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31章 一把枷锁

第231章 一把枷锁

  “傅总!”张助理脸色一凝,连忙将顾漫音拉开,摁下了床头的紧急呼叫铃。

  顾漫音本来还有些恼火,但听到病房里乌拉乌拉的铃声,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景庭怎么了?”她连忙问。

  傅景庭痛得快要昏厥了。

  张助理扶着他躺下,转头愤怒的看着顾漫音,“顾小姐,傅总身上有伤你不知道吗,这么用力的抱上去,伤口都裂开了!”

  张助理指着傅景庭胸口处,被染红了病服。

  他忽然有些怀疑,这个顾小姐是真的爱傅总吗?

  爱一个人,不应该是在对方受伤的情况下,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对方伤势加重么。

  但这个顾小姐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些。

  顾漫音脸色慌乱了起来,“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开心景庭醒了,才激动的抱上去的。

  根本没有想过抱上去会有什么后果。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这个铃声响了?”这时,老夫人在王淑琴和冯妈的搀扶下,也从外面进来了。

  张助理正在给傅景庭擦汗,听到这话,连忙回道:“傅总伤口裂开了。”

  “呀,都出血了。”王淑琴惊呼。

  老夫人急了,“小张,景庭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伤口就裂开了?”

  顾漫音眼神心虚的闪了闪,连忙对张助理使眼色,希望张助理不要曝出她。

  但张助理假装没看到,放下毛巾开口回答,“是顾小姐,刚刚把傅总的伤口撞裂开了。”

  “什么?”老夫人老脸上的肉颤了颤,随后眼神冰冷的射向顾漫音,“好啊,我就知道是你。”

  “我不是故意的。”顾漫音咬着下唇,小声的回话,心里却恨死了张助理。

  不就是景庭身边的一条狗嘛,居然敢不听她的话得罪她。

  等着吧,等她和景庭结了婚,她一定第一个炒了他!

  “哼,什么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存心的,自从景庭跟你这个女人在一起后,名声被你拖累了多少,我傅家又为你损失了多少,别以为景庭替你瞒着我就不知道,照我看,你就是个丧门星,专门来克景庭的!”老夫人赤红着眼睛,指着顾漫音毫不留情的骂道。

  这一刻,她只是一个担心孙子的普通老太太,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豪门老太君。

  所有她也懒得维持什么豪门礼仪,该骂就骂!

  顾漫音被老夫人骂的面红耳赤,心里恨得要死,但面子却还不敢还嘴,只能委屈的看向王淑琴,希望王淑琴帮她说两句。

  王淑琴一贯喜欢这个未来大儿媳,不单单是因为对方的家世,也是因为这个未来大儿媳会做人,每次都捧着她,给她送贵重的东西,她也愿意帮忙说几句好话。

  “妈,你说的也太严重了吧,也许漫音真不是故意的呢?”王淑琴对老夫人笑笑的道。

  老夫人凉飕飕的看她一眼,“他把你儿子伤口撞裂,你不但不责怪她,反而还帮着她说话,怎么,在你心里景庭还比不上一个外人?果然,不是亲生母子,感情就是淡薄一些。”

  什么?

  景庭不是王淑琴的亲儿子?

  顾漫音倏地抬起头,惊讶的看了看王淑琴,又看了看病床上双目紧闭,不知道有没有昏过去的男人。

  是了,王淑琴和景庭的面貌没有一点儿相似度,而且王淑琴行举止犹如乡村野妇,一点儿也不像是出自豪门的,不是母子才说的过去。

  就连一旁的张助理,得知这一秘密,也颇为吃惊。

  “妈,你说什么呢,就算景庭不是我亲生的,可我是真的把他当亲儿子的。”王淑琴不满的回道。

  老夫人斜了她一眼,懒得理她。

  很快,医生来了,给傅景庭打了一支止痛剂。

  痛意背压下去了后,傅景庭的意识也逐渐恢复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脸色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白。

  老夫人心疼不已,拉着他的手,“景庭,没事吧?”

  傅景庭虚弱的摇了下头,“没事,祖母别担心。”

  “对不起景庭,都是我的错,对不起……”顾漫音站在床边,抹着眼泪抽泣的道。

  傅景庭被她的哭声吵的头疼,也没那个心情去安慰她,抬起胳膊揉了揉太阳穴,“好了,别哭了!”

  听出了他声音了不耐,顾漫音哭声顿住,有些受伤的看着他。

  果然,他现在对她的哭声,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只要她哭,他就会把她放在第一位,哪怕再忙也要来哄她了。

  思及此,顾漫音心里有些发慌,忍不住咬起了指甲。

  “好了,病人的伤口已经重新上药包扎,接下来好好养着就是,不过不能再受到任何撞击了,不然伤口不但还会裂开,就连固定好的肋骨也会断裂。”医生脱掉沾血的手套,严肃的叮嘱道。

  老夫人连连的点头,“放心吧,我会看着的,不会再让一些没脑子的人再伤到我的孙儿!”

  她意有所指的看向顾漫音。

  顾漫音屈辱的低下头,没敢吭声。

  医生走后,老夫人杵了杵拐杖,“行了,你们都先回去吧,我有话要跟景庭说。”

  “我不走,我想陪着景庭。”顾漫音拉着傅景庭的袖子,立马说道。

  老夫人脸色一沉,眼神更是阴阴的看着她,“顾小姐,你听不懂我最不欢迎的人,就是那你吗?”

  被当众说不欢迎,顾漫音万分尴尬。

  她看着傅景庭,嘴唇动了动,刚要说什么。

  傅景庭把袖子抽出来,“漫音你先回去。”

  “景庭……”顾漫音还有些不情愿。

  傅景庭薄唇一抿,眼神深沉的看着她,“回去。”

  顾漫音被他看的浑身一激灵,有种被他看透了的感觉,下意识的避开他打的视线,点了点头,“好,我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她拿起包包走了。

  王淑琴和张助理也跟着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老夫人冯妈,以及傅景庭三人了。

  老夫人在冯妈的搀扶下坐了下来,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的孙子,“我怎么发现你这次醒来,好像对顾漫音的态度变淡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顺着他了呢。”

  傅景庭一条胳膊搭在眼睛上,“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也许就是因为我之前太过于顺着她,以至于她变得越来越骄纵。”

  最重要的是,这次醒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枷锁一下子打开了。

  比如以前看到漫音哭,或者漫音受了委屈,他心里就有个声音在叫嚣,他必须去安慰她,宠她,但现在他忽然发现那个声音不见了,他一下变的自由了许多。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老夫人欣慰的笑了笑,“景庭,你终于变回了一些你以前的样子。”

  “我以前的样子。”傅景庭愣怔的看着她,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