果然不愧是容昊的种!

  电话那头,容姝听到顾耀天提到容昊,并且还在贬低容昊,心里顿时大怒,冷着脸低喝道:“住口,你没资格说我爸爸。”

  她知道顾耀天为什么说爸爸卑劣,肯定是指二十六年前,爸爸抱走顾漫情的事。

  “我没有资格?”顾耀天冷哼,“容昊抱走我女儿,让我女儿跟我和我妻子分隔二十六年,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容姝咬唇,“是,我爸爸是抱走了顾漫情,但是顾耀天你别忘了,如果不是你不要脸的盗走天晟的技术,逼死技术人员也逼的天晟差点破产,我爸爸不会那么做!”

  “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容昊死了,我跟他的恩怨没了,现在是我顾家跟你容姝的恩怨,你不是说漫情不是我的女儿么,我现在正带漫情去鉴定机构,准备重新做亲子鉴定,所以我现在请你到现场来看一看,看看最后漫情到底是不是我女儿。”

  顾耀天眯着老眼,阴冷的说:“如果最后鉴定结果出来,证实漫情是我的女儿,你容姝给我发的这些,就是你造谣诽谤离间我顾家的证据,我顾耀天一定会追求你的刑事责任。”

  在拘留所的时候,他开口提出让漫情去做亲子鉴定,漫情没有丝毫犹豫和退怯就答应了,并且表现的十分冷静。

  所以由此可见,漫情肯定是真的漫情。

  只要那个照片上的中年男人,为什么和漫情这么相似,说不定,也是容姝p出来的呢。

  “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容姝嘴角勾起,“行啊,那我就等着!”

  李招娣是李家夫妻亲生的。

  既然顾耀天要去做亲子鉴定,那就去吧,等到鉴定结果出来后,看顾耀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到时候,他给别人养了孩子的事传出去,顾家就彻底成了圈子里的笑话了。

  之后,顾耀天把鉴定机构的地址说了出来。

  容姝记在心里,直接将电话挂掉。

  “张姨,帮我拨一下程淮的电话。”容姝把手机递给张姨。

  张姨接过后,翻找出程淮的电话拨了过去,“可以了容小姐。”

  “谢谢张姨。”容姝拿回手机。

  张姨笑了笑,“容小姐,我先去晾衣服,有什么事叫我。”

  容姝嗯了一声,“好,你忙吧。”

  张姨点点头,拿出手机,往阳台走去。

  刚刚容小姐跟顾耀天的电话,她虽然没有听太多,但大致听到了一些关键的。

  她要跟大少爷说一声。

  容姝不知道张姨晾衣服是假,实则联系傅景庭才是真。

  此时,她已经跟程淮通上了电话,把刚才跟顾耀天的电话内容告诉了程淮。

  程淮听后,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看他的样子,他似乎很自信李招娣就是他的女儿呢。”

  “应该是第一次亲子鉴定的原因,毕竟第一次亲子鉴定的结果就说他们是亲父女,所以顾耀天这次也坚信结果是一样的。”容姝淡声道。

  程淮撇嘴,“既然他要这么认为,那也是好事,因为现在越自信,得知真正的鉴定结果后,也就越绝望不是么。”

  容姝轻笑,“你说的没错,所以接下来,我就要去现场见证一番,只可惜,我看不到他之后的表情。”

  她摸摸自己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和着急。

  这都多少天了,她的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到,完全没有恢复视觉的意思。

  这样下去,她都害怕不会恢复了。

  “没事,到时候我帮你录下来,等你眼睛恢复了再看也不迟。”程淮拍着胸膛说。

  容姝挑眉,“你帮我录下来?”

  “对啊,我现在已经回海市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会到,到时候,我带着李大牛夫妻一起过去,相信一定有好戏可看。”程淮笑着说,语气里的恶趣味丝毫不加掩饰。

  容姝勾了勾唇角,“这样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放心,一定包你满意,好了,先这样吧,等我到了再跟你说。”

  “嗯。”

  通话结束,容姝放下手机,“张姨。”

  阳台上,张姨听到她的呼喊,连忙把手机收起来,“来了。”

  很快,两人就收拾好出门了,张姨开的车,容姝坐在后座。

  路上,容姝开始叮嘱张姨,见到顾耀天他们的时候,前往不要暴露她眼睛看不见的事。

  顾耀天是她的仇人,是恨不得除掉她,以绝后患的人。

  所以如果让顾耀天知道她眼睛看不见,指不定会怎么坑她呢。

  张姨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暴露后,容姝这才勉强的放心。

  半个小时后,顾耀天说的鉴定机构到了。

  张姨停好车,然后从后备箱里,把轮椅拿出来,这才打开后座的车门,将容姝从车上扶下来。

  之所以坐轮椅,也是不想在顾耀天面前暴露自己眼睛看不见,坐在轮椅上,只会让顾耀天认为,她腿受了伤,而不是眼睛有问题。

  不然不坐轮椅的话,就要一直被张姨扶着,那就很容易暴露。

  “容小姐,坐好了吗,我开始推了。”张姨关好车门问道。

  容姝点头,“好了,走吧。”

  张姨推着她,往鉴定机构的大门走去。

  然而走到大门口,张姨看着眼前的几个台阶,开始犯难了。

  容姝看不见,只好奇张姨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开口询问,“怎么了张姨?”

  “有台阶,我这推不上去。”张姨叹了口气说。

  容姝笑了笑,“这有什么,我先下来,你把轮椅先弄上去,之后再扶我上去不就行了?”

  “容小姐说的也是,既然这样,那就我……”

  “我来吧。”张姨话还未完,一道清冷低沉的男音,就截断了她的话。

  容姝皱了皱好看的秀眉,“傅景庭?”

  傅景庭微微颔首,“是我。”

  说着,他跟张姨交换了一个眼神。

  张姨把手从轮椅的推手上松开,往旁边退了一步。

  傅景庭顺手在张姨刚刚的位置站好,握住了轮椅扶手,“坐好了,我推你上去。”

  “等等,我呃……”

  容姝刚说了几个字,就感觉自己身下的轮椅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她就感觉轮椅腾空了。

  不用想,她就知道是傅景庭提着她和轮椅在上台阶,耳边传来的沉重的脚步声,就能证明。

  容姝赶紧抓紧轮椅扶手,稳定自己的身形,生怕自己从轮椅上跌下来。

  没过几秒,大概是台阶走完了,容姝感觉到轮椅落到了地上,紧绷的身体这才终于放松。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