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66章 比程淮讨喜

第366章 比程淮讨喜

  他本以为,只是这栋公寓的住户出了事。

  却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容姝。

  陆起顾不上问豆豆是谁,也顾不上好奇豆豆为什么要叫容姝婶婶。

  他快步进去查看容姝的情况,这一看,发现严重了。

  容姝的手腕不但被人割伤,鲜血流了一瘫,最严重的,还是她的脑袋,后脑肿了好大一个包!

  陆起知道不能耽搁了,直接将容姝拦腰抱起,“小孩儿,我送宝贝儿去医院,你一起过来!”

  他还有很多疑问要问这个孩子。

  “嗯嗯。”豆豆连忙点头。

  陆起抱着容姝,飞快的跑出楼梯间,往外跑去。

  豆豆也使劲儿的抡着两条小短腿跟在后面。

  车上,陆起用语音导航了最近的医院,把容姝送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容姝进了急救室。

  陆起和豆豆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坐在旁边的排椅上焦急的等候。

  期间,陆起看向豆豆,“喂,小家伙,你是谁家的孩子,家长电话是多少,我给你家长说一下,免得你家长担心。”

  “我爸妈都在军队里,我叔叔把我交给了婶婶照顾。”豆豆回道。

  陆起听着这个婶婶颇为不得劲儿。

  他皱了皱眉问,“你为什么要叫我宝贝儿婶婶?你叔叔谁啊,这么臭不要脸!”

  不会是傅景庭吧?

  可是没听说傅景庭家里有小辈啊。

  豆豆听到陆起说自己叔叔不要脸,不由得撅了噘嘴,“是程淮!”

  “.……”陆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气的音量拔高,“什么?居然是程淮那厮!”

  好啊,那厮居然把自己侄子送给容姝照顾,还让自己侄子叫容姝婶婶。

  呵,这么明显的司马昭之心,当谁看不出来呢。

  这已经不是不要脸了,而是无耻了!

  “赶紧给你叔叔打电话,把你接回去。”陆起气呼呼的说:“真是的,自家孩子自己不照顾,干嘛让宝贝儿照顾。”

  豆豆荡了荡小腿,很遗憾的告诉他,“很抱歉呢叔叔,我叔叔有事出差了,不在海市。”

  “什么?”陆起拧眉,“居然跑路了?”

  “才不是呢,是出差!”豆豆纠正他。

  陆起摆摆手,“管他干什么去了,反正在我看来,就是跑路了,既然他跑了,那等他回来,我再找他算账,至于小家伙你嘛……

  陆起盯着豆豆看了几秒,最后颓败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还能对你一个小豆丁做什么,好了小豆丁,你告诉我,宝贝儿到底怎么受伤的?”

  他表情严肃了起来。

  豆豆也小大人似的,表情认真的回道:“我不知道,婶婶说出去买酱油,很久都没回来,我就去楼下找她,给她打电话,发现她的手机在楼梯间响,过去一看,婶婶已经那样了。”

  听到这话,陆起拳头握了起来,“看来我得亲自跑一趟浅水湾,查一下监控了。”

  容姝的头被打了这么大的包,手腕也被割破了,这明显就是有人蓄意伤害。

  说是谋杀,那倒也不算上。

  如果是谋杀的话,不会只把容姝的手腕割成那个样子,他看过容姝手腕的伤痕,伤势呈圆形,并且面积只有小范围,差不多花生米大小,也不太深。

  所以是割腕杀人的话,伤势肯定是呈直线,并且伤口也会划的很深,这样才会割破动脉,大量出血,所以弄伤容姝的人,肯定不想杀容姝,不然为什么不直接割破动脉?

  而且就连头部,也只打了一下的样子,要真想杀人,就算不割腕,也会对着头部多打两下,这样才有可能将人打死,但凶手都没有这么做。

  除此之外,容姝的衣服也很整齐,没有被侵犯过的样子,所以打伤容姝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但不管有什么目的,他都一定要查清楚,那把人揪出来,也以牙还牙回去。

  陆起叫来一个护工,让护工专门守着豆豆。

  毕竟他要去浅水湾,把豆豆一个人留下也不放心,带上身边也很麻烦,干脆找人看着。

  “小鬼,你就呆在这里,我去调查这件事情,等宝贝儿出来,你立马打电话给我。”陆起把自己的号码写给豆豆,看了一眼豆豆手腕上的通话手表说。

  豆豆接过电话号码重重点头,“我知道,叔叔你去吧,一定要把坏人抓到。”

  陆起笑了,忍不住揉了一把豆豆的小脑袋,“行,就凭你这话,你就比程淮那家伙讨喜,好了,我走了。”

  说完,他把手拿回来,离开了医院。

  他刚走出医院大门,林天辰就看到了他,忍不住眯了下眼睛。

  陆起?

  他怎么在这里?

  而且看他的身上,似乎有血,是谁出事了吗?

  正想着,林天辰身边来人了,是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人,对着十分礼貌客气的道:“林教授,欢迎您

  .

  -->>

  来到我们医院,这次的手术,就拜托您了。”

  “没什么,及时把我要的医用器材送到我医院就可以了。”林天辰推了下眼镜淡淡的道。

  中年医生连连应着,“您放心吧,我明天就让人送过去,现在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可以过去了吗?”

  “可以,不过还有件事。”林天辰看着他。

  中年医生点头,“您说。”

  “刚刚出去的那个人,查一下他来你医院干什么。”林天辰指了指陆起离开的方向。

  陆起那样子,显然健康得很,所以那血肯定不是陆起的。

  而且能让陆起亲自送过来,那肯定是陆起在意的人。

  就是不知道是家人,还是……

  想到陆起对容姝的在意劲儿,林天辰眸色暗了暗。

  希望不要是容姝才好。

  “放心吧林教授,我会让下面的人去查。”中年医生说。

  林天辰嗯了一声,“走吧,先手术。”

  两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另一边,顾家。

  顾漫情急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水,仰头一口气喝光,那大口大口吞咽的样子,好像没喝过水似的。

  顾夫人都看呆了,“漫情,你这是干什么了,怎么样渴成这样?”

  顾漫情呼了口气,放下水杯,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妈妈,让您看笑话了。”

  “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还要吗?”顾夫人问。

  顾漫情摇摇头,“不要了,我已经没事了。”

  她在对面坐下。

  顾夫人看着她,“对了漫情,你这一下午去哪儿了,司机也不带,电话也不通,我想叫你回来吃晚饭都找不到人。”

  “跟朋友出去逛了街,逛着逛着手机就没电自己关机了。”顾漫情垂下眼皮说。

  顾夫人恍然,“原来是这样,那你吃饭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妈妈,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洗澡休息了。”顾漫情站起来,朝着楼梯走去。

  顾夫人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她有些慌慌张张,心绪不宁的样子。

  不过也没多想,继续看起了自己的电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