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34章 拔顾漫音头发

第234章 拔顾漫音头发

  傅景庭翻页的动作顿了一下,眸色微闪,“那你说说,我对漫音平时是什么态度。”

  “温柔,宠溺,顺从。”林天辰缓缓吐出三个词语。

  傅景庭听一个皱一下眉。

  林天辰环起胳膊,“你似乎对我的总结,有些不太满意?”

  “没有。”傅景庭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文件上。

  不满意又如何,他无法否认林天辰的总结是对的。

  他之前对顾漫音,的确是这样的态度。

  “那你为什么皱眉。”林天辰看着他。

  傅景庭淡淡道:“没什么。”

  林天辰轻呵了一声,“我忽然发现,你这次车祸之后,好像变了很多,尤其是你对漫音的态度,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突然对漫音一下子冷了下来。”

  傅景庭拿起钢笔,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们之间没什么,我只是发现我以前对漫音的态度有些不对,想重新正视而已。”

  “可是你不见她。”林天辰一只眼镜反了反光。

  傅景庭合上这本文件放到一边,又重新拿了一本翻开。

  他现在对顾漫音的感情很复杂,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对顾漫音没有任何心动了,他也隐隐约约明白,自己可能不爱顾漫音了,所以他不见她。

  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也令他感到非常奇怪的原因,那就是他发现自己明明对顾漫音没什么感觉了,但看到顾漫音的时候,心绪还是会被顾漫音牵着走,就跟以前一样,看到顾漫音受了委屈,就想为她奉上一切,虽然现在这种感觉淡了不少,但的的确确还是存在的,令他颇为不爽。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前天,他隔着病房门,通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和顾漫音对上了一面,那一刻,他看着顾漫音红彤彤的眼睛,心里就升起了一股心疼,想把她叫进来,为她擦掉眼泪,让她别哭,不过还不等自己这么做,祖母就将顾漫音赶走了。

  然而顾漫音一走,他心里的那股心疼立马就消失不见了,脑子里也没有想哄她让她别哭的念头,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回了没见到她之前的平静状态,好像刚刚一切都是假象。

  但他知道,那不是假象,只要他看到顾漫音,他的思想和感情,都会开始不受他自己掌控,就好比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他对顾漫音好,推着他去爱顾漫音一样。

  想到这儿,傅景庭猛地握紧钢笔,遮住眼底的暗潮涌动。

  林天辰见傅景庭突然不说话,摊了下手,转身出去了。

  医院一楼的大厅走廊。

  顾漫音从电梯出来,就看到了不远处走来的容姝。

  容姝也看到了她,脸上故意浮起一抹惊讶,“顾小姐,好巧啊。”

  顾漫音不知道容姝是专门来找她的,捏了捏手心,“你来医院干什么?”

  不会是来见景庭的吧?

  似乎看出了顾漫音心里在想什么,容姝眸色闪过一道精芒,勾唇笑了笑,“我啊,当然是来看傅总的啊,听说他出车祸了,作为前妻,也应该表示一下慰问,好歹爱过一场呢,顾小姐,你是刚看完傅总下来吗,那正好,麻烦你告诉我一下傅总的病房号吧。”

  “你想都别想!”顾漫音眼睛猩红的回道。

  容姝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这样啊,那算了,我还是去护士台问吧。”

  说着,她就要越过顾漫音进电梯。

  顾漫音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把她拽回来,“不许去,我警告你容姝,不准去见景庭,那是我未婚夫!”

  “那又如何,你们不是还没结婚么?”容姝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漫音。

  顾漫音被她的笑和这句话都气到了,身体微微颤抖,“我们迟早会结婚的!”

  “我看未必吧,听说傅总都两天没见你了,看样子是想和你分开了,这样正好,那我的机会就来了。”容姝撩了撩头发娇笑着说。

  然而她心里却在犯呕。

  原来装绿茶是件这么恶心的事啊,她以后再也不装了。

  顾漫音脸色变了,“你说什么?机会来了?你想和景庭复婚?”

  “是啊,我怀孕了,孩子是他的,当然要复婚,我总不能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单亲孩子吧,我想顾小姐这么大度,应该也不想看到一个无辜的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吧?”容姝眨了眨眼,观察着顾漫音的表情。

  顾漫音表情如她预想的那样,逐渐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容姝居然知道自己怀的是景庭的孩子了。

  果然,一旦容姝知道,肯定就会想方设法和景庭复婚,哼,还说什么不爱景庭了,果然都是屁话!

  顾漫音顾不得去想容姝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她阴恻恻的盯着容姝的肚子。

  都是这个小崽子。

  只要没了这个小崽子,她看容姝拿什么去和景庭复婚。

  顾漫音疯狂一笑,突然朝容姝推去。

  容姝早就防着她呢,眼睛一眯,侧身往旁边一躲。

  顾漫音推了个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容姝冷笑一下,上前,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将她上身拽起来,然后另一只手,照着她的脸,就是左右两巴掌。

  啪啪,声音十分清脆响亮。

  顾漫音的脸立马浮现出了几个手指印,看起来狼狈可怜至极。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她们后面的电梯忽然开了,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看着她们的举动,两只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容姝,你敢打我!”顾漫音被容姝压在地上,但她力气比不过容姝,自然无法推开容姝起来,只能死死的掐着容姝的两条胳膊,让容姝吃痛后放开她。

  但容姝偏不,她掐得越用力,容姝就把她的头发拽得越紧。

  顾漫音仿佛都能感觉自己整个头皮都要扯下来了,痛的脸都皱在了一起。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以为你是谁,你要推我,想谋害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打你也不过是自卫,即便闹到警局,我也有理。”容姝一边说,一边又把顾漫音的头发拽了拽。

  她其实是故意对顾漫音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景庭,也是故意对顾漫音说想和傅景庭复婚的,为的就是刺激顾漫音,激怒顾漫音对她动手,这样一来,她才有理由还手,拿到顾漫音的头发。

  虽然这个办法激进冒险了一些,很有可能还会受伤,但为了不被怀疑她是故意拿走顾漫音头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不过好在她提前提防着顾漫音,这才没让顾漫音重伤到自己。

  “啊!”顾漫音痛的眼泪都出来了,怨毒的盯着容姝,“放开我!”

  “我就不!”容姝讥诮的跟她对视。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