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302章 一箭双雕

第302章 一箭双雕

  与此同时,医院里,顾漫音也在做调查记录,一男一女两个警员坐在她的病床边,正在对她问问题。

  “顾小姐,我在确认一下,您的确认为是容小姐找人对您下的手是吧?”男警员眼神深邃的看着顾漫音。

  旁边,女警员拿着录音笔正在录音。

  顾漫音很肯定的点头,“当然!”

  “如果最后查出来不是容小姐,顾小姐您的行为就成了诬告,损害他人名誉,是要负法律责任,赔偿精神损失的,顾小姐你确定吗?”男警员故意加重语气,严肃的说。

  顾漫音听到要负法律责任几个字,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想起了之前在直播里看到的,容姝说晚上就能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害她的话。

  她现在很担心容姝真的能拿出来,她问过律师,一旦容姝真能拿出证据证明清白,那她就构成了诬陷罪,要坐牢的,最高三年。

  她最初就是因为觉得容姝没有证据,也拿不出来,所以才策划了这一出,可现在,她有些不确定了。

  但是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退路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赌这一把,堵容姝只是故意那么说。

  想着,顾漫音敛下心中的不安,笑着点头,“确定。”

  “好的,我知道了。”男警员站起来,准备告辞了。

  就在这时,女警员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递给男警,“队长,局里打来的。”

  男警员接过手机,接听了。

  两分钟后,他眉头皱起来,眼神古怪的看了顾漫音一眼。

  顾漫音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慌,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了,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明白了,我问一下。”男警员说完,放下手机还给女警。

  “顾小姐。”男警员看着顾漫音,“李凡,你认识吗?”

  听到这个名字,顾漫音脸色微变。

  男警员见状,立马就知道答案了。

  他推了推眼镜,“看来你认识的,李凡对容小姐投掷硫酸,已经被刑事拘留,根据他的口供,他会对容小姐下手,完全就是因为你的一通电话,而那通电话里,你挑唆他的目的十分明显,对于这个说法,你认吗?”

  顾漫音心脏砰砰的跳了起来,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手脚都冰凉了。

  她半垂着眼皮,不敢对上这个男警犀利的目光,“我当然不认,我的确给他打过一通电话,但是我不认为我是在教唆他对容姝下手。”

  “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很讨厌李凡,从高中毕业后,你从不与他联系,今天突然与他联系,还跟他说那种有深意的话,你怎么解释?”男警眯眼审视着她。

  顾漫音突然捂住脸哭了起来,“我也不想的啊,我发生了这样可怕的事,我未婚夫跟我解除了婚约,我爸妈找回了我姐姐,正忙着和我姐姐培养感情,我成了孤立无援的一个人,我迫切的想跟人倾诉,可我找不到人,就在这个时候,李凡在群里关心起了我,所以我才打电话跟他交流的,可是……”

  “可是什么?”男警紧盯着她。

  顾漫音哭的泣不成声,“可是我并没有挑唆他,我只是跟他说了我现在的心情和想法,试问如果你是我,你发生了这样的事,不会恨伤害自己的人恨得要死吗?”

  “当然会。”男警思索了两秒,点头回道。

  顾漫音眼底闪过一丝精芒,又道:“既然你明白我的心情,那你们凭什么说我挑唆了李凡对容姝下手,我只是说了我很容姝,不想看到容姝,可是我没让李凡下手,是李凡自己误解了我的意思,跟我没有关系。”

  “你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回局里跟上面商谈一下,你好好休息。”

  话落,男警招呼着女警离开了顾漫音的病房。

  电梯里,女警把录音笔递给男警,“队长,这个顾漫音明明就是在教唆他人犯罪嘛,居然不承认。”

  “没错,她是在教唆李凡,刚刚林队在电话里告诉我,顾漫音出事之后,李凡找过顾漫音几次,想让顾漫音嫁给他,还说顾漫音已经脏了,是破鞋,除了他愿意娶她,还有谁愿意?因此,顾漫音记恨上了李凡。”男警说。

  女警瞪大眼睛,“队长你的意思是,顾漫音故意挑唆李凡,让李凡对付容姝,如此一来,容姝遭殃的同时,李凡也要进监狱,一箭双雕!”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男警点头。

  女警倒吸一口凉气,“天,她的心思太缜密,太可怕了。”

  “是啊,而且她心理素质极强,刚刚我直接问她是不是挑唆了李凡,她只慌了一下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然后利用眼泪将我的问题蒙混过去,并且蒙混的还极有道理。”男警脸色十分严肃。

  女警感慨,“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明明我们都知道她在教唆李凡,但她在电话里对李凡说的话,又的的确确不像是在教唆,不想教唆的教唆……如果今晚容小姐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这口黑锅

  .

  -->>

  容小姐背定了!”

  “是啊。”男警点头,“但愿容小姐能拿出证据吧,如果拿不出,就只有抓到那六个男人了。”

  “可是北滨路附近十公里的监控全部被人病毒破坏了,我们连那六个人的基本信息都没有,想要抓捕,根本就是难上加难,不然也不会拖到现在都没抓到。”女警叹气。

  男警压了压帽檐,没说话了。

  ……

  傅氏集团楼下。

  容姝将车停好,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

  傅景庭也推门下了车。

  容姝绕过车头来到他跟前,“今天谢谢你了,这是你的车钥匙。”

  “你开回去吧,打车太麻烦。”傅景庭看着车钥匙,并没有接。

  容姝想了想也是,也没客气,把手放了下来,“那我明天让人开过来。”

  傅景庭嗯了一声。

  “那我就先走了。”

  傅景庭又嗯了一声。

  容姝转身,回到驾驶座,倒车走了。

  傅景庭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她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不舍的收回目光,朝大门走去。

  回到天晟,佟秘书立马来到容姝的办公室,“容总,退市批文下来了,现在天晟已经退出了股市。”

  她把一份文件交给了容姝。

  容姝接过后看了看,“行,你一会儿通知公关部把消息发出去。”

  退出了股市,也就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天晟将不再是上市公司。

  不是上市公司,以后再出什么丑闻,天晟也不会再发生股票跌宕的问题,至于普通民众抵制天晟的产品……

  容姝笑了笑,天晟主要产业是做大型机械的,这些机械又不卖给普通民众,所以她根本不担心销量问题。

  “好的容总。”佟秘书点头应下。

  容姝合上文件放到一边,“另外,还有一件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