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84章 顾漫音醒来

第284章 顾漫音醒来

  随后,容姝想到了下午自己和小川离开时,傅景庭还留在警局没走。

  难不成那个时候,傅景庭就是在做这件事?

  故意让警局加重孟珂和那个石大凡的惩罚?

  想着,容姝抿了抿红唇,拨通了傅景庭的电话。

  傅公馆,傅景庭正在书房开视频会议,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讲话,令他有些不悦。

  不过看到来电显示后,他脸上的不高兴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微喜。

  她居然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傅景庭抓起手机,并未立马接听,而是看向电脑屏幕,“会议先暂停,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在电脑里一群人傻眼的注视下,起身去了阳台。

  “会议中不准接电话,好像是傅总自己定下的铁则吧?”

  “没错,但现在被他亲自打破了,但他似乎并不脸疼。”

  “你们说,谁的电话?”

  “谁知道呢,不过看他那春心荡漾的样子,估计是心上人?”

  傅景庭不知道自己走后会议上的人怎么议论自己,他站在阳台栏杆前,拇指划过绿色的接听键,接听了容姝的电话,“什么事?”

  他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丝丝柔意,格外好听。

  容姝只觉得耳朵里有些痒痒的,忍不住把手机拿开了一些,揉了揉耳朵后,才重新把手机放回去,面色微冷的问,“孟珂的处罚,是你让加重的吗?”

  原来她打电话给他,是为了这个!

  一时间,傅景庭心里那点喜悦,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垂眸嗯了一声,“是我。”

  他承认的如此干脆,倒是让容姝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冷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不是吗?”

  “我知道,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什么。”傅景庭轻启薄唇回道。

  容姝眼睛微微睁大,“想为我……做点什么?”

  “是!”傅景庭点头。

  容姝笑了,笑的讽刺,“傅总,你不觉得太晚了吗?如果在离婚前,你这么说这么做,我或许会感动,但是现在,我只觉得可笑!”

  她满眼嘲讽的看着他,“你知道吗?这六年里,我对你有过多少期盼?在你妈和你弟弟欺负我的时候,我多想让你帮我说句话,在圈子里那些人笑我这个傅太太的时候,我多想让你站出来帮我解围,可是你呢?你一次都没有,身为丈夫的职责,你一点都没做到,所以你现在说帮我做点什么,又有什么用?只会显得的虚伪!”

  听着她一声声的控诉,傅景庭心脏仿佛有刀在扎,钝钝的痛,疼的呼吸都有些上不来,拿着手机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对不起……”傅景庭俊脸有些苍白的道歉。

  他承认,这些他从来没有为她做过。

  是他亏欠她。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早就不在乎了。”容姝深吸口气,然后把话题转回了刚才的,声音清冷寡淡的道:“孟珂的事,是我的事,不用你插手,警局那边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所以我请求傅总,跟警局那边取消你的安排,谢谢!”

  说完,她挂了电话。

  傅景庭把手机拿下来,放到跟前。

  他微微低头看着已经跳回了主菜单的手机界面,眼神暗沉,脸上的表情很是落寞。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景庭闭了闭眼,在睁开时,眼底是看不懂的神色,随后他收起手机,转身回了书房。

  与此同时,医院。

  昏迷了两天的顾漫音终于醒了过来。

  顾夫人高兴的眼泪都出来了,她连忙把要起身的顾漫音摁回了病床,“漫音,别动,快躺好!”

  “妈……”顾漫音虚弱的看着顾夫人,声音沙哑的不行,“妈,我现在什么情况?”

  她现在浑身痛得不行,尤其是下面,更是动都不能动。

  她好害怕自己瘫了。

  顾夫人嘴唇张了张,有些不想回答。

  顾漫音见状,瞬间明白自己情况很严重。

  她伸出手,紧紧地抓住顾夫人的胳膊,情绪很是激动,“妈,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瘫痪了?妈你告诉我啊!”

  顾夫人被她抓的很痛,连忙把手抽出来,“没有没有,你没有瘫。”

  “那我为什么下面没知觉?”顾漫音目眦欲裂的吼道,两个眼珠子都鼓了起来,布满了血丝,再加上她狰狞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可怖,跟恶鬼似的。

  顾夫人都被吓住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你下面没知觉,是医生给你打了针,就是怕你醒来后乱动导致伤口破裂,等药效过了,知觉就回来了。”

  “真的吗?”顾漫音希翼的望着她。

  顾夫人点头,“真的,妈妈怎么会骗你呢?”

  她摸了摸顾漫音的头。

  顾漫音看出了顾夫人眼里的认真,这才大松了口气,放下了心来,眼中含泪的笑了,“那就好,那

  .

  -->>

  就好!”

  她没残废!

  她这么骄傲的一个人,绝对不能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对了妈,医生为什么要屏蔽我的知觉?”顾漫音盯着顾夫人,又一次问道。

  顾夫人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捂面哭了起来,“还不是那些该死的,害的漫音你下面严重撕裂,就连子.宫都……以后怕是不能生孩子了!”

  轰!

  顾漫音感觉脑子里像是一声炸雷响过,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不能生孩子了……

  那她还怎么嫁给景庭,怎么给景庭生孩子?

  而且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不是残废也胜似残废了。

  她这辈子,都被毁了!

  “啊啊啊啊!”顾漫音发了疯似的尖叫,整张脸扭曲到了极致,眼里的恨意几乎都要化成实质性的刀子了。

  “容姝,容姝!”顾漫音双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浑身剧烈颤抖,嘴里不停的喊着这个名字,语气里的毒意,让人听了浑身发憷。

  顾夫人忍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连忙问道:“漫音,容姝怎么了?”

  “妈,是容姝害我,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容姝害的!”顾漫音看着顾夫人,声嘶力竭的吼着。

  “什么?”顾夫人大惊失色的捂唇。

  顾耀天听说顾漫音醒了,特地从三盛集团赶了过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漫音说是容姝害的。

  他老脸一变,连忙加快脚步走进病房,沉声道:“漫音,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是容姝害你被人欺负的?”

  顾漫音目光心虚的闪了一下,随后十分坚定的点头,“是她,就是她,她特地把我骗到北滨路,然后让人把我绑走,带走一间仓库……爸,你要为我报仇啊,还有那六个男人,我要他们死,死无葬身之地!”

  顾耀天老脸阴冷的点头,眼里淬满了狠辣之色,“放心,爸一定会为你报仇!”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