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23章 顾耀天的迁怒

第223章 顾耀天的迁怒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想说自己爱上漫音,是因为在那些信里看到了漫音的美好品质。

  然而这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漫音有美好品质吗?

  第二人格当然没有,但就算是漫音的主人格,他忽然都发现他找不到,缺点反而有一大堆,比如小心眼,爱计较。

  总之如今的漫音,完全不符合他在信里看到的那个活泼,善良,美好的漫音。

  他其实也有些爱不动了,但他曾经在见漫音之前就发过誓,要让漫音幸福一辈子。

  所以哪怕他爱不动,他也不会放弃她。

  除非,漫音不是跟他通信的那个人,但可能吗?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自嘲,转瞬即逝,端过走来的侍应生托盘里的一杯红酒,这才回话,“爱上了就爱上了,没有理由。”

  “恕我直,傅总如此优秀,按理说不应该爱上顾小姐这样的女人,而且我也不相信傅总看不出来顾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李夫人摇晃着酒杯笑看着他。

  傅景庭抿了下唇,“我知道,不过我对漫音有过承诺。”

  “傅总还真是个重诺的人,不过说真的,我希望傅总你离开顾小姐,她不合适你,她也配不上你,她完全比不了你的前妻,最重要的是,她总有一天会闯下弥天大祸,希望傅总好好考虑吧。”李夫人说完,转身离去。

  她说这些,完全是看着傅老太太的面子上,她年轻的时候,遭到婆婆欺压,傅老太太没少帮她,所以她承这份情,才来劝傅景庭。

  至于傅景庭听不听,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傅景庭看着李夫人的背影,眸色深邃,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把红酒喝完,拿出手机,给容姝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今晚的事,很抱歉。

  容姝正坐在车里,和黎川陆起说话,忽然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开车的黎川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她脸上的不耐,问道:“姐,谁啊?”

  “傅景庭。”容姝回道。

  副驾驶的陆起连忙转过头,“他找你干嘛?”

  “不知道,给我发了条消息,我看看。”容姝点开了傅景庭的短信。

  看着上面的几个字,她讥诮的笑了一下。

  陆起好奇的抢过手机,也翻了个白眼,“又是替顾漫音来道歉的吧,这几个月,他都替顾漫音道了几次歉了,他不腻,我都腻了,宝贝儿,我来替你回复。”

  说着,他点开回复栏,开始打字,一边打,一边念道:“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就把顾漫音送进监狱,这才说明你是诚意来道歉的,光是口头道歉,却什么也不做,这种毫无诚意的道歉,你还是收回去自我感动吧,发送!”

  陆起把手机还给容姝,“怎么样宝贝儿,我回复的可以吧。”

  “还不错。”容姝难得鼓励了他一句。

  陆起顿时乐的没边儿。

  黎川白了他一眼,然后立马说道:“姐,其实我也可以。”

  “姐相信你,不过你还是专心开车,别东张西望,危险。”容姝拍拍驾驶座的座椅。

  黎川委屈的哦了一声。

  陆起得意的朝他一笑。

  黎川懒得理他。

  宴会上,傅景庭看到容姝的回复,眯眼眯了起来。

  他一眼就看出这不是容姝回的。

  离婚后,容姝对他的态度就极为冷淡,知道是他发的,只会回复的很简洁,根本不会回这么长。

  所以回这消息的,到底是黎川,还是陆起?

  这两个人,又是在哪里拿着容姝的手机回复的,他们的家,还是容姝的家?

  不过不管是他们谁回复,也不管他们在自己的家,还是在容姝的家。

  傅景庭心里都很不舒服,烦躁的想要将手机捏碎。

  他揉了揉眉心,勉强将心里的怒火压下,打字问道:容姝呢?

  容姝看着傅景庭的回复,诧异的挑了挑眉。

  他居然看出了刚刚的短信不是她回的。

  不过看出了又如何,她难道还要解释吗?

  容姝眼中闪过一丝讥笑,然后直接关掉手机,懒得再看。

  那头,傅景庭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等到消息,明白容姝是不会回了,薄唇紧紧的眯成了一条直线。

  她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回?

  是在忙吗,还是和黎川或者陆起……

  啪!

  傅景庭脸色难看的将手里的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一磕。

  顿时,酒杯的杯柱断裂了。

  断裂的豁口割破了他的手心,鲜血混合这红酒一起流了一桌。

  不远处的侍应生看见了,连忙过来处理,“傅总,您没事吧?我去帮您叫医生。”

  “不用。”傅景庭抽了一张纸巾,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手上的伤。

  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擦完伤后,把纸巾

  一丢,然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装饰手帕随便缠在手心上,算是包扎了。

  “我有点事先离开,你告诉李老他们一声。”

  说完,他把手插在裤兜里,大步离去。

  他无法去想容姝和黎川,又或是和陆起在干嘛,只要一想,心里就莫名的暴戾。

  所以,他必须去容姝那里亲自看看,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和黎川陆起那什么。

  一路上,傅景庭车速很快。

  眼见着就要到浅水湾了,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傅景庭眉头不耐的皱了一下,伸手拿起手机,也没看,直接接听,“喂?”

  “景庭,是我。”

  电话里传来顾耀天的声音。

  傅景庭单手操控方向盘,“伯父,什么事?”

  “我想让你来看看漫音。”顾耀天叹了口气回道。

  “漫音怎么了?”傅景庭语气出奇的平静。

  顾耀天都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他难道不应该是担心紧张吗?

  怎么这么淡定?

  不过,顾耀天很快就以为是自己多想,捏了捏鼻梁说道:“还不是宴会上发生的事,让漫音自觉丢了脸,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大哭,怎么全都不出来,我当父亲的,担心她哭坏了身体,所以没办法,只要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安慰安慰她,顺便给漫音道个歉。”

  傅景庭抿唇,“您让我过去安慰漫音我能理解,可道歉又是为什么?我不觉得我需要有向漫音道歉的地方。”

  “怎么没有!”顾耀天老脸一沉,“在宴会上,漫音被容姝那些人针对嘲笑,你作为未婚夫居然都不帮她,难道这不需要道歉吗?”

  听到这话,傅景庭表情冷了冷。

  原来这就是顾家人的思维吗?

  不承认自己的错,居然还想让他帮他们。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顾家人竟如此的……不要脸呢!

  “伯父,今晚的事情很清楚,是漫音诬陷容姝,也是漫音自己穿错衣服,既然她做错事,那她就应该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不是让我这个未婚夫也忽略她的错,去无脑的维护她,这不是爱她,是在害她!”傅景庭沉声回道。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