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18章 无法接受的结果

第318章 无法接受的结果

  因为律师告诉她,即便她上诉,二审三审,最终都只会维持一审的判决,所以根本没有必要上诉。

  “气死我了!”陆起一拳锤在座椅上。

  黎川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姝看着顾漫音被带了下去,顾耀天夫妻也跟着一起离开。

  似乎感觉到了容姝的视线,顾耀天夫妻也扭头朝她看来,齐齐的对她露出得意的表情。

  尤其是顾夫人,甚至都想走到容姝跟前快意的大笑两声

  这些天,因为觉得漫音会坐牢,她一直跑上跑下到处找人求救,不知道吃了多少闭门羹和白眼。

  尤其是容姝和傅景庭的,想到这两个人在一个多小时前,看她那跟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她心里就气得要死。

  不过好在现在舒畅了,该气的是容姝了。

  想着,顾夫人摸着顾漫音的头,朝容姝畅快的笑了一下。

  容姝捏紧手心,冷冷的看了她两眼,最后转移目光,看向顾漫音。

  顾漫音低着头,她看不见顾漫音此刻什么表情,但她多半觉得,顾漫音这会儿也是得意的。

  顾家人离开了法院,容姝还没有离开,因为还有李凡的庭审。

  对于李凡泼硫酸这件事,情节比顾漫音对容姝的谋害还要严重。

  因为顾漫音的谋害里,容姝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而李凡不一样,他是直接朝着容姝扔硫酸过去的,所以最终的结局,是三年牢狱。

  其他送花圈和刀子的网友,也是被拘留的拘留,被批评的批评。

  至于那些营销号和媒体,则情况最为严重,他们的罪行不只是造谣容姝,还犯了其他法,会有什么结果暂时还不知道,因为要和容姝的这起事件分开来处理。

  容姝对此也不感兴趣,只要知道这些营销号和媒体没好下场就行了。

  走出法院,容姝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雾霾霾的,应该是要下雨。

  陆起也跟着抬头看,讽刺道:“人家都说,赢了庭审出来看天空,天空一定是晴朗的,可我们赢了却……”

  “姐,没事吧?”黎川有些担忧的看着容姝。

  容姝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来,“没事,虽然结果不如我意,不过顾漫音也不敢乱来了,最起码以后她会缩着头过日子了,所以这个结果也挺好的。”

  看出她只是强装没事,陆起和黎川对视一眼,也不拆穿她。

  过了几秒,陆起忽然开口,“今晚的庆功宴,就算了吧。”

  黎川点点头,没有异议。

  容姝想说不用,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因为她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不在意这个结果。

  如果不在意,为什么连举行庆功宴的心情都没有了呢、

  三人沉默的往路边的停车位走去。

  刚走到车子跟前,一群记者就冲了过来。

  “容小姐,对于顾漫音的审判结果,你是什么看法呢?”

  “是啊容小姐,透露一下吧,你是满意呢,还是不满意?”

  容姝垂下眼皮,小脸冷冷的,没有理会这群记者。

  黎川和陆起更是火大。

  两人一边护着她上车,一边驱赶这些记者。

  费了好大一份功夫,两人终于从这群记者的包围中上了车,连忙开车离开了这里。

  路上,陆起通过后视镜看到还在朝他们这边追赶的记者,气愤的拍了一下方向盘,“靠,这些记者真特么难缠,而且哪壶不开提哪壶。”

  “行了,少说两句。”黎川看向后座闭上眼睛,心情低迷的女人,低声呵斥道。

  陆起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看了容姝一眼,安静了下来。

  三人都没有说话了,偌大的车厢里,气氛格外沉重。

  傅氏集团,傅景庭送走合作商,从会客室出来,往办公室走去。

  张助理正在他办公室门口等他,看到他过来了,神色有些复杂的开口,“傅总,顾漫音的庭审结束了。”

  傅景庭眼中暗芒一闪,“几年?”

  “缓刑五年。”张助理推了推眼镜,有些遗憾的回道。

  傅景庭推门的动作停下的,猛地转过身来,“你说什么?缓刑五年?”

  “是的,因为顾漫音并没有对容小姐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再加上顾漫音自己身体重伤的原因,所以被判了缓刑,以及一百万给容小姐的个人名誉赔偿金,和五百万对天晟集团的损失补偿。”张助理说。

  傅景庭气笑了,“居然只是缓刑五年和六百万的赔偿金!”

  “没办法,国情就是这样,我看完直播后也咨询过我们法务部,法务部那边给出的答案是一样的。”张助理叹气。

  傅景庭薄唇抿得很紧。

  过了片刻,他忽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盯着顾漫音,找机会给顾漫音设置一个陷阱。”

  既然顾漫音这都坐不了牢。

  .

  -->>

  那他就亲自出手,把她送进去。

  张助理跟了傅景庭这么多年,一听傅景庭的话,就明白了什么,眼镜反光,“傅总,您是想顾漫音在缓刑期间犯法?”

  “没错。”傅景庭颔首。

  张助理眼里迸发出一丝亮光,“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安排。”

  傅景庭嗯了一声,摆手,“去吧。”

  张助理走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容姝的电话。

  他知道,容姝很想顾漫音进去。

  所以现在这样的结果,她心情肯定很难受。

  电话很快通了,容姝拿出来看了一眼,接听,声音有气无力,“傅总,你有什么事吗?”

  她把手机夹在肩膀上,然后去按公寓的密码锁,但由于心情不佳,她好几次都输错了数字,令她心情更加烦躁。

  傅景庭听出来了,声音软和下来,“庭审结果我知道了。”

  “哦?所以你是来笑我的吗?”容姝弯下腰,强行集中精神又输了一次密码。

  这一次,终于输对了。

  门开了,她走进去,踢掉脚上的鞋子,也不穿拖鞋,直接光脚进了客厅,倒在了沙发上,身心满是疲惫。

  电话那头,听着容姝的话,傅景庭眉头皱成了川字,“笑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来笑你的?”

  “难不成你还是来关心我的?”容姝嗤笑。

  傅景庭开口回道:“是,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

  “别,可拉倒吧!”容姝眼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我不需要的你关心,我也早就过了需要你关心的时期了。”

  以前她需要他关心的时候,他从来不出现,即便出现了,他也当没看见。

  所以现在,她也不需要了,而且她身边那么多人关心她,她还在乎他的关心吗?

  傅景庭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堵的难受。

  他握紧手机,眼里的愧疚毫不掩饰,“对不起容姝,我……”

  “你不用说对不起,都过去了,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容姝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不知道怎么了,这会儿脑子昏沉的厉害,摸了摸额头,又不像是发烧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