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26章 泼了她一身

第226章 泼了她一身

  “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要叫傅景庭来这里?”容姝把玩着鸡毛掸子,清冷的问。

  王淑琴叉腰,“还能是为什么,你对景庭不死心呗。”

  容姝乐了,“照你这么说,我让他来他就来,那他也对我这个前妻不死心咯?”

  “你少说屁话,景庭对你不死心?你想得倒美呢,景庭就没爱过你。”王淑琴轻蔑的用鼻孔看她。

  容姝嫌恶的移开目光,“既然如此,那你觉得我能把他叫过来吗?”

  “这……”王淑琴噎了一下。

  不过很快,她又挺起胸脯理直气壮的回道:“谁知道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办法,把景庭叫过来的?”

  “呵,强词夺理。”容姝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我告诉你王淑琴,再敢乱说,你信不信我用马桶刷抽你的嘴巴?”

  “你……你敢!”王淑琴瞪大眼睛。

  容姝冷笑,“你看我敢不敢!”

  她挥了一下鸡毛掸子。

  王淑琴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由于退的太快,她左脚后跟不小心踩到了右脚前掌,然后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的脸都皱在了一起,嘴里哎哟哎哟的叫着。

  “妈!”一旁没吭声的傅景霖赶紧过去扶人。

  王淑琴揉着屁股起来。

  容姝毫不客气的送她两个字,“活该!”

  “你……”

  “你什么你,上来就污蔑我害傅景庭出车祸,我真是给你脸了?”容姝表情冰冷的看着她,“赶紧从我门口滚蛋,不然我要你更加难堪!”

  “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样的难堪!”王淑琴根本不把容姝的话放在心上,推开傅景霖往门中间一站,“景庭的事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还就真不走了!”

  “妈……”傅景霖有些丢脸的扶额,“别这样。”

  “你少管我的事。”王淑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容姝气笑了,“好,不走是吧,那你可别后悔。”

  她转身,朝屋里走去。

  傅景霖暗道不好,连忙大声问道:“容姝姐,你要干什么?”

  容姝没理会他,径直走进浴室,接了盆水,然后回到门口,直接朝王淑琴泼去。

  王淑琴没想到容姝居然来这一招,脸色大变,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被泼了个正着,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手里五颜六色的污渍,就知道自己脸上的妆全花了,顿时受不了的尖叫,“啊啊啊!”

  傅景霖原本想过去关心她一下,此刻也打消了念头,深深的把头底下。

  天,丢死人了!

  他都不想承认这个跟疯子一样的女人,是自己的亲妈。

  容姝看着浑身狼狈的王淑琴,满意的勾唇一笑,“我说过,再不走,我会让你更加难堪!”

  王淑琴把手从脸上拿开,露出一张满是斑点的丑陋嘴脸,怨毒的瞪着容姝,“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没完,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她转身,气冲冲的朝电梯跑去。

  傅景霖看看她,又看看容姝,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

  但容姝懒得去问,直接把门关上了。

  傅景霖失落起来,但看着紧闭的房门,又只好把话咽回去,转头去追王淑琴,打算把她哄消气后,就回篮球队了。

  客厅里,容姝把盆放到茶几上,然后拿起手机,给老夫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傅景庭怎么样,她一会儿都不关心,她只担心老夫人。

  在傅景庭和傅景霖两兄弟之间,老夫人最疼的就是傅景庭,傅景庭出事,老夫人肯定大受打击。

  很快,电话通了,老夫人疲倦的声音传来,“姝姝啊,想祖母了吗?”

  “嗯,想了呢。”容姝表情柔和下来,关心的问道:“祖母,您没事吧?”

  老夫人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慈祥的笑了笑,“没事。”

  “可我听您声音,似乎没什么力气……”容姝还是有些不放心。

  老夫人看着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孙子,叹了口气,“放心吧姝姝,我只是没休息好,别担心。”

  景庭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睡得着。

  所以昨晚她一直守在这里,一宿没合过眼。

  “这样啊。”容姝见老夫人不像是在骗她,提起的心落回了原处。

  随后,她又劝道:“祖母,我知道傅总出了事,您心里不好受,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您年纪大了,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老夫人呵呵的笑着接话,“好好好,祖母知道了,等景庭醒了,祖母就去休息怎么样?”

  “傅总还没醒?”容姝挑眉。

  昨晚车祸发生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十一点,距离现在九个小时都没有醒来。

  看来伤得有点重啊。

  老夫人摇摇头,“没有,医生说景庭伤到了内脏和大脑,所以不会醒来那么早,对了姝姝,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景庭?”

  “不了祖母。”容姝垂下眼皮,淡淡的笑着拒绝,“我和傅总早已经离婚了,不合适。”

  “那好吧。”老夫人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

  之后,容姝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才把电话挂断。

  收拾好出门,已经快九点了。

  容姝开着车从停车场出来,路过浅水湾西门那条路的时候,她稍微放慢了一些车速,扭头朝窗外看去。

  这里就是昨晚车祸发生的地方,但现在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完全看不出来发生过车祸。

  说起来,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傅景庭为什么会在这儿出事,不过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容姝笑了一下,戴上墨镜,重新提速离开。

  医院那边。

  老夫人正坐在病床边,拿着水杯和棉签给傅景庭润唇。

  忽然敲门声传来,她头也不抬的应了两个字,“进来。”

  门开了,顾漫音抱着一束百合从外面进来,看到老夫人,仿佛被吓到了一般,怯怯地开口,“老夫人,您也在这里啊。”

  老夫人厌烦的皱了下眉。

  她就看不惯这女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谁欺负了她一样。

  就这么个货色,连姝姝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也不知道景庭到底觉得哪点好。

  老夫人不悦的斜了傅景庭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我孙子出了事,我不在这里,那你告诉我,我应该在哪里?”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意外老夫人您这么大岁数,不在家休息还来照顾景庭而已。”顾漫音压下心中的恼怒,摆手解释。

  早知道这老东西在这儿,她就晚点过来了。

  这老东西,每次都不给她好脸色,等着吧,等她成为景庭的妻子,她一定好好折腾这老东西,让这老东西后悔现在这么对她。

  老夫人把水杯放到床头上,“那花,是给景庭的?”

  顾漫音看向手里的百合,笑着点头,“是的,我也不知道景庭喜欢什么花,所以想了想,买了一束百合。”

  “等等,你刚刚说,你不知道景庭喜欢什么花?”老夫人忽然眯起眼睛。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