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89章 身世没问题

第389章 身世没问题

  越想心里越不对,容姝拿出手机,递给陈星诺,“星诺,帮我拨阿起的电话。”

  “好。”陈星诺合上手里的卷宗,把手机接了过来,翻找出陆起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陆起的声音传来,“宝贝儿。”

  陈星诺眼珠转了转,坏心眼的回道:“哎,老公你叫我啊。”

  “咳咳……”容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电话那头,陆起更是懵了一下,随后恼羞成怒的吼着,“我草,什么鬼?你谁啊,叫谁老公呢?”

  “好了好了。”陈星诺还想逗一逗他,容姝忍笑着伸出手,“好了星诺,别闹了,把手机给我。”

  陈星诺哈哈大笑的把手机递过去,“容总,陆总一惊一乍的真好玩儿。”

  容姝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把手机放到耳边,“喂,阿起,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起这才大松了口气,“宝贝儿,刚刚谁啊,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叫我老公,吓我一大跳,要不是我看电话是你的,我还以为谁打错了呢。”

  “是星诺啦,我让她帮我打的电话,她逗你呢。”容姝笑着说。

  陆起气呼呼的回道:“靠,居然是她,宝贝儿你告诉她,等她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居然敢拿我开涮!”

  “行。”容姝捂唇笑了两声。

  陆起哼了哼,这才恢复了镇定,问起了正事,“对了宝贝儿,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查到什么了吗?”

  一听这话,容姝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起来,声音沉沉的嗯了一声,“阿起,我现在就在我当年出生的医院,已经看到了卷宗,我们的猜测是错的,我并没有被人抱错。”

  “什么?”陆起声音拔高。

  随后察觉到周围的目光,又连忙半捂住嘴,压低声音,“宝贝儿,真没抱错?”

  “是。”容姝点头,“所以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就是想知道,你第一次看到的婴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先说好,我绝对不是幻觉。”陆起拿着手机走到一边。

  容姝捏了捏鼻梁,“我没说是幻觉,我就是想让你问问伯母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毕竟她和我妈是闺蜜。”

  “行,我去问问。”陆起答应下来,然后去找陆夫人。

  陆夫人正在跟陆家亲戚们谈话,接收到陆起的招手,嫌弃的皱了皱眉,然后起身走过去,“什么事?”

  “妈,我想问你一下,为什么我小时候见到了两个宝……容姝?”陆起看着自己的母上大人问道。

  陆夫人斜眼看他,“什么两个姝姝,你脑子糊涂了吧?”

  陆起跺脚,“哎呀妈,我说的是,我小时候第一次见到的容姝,为什么跟我第二次见到的容姝,不是同一个?”

  听到这话,陆夫人脸色变了变,瞳孔也微不可及的收缩了一下。

  但很快,她又会整理好神情,恢复了正常,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道:“当然不是同一个啊。”

  陆起激动的拉住陆夫人的手臂,“那我第一次看到的婴儿是谁?”

  陆夫人眼皮微垂的回道:“是容家一个亲戚的女孩儿,让你容伯父他们代为照顾几天,所以你第一次看到的就是她,而不是姝姝,姝姝当时在房间睡觉呢。”

  “是这样吗?”陆起惊讶。

  陆夫人戳了戳他的额头,“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容姝被抱错了,后面又被抱回来了。”陆起嘟哝。

  陆夫人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如果真被抱错了,会没有新闻报道吗?”

  “这倒也是。”陆点头。

  陆夫人微微松了口气,随后眼睛眯了起来,紧盯着他,试探的问道:“你好短短的,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

  陆起目光游移向别处,“我好奇嘛,我就是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觉得奇怪所以找您问问,好了妈,我没其他要问的了,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朝远处走去。

  陆夫人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深晦不明。

  “宝贝儿,刚刚听到了吗?”陆起回到之前站的地方,把手机重新放到耳边,对着电话那头问。

  容姝颔首,“听见了,是亲戚的孩子。”

  伯母对她那么好。

  她相信伯母不会撒谎的。

  陆起嗯嗯了两声,“是亲戚的孩子也好,这么一来,宝贝儿你的身份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是啊。”容姝笑了笑。

  知道是亲戚的孩子,她心里确实大松了口气。

  “看来李招娣说的,你的红痣会威胁她的身份,还有别的意思啊。”陆起沉吟道。

  容姝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到底什么意思,回去让她亲口交代不就成了?”

  反正她只要知道,她是容家女儿这个身份,没有问题就行了。

  “说的也是。”陆点头。

  这时,他旁人有

  .

  -->>

  人在喊他,“阿起,过来上香了。”

  “来了。”陆起回了那人一声。

  容姝听见了,开口说道:“阿起,你有事先忙吧。”

  “行,那我先去了,明天我去机场接你。”

  话落,他挂掉电话往那人跟前跑去。

  容姝也放下了手机,“星诺,我们也回去吧。”

  一直在旁边当隐形人的陈星诺指了指卷宗,“卷宗不看了?”

  “不看了,我的身份没有问题。”容姝笑着说。

  陈星诺为她高兴,“那太好了,那容总你等会儿,我把卷宗先还回去。”

  “去吧。”容姝摆摆手。

  陈星诺拿着卷宗去了档案室。

  很快,她回来后,推着容姝离开了医院。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去了档案室,询问容姝她们来这里的目的。

  问清楚了后,那人打了个电话出去。

  张助理听完电话里的内容,轻轻推了推眼镜,“我知道了,你先回来吧。”

  他放下手机,朝总统套房的书房走去。

  “傅总,查清楚了,容小姐她们去了南江第一医院,查看她当年出生时的卷宗。”张助理在门口敲门,对着里面的男人说道。

  男人皱了皱眉,“她查这个做什么?”

  “据卷宗的管理人听到的,好像说是容小姐怀疑自己出生的时候,跟别的婴儿抱错了。”张助理回着。

  抱错了?

  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怀疑?

  傅景庭眯眼,“结果呢?有没有抱错?”

  “没有,管理人说,容小姐当时还打了电话出去询问自己的身世,最后确认身世确实没有问题。”张助理摇头。

  傅景庭微微抬了抬下巴,“既然没有问题,那就不用管了,你先去忙吧。”

  “是。”张助理退了出去。

  书房的门被重新关上,傅景庭叠起双腿,手指交叉放在腹部跟前,头微微低垂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