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52章 印着她的唇印

第252章 印着她的唇印

  林天辰听出来了,眼神像毒蛇一样冰冷,声音却柔和的说道:“弄死她就不用了,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什么意思?”顾漫音眉头一皱,显然对他说不弄死容姝有些不满。

  林天辰一只眼镜闪烁着白光,“我的意思是,找几个人彻底毁了她,拍下视频不更好吗,这样一来,她肚子里的孩子不但没了,她自己也会生不如死。”

  顾漫音眼睛发亮,你说得对啊,让这么让容姝死了,那是便宜了她,干脆让她一辈子活在痛苦中,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一来,即便后面景庭知道了容姝才是枫叶,可被人玷污了的容姝,她想景庭也不会再爱了。

  而容姝自己也将一辈子抬不起头,活在世人的指指点点里,就连天晟也会因为她成为笑话。

  所以光是杀人怎么够,也得要诛心啊!

  顾漫音激动的浑身发抖。

  林天辰眸色晦暗不明,“看来你是赞成这个主意的对吧。”

  “没错。”顾漫音点头。

  她不但赞成下一页,甚至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顾漫音急切的问。

  “明天,你有兴趣来看看吗?”林天辰转着锋利的手术刀,声音带着一丝诱惑的问。

  顾漫音眼神恍惚了一瞬,然后勾起了唇角,“当然,我要亲眼看到容姝被拉进地狱!”

  “好,明天我会把容姝引到北滨路,那里人少,你可以在北滨路等我。”林天辰拇指刮了刮手术刀的刀刃。

  顾漫音兴奋的挂掉了电话,眼里全是阴狠毒辣,“容姝,你完了!”

  “阿嚏!”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容姝刚翻开自己做的笔记,就鼻尖一酸,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

  傅景庭把一杯红茶放到她面前,“冷?”

  “还好。”容姝拢了拢身上的修身小西装外套回道。

  办公室里有暖气,并不怎么冷。

  但刚刚有一瞬间,她忽然感觉一股凉意从被背脊直往上窜,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傅景庭看着容姝的动作,抿了抿薄唇,拿起遥控器,将办公室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这样应该不会冷了。”下一页

  “谢谢傅总。”容姝对他客气的笑了一下。

  她到不认为他这么做,是因为关心她。

  无非就是对合伙人的关照罢了,换做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傅景庭嗯了一声,表示没什么,然后放下遥控器,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容姝闻到他身上传来的薄荷香,神色怔了一下,紧接着思绪一下子飘远,回到了十几年前,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大树下,微风吹过,偷拍的少女闻到了心仪少年身上传来的清香,就跟此刻的一模一样,但她却再也没有从前那心动的感觉了。

  因为香味还是那个香味,但人却不是那个人了。

  深吸口气,容姝压下心底的情绪波动,眼神复杂的看着傅景庭,“傅总,您还是换个香水吧,这个香味不太适合你,您应该适合那种海洋清香。”

  听到这话,傅景庭眉心一拧。

  他用这款薄荷香已经十几年了,因为枫叶喜欢,所以他就一直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说,他不适合这个香。

  还有,她刚刚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她好像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黎川还是陆起?

  感受到身边男人周身传来的冷气和低气压,容姝挑了下眉。

  该不会是她刚刚的建议,惹怒他了吧?

  想着,容姝扯了扯嘴角,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傅总,刚刚是我多嘴,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傅景庭薄唇抿成直线,“我真的,不适下一页合这个香吗?”

  “哎?”容姝愣了一下,显然没想象到他并没朝她发火,反而还问起了他到底合不合适。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容姝喝着红茶问。

  傅景庭抬眸看她,“你说呢?”

  容姝笑了一下,“好吧,那我说真话吧,现在的你,不合适。”

  “为什么是现在的我?”傅景庭眯眼。

  他觉得,她这句话似乎隐藏了什么信息。

  然而容姝摇摇头,并不想多说,放下咖啡杯,把笔记本推到他面前,“傅总,帮我讲一下我画的这些要点吧。”

  傅景庭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的疑问,给她讲起了她不懂的会议内容。

  一个多小时后,容姝合上笔记本,站起来,朝傅景庭鞠了个躬,“谢谢付总为我讲的这些,我都差不多清楚了。”

  不得不说,傅景庭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

  即便是她这个从未学过新能源的小白,在他的讲解下,不懂的地方,居然也懂了个七七八八了,剩下的等回去翻些书也能弄清楚。

  由此可见,明天的解析书不成问题。

  “不用。”傅景庭伸出手,想将容姝扶起来。

  容姝却先一步站直了身体,避过了他的动作。

  傅景庭看着自己放在空中的手,眸色沉了沉,然后就想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淡然的把手收回来,“我们是团体合作,我不想有人拉低整个团队的进度,所以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可以直接问我,没必要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

  听到他这么说,容姝心道一声果然。

  他果然是为了不让她拖后腿才给她开小灶的。

  猜测得到了验证,容姝笑了起来。

  这样才好,她才不会觉得有压力,更不会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

  “我知道了,我就先提前谢过傅总了。”容姝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眼皮垂下,“不用。”

  “好了傅总,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明天见。”容姝抬腕看了看手表说道。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似乎想要挽留。

  但随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看着她走出了办公室。

  哐!

  随着办公室的大门关上,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傅景庭一个人了。

  傅景庭将目光从门口收了回来,落在了容姝刚刚坐过的位置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几秒,他的目光再次移动,看向了旁边的茶几,上面还放着她喝过的红茶,红茶杯的边缘上,还清楚的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

  看着那个唇印,傅景庭眼神暗了下来,下意识的伸出手,将红茶端了起来,然后薄唇印着那个唇印,喝了一口里面的茶。

  红茶已经冷了,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傅景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表情变了变,连忙将红茶放下,拳头握了起来

  他这是在做什么?

  傅景庭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晦涩不明。

  他居然会对容姝喝过的红茶做出这种事。

  难道他又被那股神秘力量操控了吗?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