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31章 容姝的私心

第331章 容姝的私心

  深吸口气,傅景庭率先冷静下来,看着容姝,“我承认我过去做的不对,以后我会弥补我所做的错事,但现在跟过去是两回事,容姝,你不能混为一谈,黎川给你下毒,导致孩子畸形,这已经构成了故意谋害罪,必须报警!”

  “一个我本来就准备打掉的孩子,畸形了就畸形了,总之,我绝对不允许你让人抓走小川!”容姝也看着他,态度极为强烈。

  傅景庭不可置信的拧眉,“你说什么?畸形了就畸形了?容姝,那可是你的孩子!”

  她作为一个母亲,这么说合适吗?

  容姝当然也知道不合适,但是无所谓,她又不在乎傅景庭怎么想。

  容姝松开他的胳膊,冷冷道:“是我的孩子又如何?他本来就不该来这个世上,他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再者,他还只是一个胚胎,连自然人都算不上,所以怎么比得过小川在我心里的地位。”

  然而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一阵一阵的刺痛。

  这一刻,她才知道,其实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不在意那个孩子。

  但傅景庭不知道容姝心里怎么想的,他后退了一步,看陌生人一样看她,“好,就算你不在意那个孩子,但我在意,因为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作为父亲,为孩子讨一个公道可以吧?”

  容姝嗤笑,“公道?傅景庭,你不是很早就知道我怀孕了么,那个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完全不在意我拿不拿掉这个孩子,拿掉你高兴,不拿掉你也无所谓,因为你反正不会认回去,所以那个时候不见得你在乎这个孩子,这个时候你反而来表现你的父爱,不觉得太晚了么,也太虚伪了么?”

  傅景庭喉头干涩,“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不是我这么看你,而是你本来就是这样做的。”容姝讥讽的望着他。

  傅景庭心脏钝钝的痛,想说不是这样的,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也许,他真是她认为的这样,所以才说不出来。

  傅景庭沉默了,许久,才声音低哑的开口,“你真要放过黎川?”

  容姝垂下眼皮,“是。”

  “哪怕她对你下毒?你都不计较?”他又问。

  容姝捏了捏手心,“是,我相信小川会改正的,我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每个人都是私心。

  对比一个意料之外的孩子,她的确更在乎小川,她对小川的感情,也做不到眼睁睁的送小川进监狱。

  “好一个一次机会,你就不怕他以后还会这么对你?”傅景庭凝视着容姝。

  容姝眸色闪了闪,抿起了略显苍白的嘴唇,“我相信小川不会的,他这次会这么做,是因为他病了。”

  什么病,她不打算告诉他。

  毕竟,这是小川的隐私。

  傅景庭也不想知道,低头嘲讽的笑了一下,“病了……如果我之前对你做的那些,也是因为我病了,你会像这么轻易原谅黎川那样,原谅我吗?”

  容姝蹙眉,“你在说什么?你病了?”

  傅景庭低呵了一声,“果然,你不相信我的话。”

  他之所以一直不告诉她,他被催眠,除了不想利用她的心软之外。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知道,她不会相信他的话,她只会认为,他故意这么说的,为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找一个借口而已。

  容姝感受到了傅景庭失望的情绪,嘴唇动了动,正要说什么。

  傅景庭恢复了平时清冷的样子,凝视着她问,“容姝,我再问一次,你确定要放过黎川,不后悔?”

  “不后悔!”容姝毫不犹豫的点头。

  傅景庭闭了闭眼,在睁开时,眼里意识一片淡漠,“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

  他原本打算今晚在这里过夜的,但现在,他需要冷静。

  容姝看着傅景庭的背影,连忙喊道:“傅景庭。”

  傅景庭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什么事?”

  “你……你不追究小川了吗?”容姝抓着被子问。

  傅景庭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原本他还以为,她叫住他,是改变主意了么。

  是他自作多情了。

  “就算我要追究,到最后你也会出具谅解书,不让警方追究黎川的行为不是吗?”傅景庭微微侧脸看着她。

  容姝垂眸,“你说的是。”

  “所以我报警还有什么意义?”傅景庭把头转回去,声音冷了许多,“不过容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最好祈祷黎川不要被我抓到其他把柄,不然我一定让他后悔莫及。”

  说完,他走出了病房。

  容姝看着紧闭的房门,几秒后,才叹了口气。

  她眼神迷茫的看着被傅景庭扔在地上的毒素分析报告。

  那报告已经被傅景庭揉成了纸团,显示出傅景庭当时的愤怒。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也不知道,我这么维护小

  .

  -->>

  川,到底是对是错?”

  等明天,她一定要劝说小川接受治疗。

  也许等到小川的心理问题治疗好了,她才能确定,自己今天的行为到底合不合适。

  另一半,傅景庭走出住院部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张助理的电话,“来医院接我。”

  张助理这会儿正和朋友在夜市吃烧烤,他刚打开一瓶啤酒,还没来得及喝,就听到这句话,原本明媚的心情,顿时变得阴沉阴沉的。

  “可是傅总,您不是要在医院过夜吗?”张助理心里骂兮兮,面上笑嘻嘻的问。

  傅景庭走到花园一张凉椅上坐下,“不过夜了,赶紧过来。”

  “好的。”张助理点头应下。

  下一秒,电话挂断后,他脸色顿时就变了,气呼呼的站起来,“好了,今晚的烧烤盛宴进行不下去了。”

  “怎么了?”朋友吃着羊肉串问。

  张助理拿起外套穿上,“我那阴晴不定的狗老板叫我过去接他,不用猜,肯定是在喜欢的人那里吃了憋,行了,我走了,下次再聚吧。”

  叹了口气,张助理朝路边的车子跟前走去。

  半个小时后,张助理接到了傅景庭。

  等到傅景庭上车后,张助理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心,转头看着傅景庭问道:“傅总,您和容小姐是不是……”

  “开车!”傅景庭脸色发黑的命令。

  张助理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了,遗憾的耸下了肩膀,把头转回去,启动了车子。

  傅景庭手撑在车门上,手掌握拳托着腮,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这一次他放过黎川,是不想让容姝伤心,不想让容姝更加记恨他。

  但是这次的仇,他记下了,他会让人时刻盯着黎川,只要抓到黎川的把柄,连带这次的,他一起收拾。

  他承认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孩子的去留,也应该由他和容姝决定,而不是一个外人来插手。

  正想着,电话响起。

  傅景庭拿出来看了一眼,接听了,“什么事?”

  “哥,你在哪儿,你快回来,顾耀天跑家里来了,嚷嚷着要找你算账呢。”电话里传来傅景霖的大嗓门。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