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36章 傅景庭出院

第236章 傅景庭出院

  容姝看着管家的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再加上程淮刚刚那奇怪的样子……

  她怎么感觉程家人,都有些不太正常呢?

  意识到自己所想的不太礼貌,容姝连忙轻咳一声,调整好心绪,不再多想。

  “容小姐,请喝茶。”管家把茶杯递给她。

  容姝笑着接过,“谢谢。”

  “不客气。”管家摆摆手,“那您和少爷聊,有什么吩咐叫我就是,千万别讲理,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

  “……好。”容姝嘴角抽了抽,勉强笑着点头应道。

  这管家也太热情好客了吧,居然让她把这里当自己家?

  这样她反而更有压力好么。

  “好了叔,你先下去吧。”程淮也端起了一杯茶,示意管家赶紧走。

  再不走,他就要担心管家把他喜欢容姝的事,对容姝说了出来,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象。

  “好好好,我这就走。”管家以为程淮是迫不及待想和容姝单独相处,笑呵呵的应道。

  走的时候,他还不忘递给程淮一个‘加油,看好你哦’的眼神,另程淮好气又好笑。

  “别介意,我们管家的性格一向热情,都一把年纪了,跟个老小孩似的。”程淮看着对面的容姝说。

  容姝摇摇头,“不会,我挺喜欢管家大叔的,很亲切啊,对了,你让我拿的顾家人的dna样本,我已经带来了。”

  她放下茶杯,从包里拿出装着顾漫音头发的防水袋。

  程淮一看,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怎么这么多?”

  “呃……一不小心多扯了点儿,总之你拿着吧。”容姝直接把头发扔给他。

  程淮手忙脚乱的接住,“你刚刚说扯?该不会这些头发都是你从顾漫音头上,直接扯的吧?”

  容姝对他一笑,“差不多吧。”

  “顾漫音应该不会让你扯的,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但扯了,还扯了这么多!”程淮放下头发,把太师椅搬到她身边,坐下后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容姝见他这么想知道,摸了摸耳垂,然后把自己去医院找顾漫音的全过程说了出来。

  程淮听完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行啊容姝,真有你的,故意激怒她,让她先动手打你,然后你就有理由还手,如此一来,也没人怀疑你扯她头发,是别有目的了。”

  “是啊,如果我直接拔她头发,她肯定会查我拔她头发的原因,所以只能这样咯。”容姝摊手回道。

  “行,我这就让人过来把头发拿走。”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打电话。

  容姝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顾漫音的头发,就被人拿走了。

  容姝也准备离开,却被管家和程淮留下了,吃了顿晚饭。

  吃完后,程淮亲自开车,将她送回浅水湾。

  “明天我带你去见见假漫情。”容姝下车后,程淮摇下车窗,一条胳膊搭在窗沿上,看着她说。

  容姝眼中精芒一闪,点头同意,“行,正好我也想把项链交给她。”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见。”程淮挥手。

  容姝嗯了一声,“明天见。”

  随后,程淮摇上车窗,开车走了。

  容姝一直站在路边,目送他的车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进了公寓大楼。

  路边,一辆低调的轿车里,傅景庭眼神深沉的看着容姝的背影,脸上的表情说不出喜怒。

  但张助理就是知道,他此刻不高兴,心情很不好。

  是因为看到容小姐从别的男人车上下来吗?

  “傅总,刚刚的车,好像是程先生的。”张助理转头对着后座的男人说。

  男人眼皮垂下,遮住眼底的狂风暴雨,没有回话。

  他当然知道是程淮的。

  他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么晚了,容姝还会和程淮一起回来,他们去哪儿了?又做了什么?

  诸多疑惑盘旋在心头,压得傅景庭周身的气压都低了。

  他捏了捏拳头,脸色阴沉,“走吧。”

  “不上去找容小姐?”张助理诧异的问。

  傅景庭眯眼,“我为什么要找她?”

  张助理没话说了,心里却在腹诽。

  得,吃醋了,看到容小姐和别的男人一起回来,就生气的闹着要走了。

  走就走吧,反正下次还会来。

  想着,张助理耸了下肩膀,默默地启动了车子。

  没多久,傅公馆到了。

  傅景庭被张助理推着进去,一入玄关,就听到啪啪两声,然后五颜六色的礼花从头顶飘下,落到他身上到处都是。

  “哥,恭喜出院!”傅景霖站在客厅跟玄关的台阶口,笑嘻嘻的祝贺道。

  傅景庭看着他两只手赏不停摇晃的礼花筒,就知道刚刚的礼花,是他放的了。

  “景庭,欢迎回家。”老夫人也笑着说了句。

  王淑琴自然也不甘落后,“欢迎回来,景庭。”

  傅景庭清冷的眉宇柔和了不少,拍掉身上的礼花回道:“谢谢。”

  “哥,我来推你。”傅景霖把手里的礼花筒丢开,朝张助理走去。

  张助理自觉的让开位置,“傅总,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傅景庭点头。

  张助理又对着老夫人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

  出了傅公馆大门的那一刻,他抬头看了看布满星星的夜空,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太好了,他终于下班了!

  不容易啊!

  里面,傅景霖推着傅景庭往客厅走,“哥,你不是下午就出院了么,怎么现在才回来?”

  傅景庭眸色微闪,“有些不舒服,让张程推我出去散了散心。”

  听到他说不舒服,老夫人一下子回过了头,“所以我就说不要这么早急着出院,多在医院待几天,你非不听,到底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了祖母,已经没事了。”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回道。

  其实他并没有不舒服,他只是忽然想再出院后,第一个看到容姝,就让张程载他过去了。

  只是没想到,却看到了她坐着程淮的车回来。

  说话间,客厅到了。

  王淑芳突然一脸神秘的说道:“对了景庭,有惊喜哦。”

  “惊喜?”傅景庭挑眉。

  老夫人和傅景霖却同时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当然,惊喜就在那儿。”王淑琴指着一个方向。

  傅景庭抬眸看去,只见背对着他的沙发上站起来了一个人。

  那人缓缓转过了身,露出一张姣好的脸,正绞着手指,局促的看着他,“景庭。”

  傅景庭脸色微微变了,原本眉宇间的柔和,一下子又变回了冰冷。

  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目光微凉的看了王淑琴一眼。

  这就是她口中的惊喜?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