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84章 程淮的关心

第184章 程淮的关心

  “嗯,出来了。”傅景庭点头。

  顾漫音眼神微闪,“那……她怎么样?”

  傅景庭拧了下眉,没有回答。

  顾漫音见状,装出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景庭,她是不是很不好,很坏啊?”

  “好了漫音,别多想。”傅景庭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会让史蒂夫医生好好医治你,消灭那个人格。”

  “消灭?”顾漫音似乎被吓到了,捂住嘴唇,“为什么要消灭?不是说好融合的吗?”

  “不能融合,你的第二人格太过邪恶,我担心融合之后,你的性格也会发生变化。”傅景庭沉声说。

  顾漫音点点头,“这样啊,我知道了,那就听景庭你的吧。”

  她垂下眼皮,手心握了起来。

  原来,真正的她,在他眼里,是个邪恶的存在啊。

  “史蒂夫医生。”傅景庭没有发现顾漫音的小动作,转头看向对面的史蒂夫医生。

  “傅总请讲。”史蒂夫医生推了推眼镜,笑着道。

  傅景庭颔首,“关于漫音的治疗,你做一个计划表给我,我想随时了解漫音的治疗进度。”

  “好的。”史蒂夫医生答应下来。

  随后,傅景庭和顾漫音就朝诊室门口走去,准备离开了。

  刚走出诊室,就看到迎面走来的林天辰。

  “初诊结束了?”林天辰停下脚步,看着两人问。

  “结束了,天辰你怎么过来了?”顾漫音笑着开口。

  林天辰两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我今天的手术结束了,想着你们在这里,就过来看看,漫音的情况怎么样?”

  他看向傅景庭。

  傅景庭揉了揉眉心,“有些严重,第二人格已经很成熟了,年龄跟漫音一样大。”

  “是么,那看来是挺严重。”林天辰眼镜反了反光,随后又问,“那接下来你们怎么打算的?”

  顾漫音对了对手指,“景庭说,直接把她消掉。”

  “真的吗景庭?”林天辰挑眉。

  傅景庭抬抬下巴,“嗯,那个人格,决不能留。”

  顾漫音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林天辰余光看到她这样,约莫猜到了什么,中指推了一下眼镜,“要想消灭一个人格,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不一定就能成功,得慢慢来。”

  “我知道,所以我让史蒂夫医生尽全力医治,好了,我们该走了。”傅景庭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声音清冷的道。

  林天辰侧身让开了路,还对两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傅景庭抬脚朝前走去。

  顾漫音紧跟着他后面。

  经过林天辰身边时,她突然回头,对着他眨了下眼。

  林天辰也勾唇笑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两人显然已经交流了什么。

  而这一切,傅景庭并未发现。

  ……

  天晟集团,容姝和陆起回来后,就一头扎进了工作中。

  因为两天后容姝要手术,肯定要住两天院。

  那两天,她没办法工作,就只能提前把那两天的工作做完,不然堆到后面,越堆越多。

  到了下午,陆起接到了一通电话,他助理打来的,让他回去开会。

  陆起这才放下了手中的钢笔,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起来。

  “还有多少?”陆起捶着肩膀问。

  容姝摇了摇有些胀痛的脑袋,看向旁边的桌子,苦笑了笑,“还有这么高!”

  她比了一个很高的动作。

  陆起叹气,“这么多,你一个人两天也忙不完,我拿一半回我公司处理,两天后再拿过来。”

  “行,谢谢你啊阿起。”容姝端起他泡的花茶喝了一口。

  陆起摆摆手,“道什么谢,虽然现在天晟稳定了,也不怎么用得着我,可我依旧挂着一个总监的头衔,应该的。”

  说完,他抱起了一大半文件。

  容姝把佟秘书叫了进来,“佟溪,陆起要回去了,你送一下。”

  佟溪听到这话,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喜色,很快又消失不见,公式化的点头,“好的容总。”

  随后,她朝陆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陆总,请。”

  陆起看向容姝,“那宝贝儿,我就先走了。”

  “去吧。”容姝摆摆手。

  陆起和佟秘书出去了。

  容姝活动了一下脖子,准备继续奋战。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程淮打来的。

  “喂?”容姝把手机放到耳边。

  听到她的声音,程淮声音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是我。”

  “我知道。”容姝捏了捏眉心,“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不能给你打电话吗?”程淮靠在自己的机车上,吊儿郎当的说。

  容姝翻了个白眼,“你闲我

  不闲啊,行了,有事就说,没事我就先挂了,我这还有事呢。”

  “别别别,我说我说。”程淮生怕她真的挂电话,连忙站直身体正经起来。

  容姝把手机夹在肩膀上,“说吧。”

  “前两天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医院拿掉孩子吗,你现在拿掉了吗?”程淮关心的问。

  本来他上午就想问的,但想着她上午也许在手术,打了也不一定接得到,所以才一直忍到现在。

  “还没有,你打电话来,就是特地来问我这个?”容姝有些好笑。

  程淮轻咳一声,“是啊,朋友一场,我总得关心关心你嘛。”

  “谢谢啦。”容姝笑着道。

  程淮也嘿嘿的笑了起来,“谢谢就不用了,应该的嘛,不过你没手术,是不打算拿掉了吗?”

  “不是,医院那边这两天都有手术,所以我的手术安排在两天后。”容姝一边处理文件,一边回答。

  程淮恍然,“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拿掉了呢。”

  “当然不会,我的态度很坚定。”容姝说。

  程淮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什么难之隐,好几秒才迟疑着开口,“我那个朋友,知道你打算拿掉孩子的事吗?”

  容姝手上钢笔一顿,很快又恢复如此,淡声道:“我没告诉他,毕竟孩子在我肚子里,根据我国法律,我有权不知会他直接拿掉。”

  “我知道,可是总得让他负责吧?”程淮拧眉。

  容姝给文件翻了一页,“没必要,那晚的事,是我和他两个人的错,不是他一个人的,所以我也不需要他负责,好了,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我这里还很忙。”

  见她明显不想多说,程淮还能怎么办,只能结束了通话。

  他放下手机抓了抓头发,脸上满是烦躁。

  什么叫两个人的错,那晚的监控他看了,醉的只有容姝一个,傅景庭可没有醉,正常着呢。

  在那种情况,傅景庭却和容姝发生了那样的事,显然错的只有傅景庭,因为容姝喝醉了酒,根本不可能对傅景庭做什么,就算想对傅景庭做什么,傅景庭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推不开?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