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10章 还清贷款

第210章 还清贷款

  他看着容姝。

  容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也很奇怪。

  陆起也连忙说道:“是啊宝贝儿,我们看得出来,林天辰是认真的,而且他说会把所有伤害你的人统统扔进地狱,顾漫音也伤害了你,那岂不是说,他也会对顾漫音动手?可是他不是顾漫音的人吗?”

  容姝拧着秀眉,没有接话。

  程淮又问,“对了,刚刚林天辰为什么要抱你?”

  “还用说呗,肯定是看上了宝贝儿的美色。”陆起一脸愤怒的说。

  随后想到了什么,他拍了下大腿,“我知道了,他就是因为看上了宝贝儿的美色,所以才说要保护宝贝儿。”

  容姝和程淮听到这话,一同翻了个白眼。

  “怎么可能。”程淮无语的说道:“林天辰真要对容姝有感觉的话,早在容姝进手术室就有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容姝点头,“没错,而且我感觉的出来,林天辰抱我,是因为激动,一种找到了重要的人的激动,就好比多年不见的朋友,突然见到了对方,情急之下就会忍不住拥抱对方。”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程淮忽然瞪大眼睛。

  容姝和陆起看着他,“你想起什么了?”

  程淮回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刚刚林天辰对容姝说,你还是那么善良,这个还是,显然说明,他很早就认识容姝了,只是刚刚才想起来而已。”

  “难道……”容姝身形挺直,下意识的摸上手腕的红痣。

  陆起连忙问,“宝贝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容姝嗯了一声,“你们出去后,林天辰问过我这颗痣是怎么来的,然后又问我,十岁的时候,有没有救过一个小男孩,现在看来,那个小男孩,就是他了。”

  十岁那年,因为母亲的忌日,她把母亲的照片翻了出来,没想到继母因此大发雷霆,打了她一顿,她伤心之余从家里跑了出去,去了母亲最喜欢去的公园。

  然后在公园里听到了有人在呼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小男孩落了水,她当时也没多想,找了根木棍将小男孩救了出来,当然,拯救的过程并不轻松,因为太小,力气有限,她都差点一起掉进池塘里,好在最后结果是好的。

  只是她没想到,那个小男孩,就是林天辰。

  听完容姝的诉说,程淮和陆起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你是林天辰的恩人,难怪他那么激动的抱你,想要保护你。”程淮摸着下巴说。

  陆起哼了哼,“就算他这么说,我也不想相信他真会为了宝贝儿,去对付顾漫音。”

  程淮点头,“这倒是,他对顾漫音是真的好,好到几乎可以为顾漫音付出一切。”

  容姝笑了笑,“你们担心什么,我和林天辰本身就不熟,就算我曾经救过他,也没想过要他报答,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我也不打算跟他结交,所以他怎么做,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倒是。”两个男人点点头。

  之后,容姝没在医院多呆,出院了。

  她前脚刚走,后脚傅景庭就收到了消息。

  “知道了。”傅景庭挂断电话,把张助理叫了起来。

  “傅总,有什么吩咐。”张助理进来后询问。

  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之前天晟借贷的几家银行,借的贷款你汇总好了没有?”

  “已经汇总好了,几家银行加起来的贷款是十二亿,算上利息的话,是十五亿。”张助理回答。

  傅景庭微微颔首,“帮天晟还上,走海外账户。”

  这样一来,容姝就不会怀疑是他帮忙还的。

  这钱,是他对她的补偿,原本就打算今天过后给的,她虽然说不要他负责,但他不能真的不负。

  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现在还在,但后面她身体调养好了,依旧还是会拿掉,所以他还是照着原定计划给。

  “明白。”张助理点头。

  傅景庭嗯了一声,“漫音不是来了么,让她上来吧。”

  “那个……顾小姐已经走了。”张助理摸了摸鼻子回道。

  傅景庭拧眉,“走了?”

  “是的。”

  傅景庭拇指摩挲了一下钢笔,“是因为我没有立马让她上来,所以……”

  “不是的,是她接了个电话走的。”张助理摇头回道。

  “谁的电话?”傅景庭问。

  张助理耸肩,“不清楚,不过看顾小姐脸色不太好,想必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傅景庭沉吟了几秒,抬了抬下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张助理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傅景庭拿起手机,拨通了顾漫音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了,顾漫音声音传来,“景庭,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声音还是如平常般温婉柔和,完全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的样子。

  但傅景庭却莫名的觉得有点假,抿了抿红唇问,“张程说,你接了一个不好的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顾漫音站在包厢前,眸色暗了暗,面上却笑着回道:“没什么大事,景庭你别担心。”

  傅景庭嗯了一声,“那就好。”

  顾漫音却噎了一下。

  这什么人啊,就算她说不是什么大事,但她接了个不好的电话总是真的吧,他居然就不打算问清楚?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直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顾漫音也不好说出来。

  不然她说‘你怎么不坚持问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岂不是就显得矫情了么。

  因为是她自己说的,不是什么大事,还让他别担心的。

  顾漫音深吸口气,极力压下内心的憋屈,勉强笑着道:“好了景庭,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先挂了,我要去见一个朋友。”

  傅景庭点头,“好。”

  通话结束,顾漫音又被气到了。

  她都说了是去见一个朋友了,他居然都不问问,那个朋友是男是女。

  他就这么放心她吗?

  顾漫音气的跺了下脚,然后用力的推开了包厢的门。

  林天辰站起来,对她微笑,但笑容却不达眼底,“漫音,你来了。”

  顾漫音没有发现他的反常,关上门走过去,“林天辰,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失败?”

  “出了点意外。”林天辰眸色闪了闪回道。

  顾漫音气愤的把包放下,“所以容姝现在只是孩子没了,她人却没死对吧?”

  “不,她的孩子也还在,我根本没有给她手术。”林天辰推了推新换的眼镜看着她。

  看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觉得颇为可笑。

  要是在今天之前,她这么生气,他早就去哄了,但现在,他只恨不得立马拧断她的脖子,要了她的命,居然敢欺骗他,冒充他的天使。

  “林天辰你说什么?你根本没给容姝手术?”顾漫音死死的捏着手,脸色狰狞的看着林天辰,“你到底在搞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么做,你对得起我吗?”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