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67章 傅景庭是小仲

第267章 傅景庭是小仲

  哐!

  办公室大门被关上,里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容姝看着被傅景庭抓住的两只手,冷冷的说:“傅总,阿起已经被带出去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傅景庭嗯了一声,放开了她。

  容姝双手得到了自由,立马往后退了两步,跟他拉开距离,“傅总,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傅景庭看着她,眼神认真中杂夹着深情,“上次在浅水湾跟你说的,不是在耍你,都是真的,我爱的人,不是顾漫音,是你!”

  “……”容姝先是沉默了几秒,然后嘲讽的笑了起来,“傅总,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惦记的,你不但还想骗我,甚至还联合祖母来骗我?”

  见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真心,傅景庭叹了口气,“你还记得小仲吗?”

  他不答反问。

  容姝听着这个名字,神情微变,“你怎么知道小仲?”

  她果然才是真正的枫叶!

  傅景庭眉宇更加温和了,轻启薄唇回道:“仲赫是我的另一个名字,很多年前,我随母姓,我妈叫我小仲!”

  “你……你……”听到这话,容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指着他,哪里还不明白,他就是那个跟她当了好多年笔友的小仲!

  似乎知道容姝想说什么,傅景庭把她的手轻轻压下去,“我就是你想的那个小仲,枫叶!”

  他把自己的笔名都叫出来了,容姝再也无法否认他不是她的笔友。

  只是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怎么会是你呢?”容姝咬唇,只觉得荒谬,“为什么你会是小仲?”

  那个温柔,会在她被继母欺负时,不开心时,用书信安慰她的大哥哥,竟然就是傅景庭!

  “为什么不能是我?”傅景庭微微皱眉问道:“还是说,你很遗憾小仲是我?”

  他看得出来,她在确认他就是小仲的时候,她的神情是失望的。

  她居然不希望他是小仲!

  傅景庭心脏微微有些刺痛。

  他满怀激动的来,想告诉她,他们是笔友。

  他本以为,她知道他是枫叶后会很高兴,因为他们曾经那么要好。

  可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反应!

  或许她不是不高兴见到小仲,只是恰好不想接受小仲是他。

  如果换做另一个人是小仲,她就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想通这一点,傅景庭两侧的双手不由得握紧了起来,周身冷气四溢。

  容姝深吸口气看着他,“抱歉傅总,我的确很遗憾你是小仲,因为你跟我认识的小仲,没有一点相似度。”

  当然,应该说如今的傅景庭,跟小仲没有相似度,六年前的傅景庭还差不多。

  她认识小仲的时候,才十二岁不到,刚上中学,有一回,继母生的妹妹把花瓶打碎了,然后那个妹妹恶人先告状,污蔑花瓶是她打碎的,继母趁着爸爸不在家,给了她一巴掌,她伤心难过的把自己关在房间,然后上网把这件事写在了漂流瓶里,丢了出去。

  然而没过一会儿,就有消息提示她,有人回复了她的漂流瓶,那个人就是小仲,也是从那一刻,她和小仲成了笔友。

  小仲性格温柔,而且还非常博学,好像没什么他不会也不知道的,他会为她解答各种难题,也会在她遇到挫折的时候耐心开导,甚至还给她想了好多个对付恶毒继母的办法,可以说,她后面能在继母手下恣意成长,小仲有一半功劳。

  高中的时候,她对傅景庭一见钟情,开始了解傅景庭,越了解越发现傅景庭和小仲性格很相似,都是属于温柔的人,她当时忍不住想,傅景庭和小仲这么像,如果她跟傅景庭在一起,傅景庭会不会像小仲一样对她。

  为此,她还亲自问了小仲这个问题,当然,她问的时候,没有说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只说是一个毕业很久了的学长,想让小仲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小仲的答案跟她想的差不多的话,那她就鼓起勇气,向接管了傅氏集团的傅景庭表白,那年是大二。

  那年她问完了小仲后,小仲的回信不像平时那样准时,每个星期天就会到她手上,而是半个月后才到的,信里面,小仲也没有回答她那个问题,而是提出了见面,说有很重要的事,想亲自对她说,并在信里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让她存下来。

  她存下来后拨了过去,小众接听了,不过他似乎是生病了,声音很虚弱,甚至有气无力的,他告诉她见面的地址和时间后,她就听到他那边有医生在说该进手术室了,之后电话就挂断了。

  等到一个月后,赴约的时间到了,她去了小仲说的地方,准备跟他见面,可没想到,她从中午等到天黑都没等到小仲,期间电话也打不通,她失望的回了宿舍,然而第二天早上,小仲发来了短信,告诉她以后不用再写信联系了。

  这就是她和小仲从认识到结束的全部过程,狗血的是,小仲和她当时暗恋的男人,居然就是同一个人,傅景庭!

  “你说得对,我和小仲现在的确没有相似的地方。”傅景庭垂下眼皮。

  因为催眠的淡化,他渐渐的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但他很清楚,他就算解除了催眠,可经历过商场厮杀和阴谋诡计的他,也变不回以前的样子了。

  “行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就算你是小仲又如何,跟你说爱我有什么关系?”容姝深吸口气,将内心翻涌的情绪压下,声音清冷寡淡的说。

  “当然有!”傅景庭薄唇动了动,开口回道:“很多年前,我就爱上了枫叶,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居然通过信件文字,爱上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女孩儿,就是你,容姝!”

  “等等!”容姝连忙做了一个停的动作,“你说,你很久之前爱上了还是枫叶的我?”

  “是!”傅景庭点头。

  容姝笑了,笑声中含着几分讥诮,“你觉得我会信吗?六年前你和顾漫音在一起,说明……”

  “不是的!”知道她要说什么,傅景庭立马打断她的话,脸色认真的解释,“我从来没有爱过顾漫音,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六年前我会和她在一起,那是因为我把她当成了你。”

  “什么?”容姝脸上表情一怔,嘴唇张了张,“把她当成了我?”

  傅景庭点头,“六年前,我看到你在信里说,想跟喜欢的人表白,我无法接受,于是便写信回你,约你见面,就是想亲口告诉你,我一直爱着你,想和你在一起,可没想到来的不是你,是顾漫音!”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