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65章 是我的孩子

第165章 是我的孩子

  办公室外的人听到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珠一转后,立马转身,飞快的朝安全楼梯间走去。

  等过了两分钟,那人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才重新从安全楼梯间出来,看了看容姝的办公室,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出去。

  傅氏集团,张助理正站在傅景庭办公桌旁边整理资料,听到手机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傅总,我接个电话。”

  傅景庭手指正在敲击键盘,听到他的话,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

  得到允许,张助理拿出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眼睛反了反光,“傅总,是小李。”

  “谁?”傅景庭眉头一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张助理提醒,“就是上次我们在天晟买通的一个助理,那个助理经常去容小姐的办公室送资料,所以我们买通他,让他注意一下容小姐肚子里孩子的消息,之前他一直没有电话,现在来电话了,想必是有容小姐肚子里孩子的消息了。”

  听到这话,傅景庭立马抬起头,语气里噙着毫不掩饰的急切,“接。”

  “是。”张助理应了一声,接听了电话。

  “张助理。”电话那头,小李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张助理摆摆手,“行了,赶紧说,是不是有容小姐怀孕的消息了?”

  “您猜的没错,刚刚我去送资料,在门外听到容总和陆总再谈怀孕的事。”

  张助理推了推眼镜,“傅总,看样子陆总已经知道容小姐怀孕了。”

  傅景庭抿唇,“问他,有没有听到那个孩子是不是陆起的。”

  张助理点头,把他的话传达出去。

  电话那头的小李很快回答道:“不是陆总的,我听容总说,容总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和一个男人在陆总生日那晚,偶然发生了关系怀上的。”

  张助理立马把这话说给了傅景庭听。

  傅景庭听完,瞳孔猛然一缩,心中更是掀起了巨浪。

  是他的!

  容姝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傅景庭拳头握紧。

  也许是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惊,他握的很用力,以至于拳头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张助理看见了,也明白了什么,吐了吐口水,压下心中的震惊,对电话那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不用再继续盯……”

  “不,让他继续。”傅景庭打断张助理,声音有些沙哑的道:“不但要让他盯,还要让他盯仔细一点,最好把容姝去产检的时间,以及产检的医院都打听清楚,奖金翻倍。”

  张助理点点头,“是。”

  然后他把傅景庭的话,告知了小李。

  小李高兴的立马拍胸脯保证,不会让他们失望。

  通话结束,张助理看向傅景庭,“傅总,容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

  傅景庭垂下眼皮,“嗯。”

  “您打算怎么办?是留下还是……”

  “那个孩子的存留,不在我身上,而是容姝,如果她想留下,我会暗中为她安排好一切,让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如果她不想留,我也尊重她。”傅景庭说。

  但说道‘她如果不想留’的时候,他心脏莫名的刺痛了一下。

  甚至还有些慌。

  “难怪您刚刚让小李把容小姐产检时间,以及医院都打听清楚呢,原来是这样啊。”张助理总算明白了傅景庭的用力。

  傅景庭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张助理看了看电脑旁边顾漫音的照片,有些欲又止。

  傅景庭看见了,眯眼,“有什么就说吧。”

  “其实我想说,如果容小姐选择把孩子留下,万一以后顾小姐和顾家知道了,会不会……”张助理有些担心。

  以顾小姐和顾家人的小心眼,是绝对容不下容小姐肚子里那个孩子的。

  傅景庭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有些疲惫人揉了揉眉心,“暂时先不要让漫音和顾家知道,至于其他的,等容姝做出选择再说吧,打听到容姝下一次去产检的时间和医院,派人提前去医院那边打招呼,让医生问问容姝,到底是要留下那个孩子,还是要打掉。”

  “明白。”张助理点头。

  傅景庭挥手,“去吧。”

  张助理转身出去了。

  傅景庭往椅背靠了靠,闭着眼睛捏着鼻梁。

  容姝,你会有什么选择呢?

  正想着,办公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傅景庭睁开眼睛,直起身体看去,是容姝发来的消息。

  她这个时候发消息给他。

  难道她想告诉他,她怀孕的事?

  傅景庭一把抓起手机,点开了消息。

  然而内容却不是他想的那样,她只是问他,有没有在国内。

  傅景庭打字:没有。

  天晟集团,容姝看到这两个字,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

  zh:怎么了?

  容姝叹了口气,回

  复道:我朋友知道了两个月前,我和你那晚的事,很生气,去找程淮问你的身份,想找你麻烦,所以你不在国内就好。

  看到这段话,傅景庭薄唇勾了勾:我知道了,不过你跟我说这些,是在担心我吗?

  容姝翻了个白眼。

  这人还真自恋。

  摇摇头,打字回复: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没必要在闹大而已,而且我就算要担心,也是担心我朋友。

  下之意就是,你在我心里没有位置。

  所以怎么会担心你。

  傅景庭薄唇抿起,心里有些不高兴,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沉了许多:我知道了,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容姝:没有了。

  zh:嗯。

  发过去后,傅景庭就盯着手机屏幕,盯了两分钟,容姝都没有消息回来。

  傅景庭知道,她是不会回复了,脸色更加难看。

  陆起都因为那晚的事,去找程淮打听他了。

  她居然都没有告诉他,她怀孕的打算。

  其实傅景庭很想容姝告诉他,甚至直接开口让他负起责任。

  但她都没有,她就这样一个人独自承担。

  也许别的男人会很开心,但他却只觉得烦躁。

  她依靠他一下,让他负责会死啊!

  傅景庭扯了扯领带,周身气压低的可怕。

  ……

  程家。

  陆起从车上下来,一脸愤怒的去敲门。

  开门的管家问道:“先生您是?”

  “我找程淮!”陆起咬牙切齿的说。

  管家警惕的看了看他。

  这人怕不是小少爷的仇家吧?

  似乎读懂了管家的想法,陆起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勉强扬起一抹笑来,“我是程淮的朋友,遇到点急事,所以看上去凶了点,麻烦大爷帮我叫一下他,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拜托拜托。”

  陆起作揖。

  管家见他确实很急,不想说谎,迟疑了一下后,点头,“那好吧,你稍等一下。”

  管家关上门,上楼找程淮了。

  程淮正在打电话,听到管家的话,挑了下眉,“有人找我?谁啊?”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