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71章 容姝失明

第371章 容姝失明

  张助理见自己的话已经传达到了,推着傅景庭往隔壁病房走去,把这里留给陆起消化。

  陆起消化了大概两分钟才缓过神来,面前已经没有了傅景庭两人的声音。

  “靠!”陆起跺脚。

  傅景庭这厮太无耻了,白天让宝贝儿转院,宝贝儿没法转院,他就自己转了过来。

  如此厚脸皮,简直令人发指!

  陆起气的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事情都这样了,他能怎么样?

  总不能将傅景庭赶走吧?

  先不说这不是他的医院,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哪个能力赶走傅景庭。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叮嘱护工,让护工在他走后,不要给傅景庭开门,更不要给傅景庭接触容姝的机会。

  思及此,陆起立马转身,飞快的进了病房。

  看到护工再三保证不会让除了护士以外的人进来后,这才放心的离去。

  在他走后不久,傅景庭换了一身这家医院的病服后,让张助理推着自己来到了容姝病房门前。

  张助理抬手敲了敲门。

  护工走到门后,通过门上的玻璃,跟张助理对视,“你们是谁?”

  “你好,我姓张,我老板是容小姐的……”张助理皱了皱眉,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述傅景庭的身份。

  说前夫吧,傅总肯定不高兴。

  说男朋友吧,又不是。

  说朋友……

  容小姐认可傅总是朋友了吗?恐怕没有吧!

  再者,傅总肯定也不想跟容小姐当什么朋友,所以这个称呼……

  正当张助理准备把这个皮球丢给傅景庭,让傅景庭自己给他自己想一个称谓的时候。

  门里面的护工突然一副警惕的样子,“姓张?你老板是不是姓傅?”

  “是,你怎么知道?”张助理惊讶。

  护工连连摆手,“走,你们快走,我是不会给你们开门的,陆先生说过,只要你们来了,就把你们挡在外面,除了医护人员之外,人都不准放进来,所以你们赶紧走吧。”

  说完这话,护工转身离开了门后。

  张助理和傅景庭面面相觑。

  傅景庭怎么也没想到,陆起居然还对护工下了这样的命令。

  一时间,脸色有些不好看。

  张助理摸了摸鼻尖问道:“傅总,那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用!”傅景庭抬了下手。

  他来都来了,为什么要走?

  “去,叫个护士过来。”傅景庭眯眼吩咐。

  不是说只要有医护人员就可以开门么。

  既然如此,那他就成全陆起。

  张助理眼睛一亮,立马明白了傅景庭的意思,松开轮椅扶手,去找护士了。

  很快,护士来了。

  张助理再次敲门。

  护工来到门后,看到还是张助理的脸,表情一垮,又准备走了。

  这时,张助理把护士拉到自己身前。

  看着护士,护工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了。

  所以现在,她开还是不开?

  陆先生说过,有医护人员就开门。

  可是开了门后,那两个人肯定会跟着进来……

  护工抓了抓头发,整个人纠结不已。

  门外,张助理看到护工还不开门,脸上的笑意一收,沉声道:“护士都来了还不开门吗?护士是来给容小姐检查的,你不开工耽误了检查,出了事你来负责吗?”

  一座大山压在了护工身上,护工顿时不再犹豫,赶紧将门打开。

  开玩笑,出了事,她哪儿负的起责,所以还是让他们进来吧。

  大不了明天陆先生问起,她就说他们没进来过好了。

  门开了,护工让到一边。

  张助理推着傅景庭进去,经过护工身边的时候,不忘夸道:“算你识趣。”

  呵呵。

  护工心里大翻白眼。

  是她想识趣吗?

  明明就是他威胁她好么!

  不敢说什么,护工将门关上。

  护士虽然是被张助理拉来当钥匙的,但也还是认真的看了一下容姝的情况才离开。

  张助理也一起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把护工一起带了出去。

  至于豆豆,一个小孩子而已,都在沙发上睡着了,也影响不到傅总和容小姐单独相处。

  傅景庭在容姝的病床边坐下,目光温和的落在容姝的脸上。

  这还是他第一次,守在她身边,这么安静的看着她。

  也是这种情况,她才不会疏远他,抗拒他。

  傅景庭伸手,握住容姝的手,低头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她的手很凉,傅景庭没有握多久,就放进了被子里。

  之后,傅景庭就这样一直无声的陪着她,看着她。

  一直到下半夜,才被张

  .

  -->>

  助理叫走。

  在陪着容姝的这几个小时,傅景庭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宁愿。

  同时,他也清楚,那是他离她最近的时候。

  夜,缓缓过去。

  容姝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陆起正靠在病床边上,背对着容姝打电话。

  听到声音传来闷哼声,陆起先是身体一怔,然后连忙放下手机,惊喜的扭头看来。

  看到容姝眼睛睁开,高兴的笑了,“宝贝儿,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容姝眨了眨眼睛,“阿起?”

  “是我。”陆起伸手,抓住她的手。

  容姝感觉到他,松了口气,“阿起,我这是在哪儿?”

  “在医院。”陆起有些奇怪的回道。

  这房间一眼就看出是病房了。

  所以她怎么连自己在哪儿都认不出来?

  “对了宝贝儿,你又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陆起没有多想,转而又问道。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头晕,还有些恶心想吐,脑子里沉甸甸的,好像有东西在荡来荡去。”

  一听这话,陆起顿时紧张不已,连忙按下床头的紧急按钮。

  容姝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有些不解的问,“阿起,都已经是晚上了,你怎么不开灯啊?”

  啪嗒!

  陆起手里的水杯一下子从手上滑下,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杯子里的水溅了一地,把他裤脚都给打湿了一些。

  但陆起现在顾不上这些了,他连忙奔到病床边,低头看着容姝,声音有些惊慌颤抖,“宝贝儿,你刚刚说什么,现在是晚上?”

  “是啊,怎么了?”容姝疑惑的眨了眨眼。

  陆起看着她毫无高光和涣散的瞳孔,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容姝毫无反应。

  陆起惊得后退了一步,半晌才找回声音,声音干涩的道:“宝贝儿,现在……是白天!”

  空气顿时安静了下来。

  容姝脸上的疑惑也缓缓凝固了。

  许久,她抬起手放到自己面前,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失明了。

  然而举了半天,她什么都没看到,看到的,都是一片黑暗。

  这一刻,容姝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她,真的看不见了!

  失明的恐惧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容姝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眼泪都不由自主的滑下。

  她现在真的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一个瞎子能做什么?

  什么都看不见,又何谈发展天晟,何谈报仇?

  恐怕连仇人站在面前,都不知道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