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22章 如此蠢笨

第222章 如此蠢笨

  “你说是我?”容姝笑了笑,“那你说说,我是怎么让你穿成这样的?难不成我还跑到你家里让你穿的?”

  “你不是在我家里,而是在礼服店里!”顾漫音死死的捏着手心说。

  容姝嘴角弧度越发浓郁,“哦?礼服店里?我记得我在礼服店里,也没有让你这样穿过啊。”

  “是你和那个陈星诺,说那些礼服搭配皮草和鳄鱼皮手包很好看,所以我才……”

  “噗!”容姝捂着肚子笑出声来。

  陆起程淮黎川也跟着笑了。

  就连李夫人都嘲讽的摇了摇头。

  只有傅景庭顾耀天孟珂三人没笑。

  傅景庭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孟珂把头低得很低。

  顾耀天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怎么会有如此蠢笨的女儿!

  “你们笑什么!”顾漫音掐着手心,怒视着容姝几人。

  陆起揉了一把笑的发酸的脸,“没什么,我们就是在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宝贝儿说那样搭配好看,你就那样穿,你是没有脑子么?”

  “她要是有脑子,我们也看不到她现在这一身啊。”黎川温柔的说,眼底却冰寒一片。

  “你们,你们……”顾漫音身体抖得厉害。

  傅景庭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收紧了一些,“行了漫音,别闹事。”

  “景庭……他们都那样说我了,你不帮我,还说我闹事?”顾漫音瞪大眼睛,幽怨的看着他。

  顾耀天也对他很不满。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刚要说什么。

  容姝弹了弹指甲,忽然开口,“顾小姐,我的确在礼服店和星诺说过,那些礼服搭配皮草坎肩和鳄鱼皮手包很好看,但我没有建议你穿啊,我和你可是敌人,怎么可能会给你提议,但我没想到,你不但偷听我们的对话,居然还真的穿出来了,还穿来这样的宴会。”

  “你少胡说八道,你当时和陈星诺说的那么大声,明显就是说给我听的,什么叫我偷听,你们分明就是给我设套,让我往里钻。”顾漫音目眦欲裂的吼着。

  程淮翻了个白眼,“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说什么,自己没脑子,傻了吧唧,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结果到头来,还倒打一耙。”

  “你……”

  “够了!”李夫人眉头一皱,很不耐烦的打断顾漫音想说的话,“这里是我的地方,要想撒野回你的顾家,行了,把顾小姐和顾先生请出去,我的宴会,不欢迎他们。”

  “是。”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几个侍应生点了下头,对顾耀天和顾漫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顾耀天虽然愤怒,但脸已经丢尽了,也不想呆在这里,强颜欢笑的说了一句,“那顾某就不打扰李夫人了,先走一步,漫音,走。”

  “爸!”顾漫音还有些不情愿。

  顾耀天拉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傅景庭怀里拉了出来,等了傅景庭一眼后,强行带走了她。

  再不走,只会更加丢脸。

  “靠,这就走了,还没向宝贝儿道歉呢。”陆起撇了撇嘴。

  容姝轻笑,“我可不稀罕他们的道歉,在说,今晚他们的脸算是没了,相信明天还能在网上看到他们的笑话呢。”

  “也是。”陆起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傅景庭扫了他一眼,眉头微皱,但也没说什么。

  “你是孟家的千金吧?”这时,李夫人突然把目光转向孟珂。

  孟珂瑟缩的抬起头,“是……是……孟建国是我爸爸。”

  “你倒是一个讲义气的,不过脑子也不太好使,被人当箭使还傻不自知。”李夫人淡淡的评价道。

  陆起程淮嗤笑出声。

  孟珂脸都羞涨红了。

  被一个身份贵重的长辈当众说脑子不好使,这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行了,你也走吧,我记得我没有邀请孟家,那你就是顾家那个千金带来的,既然顾家千金离开了,那你也没必要留下了。”李夫人挥了下手,下逐客令。

  孟珂连连点头,应了一声是后,低着头快步朝宴会大门走去。

  一路上,她能感觉到诸多异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令她不敢抬头。

  今晚漫音出了名,她又何尝不是。

  相信明天圈子里,都是笑话她的声音了。

  “都走了,我们也走吧。”陆起把手枕在后脑说道。

  黎川看着容姝礼服,“姐的礼服上也被沾了红酒,是该回去换掉了。”

  “我走不了,一会儿还要找人谈点事。”程淮遗憾的叹了口气。

  陆起高兴的笑开了花,“那你就慢慢谈,别急,谈到海枯石烂都可以。”

  他拍拍程淮的肩膀,巴不得程淮永远不要出现在宝贝儿身边。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厮对宝贝儿有心。

  宝贝儿身边有他和黎川就够了,没必要再来一个跟他们抢宝贝儿注意力的混蛋

  了。

  程淮呵呵一笑,直接把陆起的手丢下去,然后和李夫人容姝,以及傅景庭各打了声招呼后,转身去了休息间,找人谈事去了。

  “李夫人,时间不早了,我们也的确该走了,今晚的事很抱歉,破坏了您的宴会,对不起。”说着,容姝又对着李夫人歉意的鞠了个躬。

  李夫人笑了起来,“老实说,我一开始的确很生气,不过看到你处变不惊的态度时,我很欣赏你,去吧,路上小心。”

  “是。”容姝和她握了一下手后,带着陆起和黎川走了。

  与傅景庭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看也没看他一眼,仿佛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傅景庭心脏空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拉住她,不让她走。

  但直到她消失,他也没有抓住她。

  最后,傅景庭垂下眼皮,收拢拳头将手放了下来。

  这一幕被李夫人看在眼里,李夫人笑了一下问,“傅总,关于你和容小姐离婚的事,我也听说过,外界都说你对容小姐没有感情才离的,但我刚刚看,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嘛。”

  傅景庭把手放进裤兜里,轻扯薄唇回道:“李夫人说笑了,没这回事,我爱的人,只有漫音。”

  他对容姝有感情?

  怎么可能!

  傅景庭抿着薄唇,强行按下内心涌起的那点情绪,否决李夫人的话。

  李夫人挑了下眉,笑的意味深长,“是嘛,那看来是我看错了,抱歉。”

  “无碍。”傅景庭垂眸淡淡的应了一声。

  李夫人抿了口红酒,“说起来,傅总和顾小姐又是怎么相爱的呢,顾小姐当了六年植物人,而六年前我知道你和顾小姐并不认识吧。”

  “我和漫音很早就认识了。”傅景庭微微摇头,“大概有十几年了,不过我们偶然以笔友的方式认识的,直到六年前我和漫音正式见面。”

  “原来如此。”李夫人恍然的点点头,随后又笑了一下,“不过我很好奇,傅总为什么会爱上顾小姐?”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