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54章 又见神秘男人

第254章 又见神秘男人

  思及此,傅景庭拿出手机,拨通了容姝的电话。

  没想到的是,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女音,告诉他,容姝的电话关机了。

  张助理也听见了,轻咳一声,“那什么,要不,您直接去找容小姐,当面说清楚?”

  傅景庭眸色闪了闪,有些意动。

  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先去顾家,我要亲自揭下顾漫音那张虚伪的面具。”

  “是,我这就去备车。”张助理兴奋的推了推眼镜,然后出去开车了。

  傅景庭点开相册,翻出之前礼服店导购拍的容姝的两张照片,眼神深邃中,又带着温柔,“为什么结婚六年,你都没有透露过,你曾经和人做过笔友呢?”

  如果她稍微透露一点,也许他就知道,她才是枫叶。

  那他绝对不会那么对她!

  嗡!

  手机振动了起来。

  傅景庭看着上面跳出来的信息,是张助理发来的:傅总,车已经开出来了,在集团大门口等您。

  傅景庭也没回复,摁灭手机,把手机放进西装口袋里,抬脚出了会议室。

  前往顾家别墅的路上,天空下起了大雨,灰蒙蒙的,还起了雾,连路都看不清。

  张助理一边开车一边嘀咕,“傅总,您有没有发现,最近的天气变得好奇怪啊,明明天气预报上说了是晴天,但却老是下雨,昨晚更是响雷了,而且还有一些地方起了洪水,甚至还地震。”

  “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每年不都有这种情况么?”傅景庭看着容姝的照片,拇指轻轻抚摸着容姝的脸,淡淡的应道。

  张助理嘿嘿笑了一下,“是不值得惊讶,我这不就感慨一下么。”

  傅景庭懒得理他。

  忽然,傅景庭看到前面的马路站着一个人。

  那人撑着一把黑伞,身穿白衣白裤,就那么站在马路中间不躲也不闪。

  而张助理也仿佛没看到那个男人似的,没有刹车的意思,依旧保持着七十迈的速度往前开。

  眼见着就要撞到那个人了,傅景庭脸色一沉,厉声道:“刹车!”

  吱!

  车子猛地刹住。

  张助理和傅景庭身体都往前倾了一下,最后又弹回座椅上。

  张助理扭头看向他,“傅总,怎么了?”

  “前面有人你没看到吗?”傅景庭看着马路中间的人,语气有些不好的回道。

  这人怎么回事,站在马路中间,连车来了都不躲,是想找死吗?

  “有人?”张助理连忙把头转回去,朝前面的马路看去。

  这是东华景都的私人马路,平时车辆本来就很少,这会儿马路上更是空荡荡的,除了他们的车之外,什么都没有。

  张助理又把头转向傅景庭,满脸疑惑的说:“傅总,您看错了吧,哪儿有人啊?”

  傅景庭表情微怔,看了看马路上的人,又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张助理,顿时明白了,张助理看不到那个人,只有他才看得到。

  而这种情况,显然已经脱离了他的认知范围。

  一个只有他才看得到的人,还是人吗?

  傅景庭捏了捏拳头,脸色紧绷了起来。

  很快,他打开车门,抽出门里面的雨伞下了车。

  张助理忙问,“傅总,您下车干什么?”

  “你就在车里呆着,我去看看。”傅景庭撑开伞,目光却盯着面前的人说道。

  他要去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在他面前装神弄鬼!

  砰!

  傅景庭关上车门,打着伞朝面前马路中间走去,走到那人跟前停下。

  那人缓缓抬高了雨伞,露出了一张美得颠倒众生的脸庞。

  然而傅景庭看到这张脸,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好像并没有觉得这人长得有多好看,冷冷的问,“你是什么东西?”

  “你不应该继续前进。”男人开口,声音同样很冷,冷的没有丝毫感情。

  傅景庭眯眼,“什么意思?”

  男人叹了口气,“你不能拆穿顾漫音不是枫叶,至少现在不能!”

  听到这话,傅景庭瞳孔一缩,拳头猛的攥紧,“你怎么知道我想做什么?”

  男人叹了口气,“回去吧,就当没有发现过顾漫音不是枫叶。”

  “凭什么?”傅景庭眼里迸发出愤怒的星火,“顾漫音骗了我六年,你还让我装作不知道继续被骗下去,你这么维护顾漫音,难道你就是那个控制我的力量的主人?”

  这个人只有他能看见,显然不可能是人类,只有非人类,才有一些超乎常识的力量。

  再加上这个非人类对顾漫音的维护,显然就能猜到那股力量来自哪里了。

  “我不是维护她,我只是在维护这个位面,所以我不得不控制你。”男人摇头回道。

  “果然是你!”傅景庭勃然大怒,一把丢开雨伞,抓住男人的衣领。

  这一幕,落在车里的张助理眼中,就是傅景庭在对着空气说话,说着说着突然发火,然后抓着空气的场景。

  想到刚刚傅景庭说前面有人,又看着傅景庭此刻的动作,张助理差点被吓尿了。

  傅总这是怎么了?

  不会见鬼了吧?

  外面,傅景庭全身被雨淋湿,看起来十分狼狈。

  但他顾不上这些,只是双目赤红的看着男人,声音冷冽的质问,“什么维护位面不得不这样做,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你凭什么控制我,让我活得像一个傀儡,让我的思想感情全部被顾漫音牵着走,无法认出自己真正的爱人!”

  男人看也没看傅景庭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表情和眼神也没有因为傅景庭的举动而出现其他变化,依旧那么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这是你的宿命,从你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必须这样走下去,但等时间到了,你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男人说。

  傅景庭冷笑,“什么宿命,我从不相信这些,我只知道,我的命运有我自己掌控,轮不到被人操控。”

  男人用一双银灰色的眸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你做不到的,我也不会让你做到,否则这个位面……”

  话还未完,男人就消失了。

  是的,在傅景庭的眼中,突然消失了。

  傅景庭对此也没有丝毫惊讶。

  这个男人都是非人类了,突然消失又有什么奇怪的。

  车里,张助理见傅景庭突然安静了下来,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拿了把伞下车,跑到傅景庭身边。

  “傅总,您没事吧?”张助理捡起傅景庭的伞递给他。

  傅景庭没有接,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张助理没办法,只好给他举着伞,“傅总,您刚刚到底在跟谁说话啊?”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