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38章 顾漫音不是顾家人

第238章 顾漫音不是顾家人

  “进来吧。”傅景庭靠坐在床头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王淑琴推门进去,“景庭,这是给你配好的药,记得吃啊。”

  “谢谢妈。”傅景庭微微点了下头。

  “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出去了。”王淑琴指了指门口。

  傅景庭嗯了一声,“慢走。”

  王淑琴走后,他合上手里的书,拿过床头的药和水杯,将那些花花绿绿,看着就苦药,面无表情的吞了下去。

  吃完药,他又看了一会儿书,很快一股昏沉沉的感觉袭了上来。

  他知道,那是刚刚的药,有嗜睡的后遗症。

  在医院的时候,他也是每次吃完药,就开始头晕想睡。

  傅景庭把书放到一边,躺了下去,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

  梦里,顾漫音苏醒后,他跟现实中一样,将她带了回来,然后让容姝搬出去,不过跟现实不同的是,容姝不答应搬,他竟然就让人把容姝的东西丢出了傅公馆。

  并且在梦里,容姝也没有和他离婚,反倒是他提出了离婚,容姝不愿意离,他便各种折辱容姝,逼迫她离婚。

  除此之外,他还梦到顾漫音也跟现实一样,各种伤害容姝,而梦里,他却都以为是容姝在欺负顾漫音,然后对容姝百般折磨,甚至还把容姝送进了监狱……

  傅景庭是被这个梦惊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水。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间,最终松了口气。

  还好,这只是梦,不是真的。

  但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再告诉他,如果当初容姝没有主动提出离婚,也许容姝真的会像梦里一样,被他那样对待!

  忽然,手机响了。

  傅景庭压下思绪,拿起手机接听,声音有些沙哑,“什么事?”

  “傅总,您今天来集团吗?”张助理在电话里询问。

  傅景庭嗯了一声,“来。”

  “是这样的,刚刚顾总打电话预约,想和你见面,我听他语气有些不太好,还提到了顾小姐,我估计是因为您这两天对顾小姐的态度,让顾总有些不满,所以想亲自跟你谈谈。”张助理说道。

  傅景庭眉心一皱,“我知道了,让他下去过去。”

  “好的。”张助理点头。

  “另外,给我预约一个心理医生。”傅景庭垂眸说道。

  他想咨询一下自己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见到顾漫音的时候,会被顾漫音影响。

  “心理医生?”张助理有些疑惑,“傅总,是您看还是谁看啊?”

  “我。”傅景庭轻启薄唇回着,“最近压力有些大。”

  “这样啊。”张助理抬抬下巴,也没怀疑什么,“那我去预约史蒂夫医生。”

  “不,换别的,不要史蒂夫和林天辰。”傅景庭眸色一凝的说。

  这两个人,一个是顾漫音的医生,一个和顾漫音关系也不错。

  如果让他们知道他咨询的什么,很快就会传到顾漫音耳朵里。

  “好的,那我找别的。”虽然不知道傅景庭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作为下属,张助理也不多问,直接照做就是。

  挂了电话,傅景庭掀开被子,慢慢扶着床沿下床,坐上轮椅去了浴室洗漱。

  与此同时,浅水湾。

  容姝收拾好拿起包包出了门,在楼下个程淮汇合。

  “上车吧,我的公主。”程淮站在车前,拉开后座的车门,做了一个优雅的绅士礼仪。

  容姝哭笑不得,“行了啊,鸡皮疙瘩掉一地,还公主呢。”

  程淮嘿嘿的笑了笑,“好了,不闹了,上车吧。”

  容姝点点头,俯身上了车。

  程淮也赶紧在回到驾驶座,开车前往假漫情现在住的地方。

  路上,他对容姝说了许多假漫情的培训情况,让容姝对假漫情有了更多的了解。

  大约半个小时后,假漫情住的地方到了,是程淮名下一套比较隐蔽的套房。

  程淮敲了敲门,门很快开了。

  容姝看到开门的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

  女人长相不是特别漂亮,而且皮肤粗糙蜡黄,人也很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连身上的衣服都撑不起来。

  就连气质,也是唯唯诺诺,不敢直视别人。

  容姝明白,这应该就是他们找来冒充顾漫情的那个人了。

  果然,程淮指着假漫情对容姝说道:“她就是我们的假漫情。”

  假漫情端上两杯茶,先给了容姝一杯,“容……容小姐你好,我是李招娣,我……”

  容姝秀眉一蹙,打断了女人支支吾吾的自我介绍,“你不是李招娣,从这一刻开始,你是顾漫情,记住,以后谁问起你,你都只能回答,你是顾漫情,明白吗?”

  “容姝说的没错,你冒充顾漫情事关重大,如果你暴露了

  那么等待你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千万不能暴露。”程淮盯着李招娣,也就是顾漫情,声音严肃的说。

  顾漫情忙不迭的点头,“我……我知道了,我不会暴露的。”

  为了一百万,她一定要把顾漫情假装到底!

  见顾漫情记下了,容姝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

  随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项链,正是那条女儿项链。

  容姝站起来,走到顾漫情面前,亲自为她把项链戴上,“这条项链,就是你回顾家的钥匙,也是证明你是顾漫情的信物,你一定不能弄丢了,而且你要记得,这条项链是你从小戴到大的,直到前段时间,收养你的老人去世前,告诉你,你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你才拿着项链去首饰店咨询的。”

  “嗯嗯,我会记住的。”顾漫情抓着项链回道。

  容姝拍拍她的肩膀,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坐下。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三人一同看去,看着开着的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程总。”来人是程淮的助理。

  程淮让他进来,“什么事?”

  “昨天你让我拿走的顾漫音的头发,有些问题。”助理回道。

  容姝喝着茶,“什么问题啊?”

  难不成是没有毛囊,所以派不上用场?

  不对啊,她直接从顾漫音头上硬拔下来的,硬拔的头发,基本都有毛囊,自己掉落的才没有。

  “我把头发分别送去了海市各大医院,没想到的是,第一医院有顾漫音和顾家人的体检资料。”

  “这有什么,只要去医院做过体检的,医院都会有体检资料备份。”程淮不以为然。

  助理摇摇头,“问题就出在这里,我看了一下顾家人的体检资料,发现顾漫音的血型跟顾家夫妻对不上。”

  “什么意思?”容姝脸色紧绷起来,“你该不会是说,顾漫音不是顾家的女儿吧?”

  程淮也连忙看着助理,“容姝说的对不对?”

  “对,顾漫音的确不是顾家夫妻的女儿,我原本以为是顾漫音体检资料上的血型出了错,然后让医院去化验顾漫音的头发,发现并没有错,她的确不是顾家的女儿,所以顾漫音的头发派不上用处。”助理回道。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