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08章 傅景庭的花

第308章 傅景庭的花

  黎川笑笑,“没什么大事,就是特地来祝贺姐你的,祝贺你身上的污水终于洗清了。”

  “谢谢。”容姝脸上也扬起了笑意。

  是啊,污水洗干净了,现在的她浑身一身轻松。

  “这都是林天辰的功劳。”容姝又说:“要不是他留下那两个视频,这件事情,还没这么快解决。”

  听到这话,黎川垂下眼皮,遮住了眼底的阴郁。

  什么叫都是林天辰的功劳。

  明明那两个视频,是他发上去的。

  叮咚,门铃忽然响了。

  容姝站起来,“好了小川,先不说了,我这里来人了。”

  “谁啊?”黎川问。

  容姝朝门口走去,“不知道,我去看看。”

  “好,不过开门前,姐你一定要先看清门外的人是谁,注意保护自己。”黎川柔声提醒道。

  容姝点点头,“放心吧,我明白。”

  通话结束,她放下手机打开了玄关的可视,想看看外面的人是谁。

  看到外面是一个穿着外卖制服的人,她才将门打开。

  “您好,请问是容姝小姐吗?”外卖小哥看着容姝询问。

  容姝嗯了一声,“我是。”

  “这是您的花,请您签收一下。”说着,外卖小哥蹲下身,把地上一束鲜红的玫瑰抱了起来。

  那玫瑰应该是新剪下来的,花瓣上还有着水珠,十分好看。

  容姝并没有接过那束玫瑰,而是狐疑的看着外卖小哥,“抱歉,你是不是送错了?我并没有订花啊。”

  “这是别人送您的。”外卖小哥笑着回答。

  容姝更加疑惑了,“谁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负责送花的。”外卖小哥摇摇头回着。

  但下一秒,他又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这里面有张卡片,上面应该会有答案。”

  闻,容姝往玫瑰上面一扫,果然看到了一张卡片。

  她伸手把玫瑰接了过来,“谢谢你,慢走。”

  “不客气。”外卖小哥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容姝把门关上,一边往客厅走,一边拿起那张卡片翻开,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恭喜你沉冤得雪。

  “是他!”容姝微微皱眉低喃出声。

  虽然卡片上没有落下署名,但是这个字迹她却非常清楚,是傅景庭的。

  所以这花是傅景庭送的,她一开始还以为是程淮呢。

  毕竟程淮那家伙,基本上每次见她,都会给她送一些花和小礼物。

  没想到这次她居然猜错了。

  容姝看着怀里的花,眼神颇为复杂。

  他送她花的行为,实在有些惊到她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束花,是丢掉,还是给他还回去?

  正想着,手机振动了一下。

  容姝回过神,低头一看,是傅景庭发来的短信:花收到了吗?

  容姝眸色闪了闪,把话放到茶几上,回复了一个字:嗯。

  距离浅水湾相隔二十多公里的傅公馆,傅景庭穿着浴袍坐在床沿上,他浴袍半开,露出精壮的胸膛。

  他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没有擦干,发梢还在不断的往下滴水,水珠顺着完美的下颚线划过喉结锁骨,最后滑到了他胸膛上,整个画面诱人至极。

  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条毛巾,准备将头发擦干。

  忽然,被他丢在一边的手机亮了起来,他眸色也跟着一亮,然后立马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在也顾不上擦什么头发,一把抓起手机解锁。

  看到果然是容姝的回复,他心里一喜。

  可下一秒,看到容姝的回复,居然就是一个淡淡的嗯字,他心里的喜悦顿时淡了许多。

  这个嗯,让他完全无法想象,她收到花的心情。

  捏了捏眉心,傅景庭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后,打字直接问道:那你喜欢吗?

  容姝挑眉。

  他到底是在问她喜不喜欢这束花,还是在问她喜不喜欢这花是他送的?

  猜不出来,容姝也懒得去猜,棱模两可的回道:还行,不过请傅总以后,别再送了,会让人误会的。

  傅景庭拧眉。

  误会?

  他原本以为,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她对他的态度,起码会好转很多,即便还是不会接受他,但至少不会再各种抵抗他。

  但现在他才明白,一切都是他想多了。

  傅景庭叹气:不会有人误会的,没有人知道我送了你花。

  容姝:是嘛,那就好,明天我让人把花送还给你。

  看到这句话,傅景庭眉头拧成了川字,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淡淡的火气。

  连一束花,她都要还给他。

  她还真是跟他分得一清二楚啊!

  傅景庭抿着薄唇,手指飞快打字:不用了,你实在不要,就扔了

  .

  -->>

  吧。

  发过去后,他丢开手机,扯下脖子上的毛巾搭在了头上,把整张脸全部遮住,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浅水湾,容姝从傅景庭的回复里,也约莫读懂了他有些不高兴。

  她也大概知道他在不高兴什么,不高兴她要把花还给他吧。

  轻叹了口气,容姝抬头看着茶几上那束花,最终还是打消了还给傅景庭的念头,也没有丢掉的打算,就放在那里,仍由它自生自灭了。

  ……

  翌日,容姝来到天晟,就被一群记者拦住了。

  “容小姐,请问你会起诉顾漫音吗?”

  “容小姐,关于那个黑客的事,你能否透露一些?”

  “你和那个黑客是什么关系?”

  这些记者都是冲着容姝对顾漫音的态度,以及黎川来的。

  容姝被他们缠的烦不胜烦,皱起了秀眉,“安静,一个个回答!”

  听到她这么说,这些记者们还真安静了下来。

  容姝松开眉头,声音清冷寡淡的回道:“关于我是否会起诉顾漫音,我的答案是会,顾漫音首先想让我被六个男人欺辱,其次欺辱不成就想用舆论打压我,让我的名誉和集团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所以我一定要起诉她,让她付出代价,并且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记者们眼睛发着绿光,连忙将她的话,记录下来。

  容姝竖起两根手指,“第二个问题,关于那个黑客,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我,我想他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所以恕我无法透露,好了,我的回答就是这些,你们与其来盯我,还不如一直盯着顾漫音,接下来她才是主角。”

  这倒是提醒了这些记者。

  记者们纷纷对视一眼,然后迅速朝警局那边赶去。

  容姝看着他们开车离开,这才进了天晟大门。

  与此同时,警局里,顾漫音被关在审讯室,几个警员正坐在她对面,对她进行一系列盘问。

  问到她为什么要安排六个男人去对付容姝的时候,顾漫音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不是我,那六个男人不是我安排的,是林天辰,是他!”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