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65章 傅景庭的怀疑

第265章 傅景庭的怀疑

  欠她一条命么……

  傅景庭垂下眼皮,遮住眼底的狂风暴雨,问,“你前男友是六年前哪天出的车祸?”

  顾漫音虽然疑惑他问这个做什么,不过也没多想,如实回答了,“九月十号。”

  傅景庭眼神冷了冷,“我知道了。”

  留下这意味不明的四个字,他转身上了车,“开车!”

  早已在驾驶座等候多时的张助理连忙点头,启动了车子。

  顾漫音看着迈巴赫远去,不明白傅景庭这句我知道了,到底什么意思。

  是不会跟她取消婚约了吗?

  看来可能性很高啊。

  这样想着,顾漫音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回了原处。

  那么接下来,就是时墨那边了。

  顾漫音拿出手机,翻出那个六年来从未拨过的电话,迟疑了片刻后,忍住内心的害怕,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通了,时墨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你有什么事?”

  顾漫音深吸口气,将内心对他的恐惧压下,怯怯的开口,“时墨,那个……你能再帮我,给傅景庭催眠一次吗?我这一次要让他彻底忘记容姝,眼里心里只有我!”

  六年前,她亲眼见过这个男人,将一个人催眠成无知无觉的行尸走肉。

  那一刻,这个男人就给她留下了深深的恐惧,哪怕过去了六年,她都还是很怕这个男人。

  而且她怕这个男人知道了那件事后,也会把她催眠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不能帮你!”时墨毫不留情的直接拒绝。

  顾漫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声音都拔高了,“为什么?”

  “六年前,时清为了让你幸福,就让我帮你催眠傅景庭,让傅景庭爱上你,所以我已经帮了你一次,这一次我不会再帮你了,傅景庭也不能再被催眠了,否认他会变成傻子。”时墨冷声回着。

  顾漫音喉头一堵。

  变成傻子?

  怎么会这样!

  顾漫音咬起了大拇指甲。

  她最初爱上傅景庭,除了傅景庭的外形之外,就是他的能力,他可以让她过上一辈子荣华富贵的日子,可如果他成了傻子,那他如今的家主身份,集团董事长身份,也将全部失去,落到傅景霖身上

  那她嫁给他还有什么用?

  看来是真不能给傅景庭催眠了,不然什么都没落着,还多了一个傻子丈夫。

  想到这,顾漫音顾不上对时墨的害怕,一脸怒火的道:“时墨,当初你催眠傅景庭的时候,我问过你,催眠的持续时效是多久,你跟我说是一辈子,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他爱的不是我,是容姝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催眠解开了,时墨,你怎么解释?。”

  时墨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位青年,青年的长相跟他有几分相似。

  所以照片里的人是谁,已经不而喻了。

  时墨抚摸着照片里时清的脸,声音还是那么冷淡,毫无起伏的回着:“我的确跟你说过时效是一辈子,可我也跟你说过催眠不是法术,也有弱点,我给你傅景庭催的眠,就是让他坚定不移的认为,你就是枫叶,可一旦有人告诉他,或者他偶然发现你不是枫叶,那他身上的催眠就会减弱,逐渐变回原本的自己。”

  顾漫音嘴巴张了张,没话说了。

  因为这话他的确跟她说过。

  所以哪怕傅景庭身上有催眠,她也害怕他发现自己是假冒的。

  “时墨,这六年你不是一直在暗处关注着傅景庭吗,你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我不是枫叶的?是不是有人告诉他的?”顾漫音捏紧手机,咬牙问道。

  如果是有人告诉傅景庭的。

  她一定要那人好看!

  “不是,没人告诉他,是车祸让他身上的催眠减弱了,所以他自己发现了你身上的破绽。”时墨面无表情的说。

  顾漫音只觉得颇为荒谬。

  她怎么也没想到,源头居然是车祸!

  早知道宴会那晚,她就不跟着爸回顾家,就在酒店外等着傅景庭,说不定那样,傅景庭不会出车祸,他们现在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时墨听到电话里没声儿了,放手机放了下来。

  等到顾漫音缓过来,还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这才发现电话已经被挂了。

  她气得不行,却又不敢给时墨再打过去,只能愤然的跺脚。

  就在这时,她手里的手机又响了。

  顾漫音低头一看,是林天辰。

  “喂。”顾漫音接通。

  林天辰声音传来,“刚刚你在和谁通话,那么久?”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顾漫音语气有些不好的回道。

  林天辰眼中闪过一丝暗沉,很快又消失不见,推了推眼镜重新开口,“容姝已经出发去北滨路了,你不是要亲眼见证她的下场么,快过来吧。”

  听到这话,顾漫音心里的火气顿时消散,取

  而代之的是满腔兴奋。

  是啊,傅景庭意识到他爱容姝又怎么样,想重新追回容姝又怎么样?

  只要容姝被人玷污了,视频被全世界几十亿的人看了,她就不信,他能毫无芥蒂。

  “我马上过来。”顾漫音说完这话,放下手机,朝自己的车走去。

  另一边,迈巴赫上。

  张助理已经通过后视镜瞄了好几眼后座的男人。

  男人脸色阴沉,身上散发的低压气,让整个车厢的气氛都变得无比压抑。

  张助理扯了扯领带,再也受不了了,轻咳一声问道:“傅总,您真不打算和顾漫音解除婚约了吗?”

  傅景庭抬眸,“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解除婚约了?”

  “刚刚您自己说的啊,您说您知道了,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张助理回着。

  傅景庭冷笑,“不过是应付她的话罢了,你还当真了?”

  “啊?”张助理惊讶,“应付啊,我还真以为您答应了呢,不过说真的,她刚刚说的话,真把我惊住了,没想到您现在用的这颗心脏,居然是时清的。”

  傅景庭抬手摸上自己的胸口,眸色晦涩不明。

  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不过不知道也很正常,被捐献者,基本都不会知道捐献者是谁。

  张助理叹气。“傅总,因为这颗心脏,顾漫音说您欠了她一条命,她之后肯定会揪着这一点,让您……”

  “谁说我欠了她一条命的?”傅景庭把手放了下来,眼神讥讽的道:“这颗心脏是时清的,我欠的也是时清和时墨,而不是顾漫音,就算时清的心脏,是她提供出来的,她对我来说,最多也只有介绍的恩情,但这六年我对她和顾家所做的足够还清了,而且你不觉得时清的心脏出现的太巧了么?”

  张助理脸色微变,“傅总,您该不会怀疑,时清的死,不是意外吧?”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