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62章 程淮的目的

第162章 程淮的目的

  容姝拧眉,“祖母让你送我?”

  傅景庭眸色微闪,“嗯。”

  “可是祖母当时在病房说让你送我,我拒绝了,她也没再强求,现在怎么可能还会让你再出来,傅景庭那你该不会在骗我吧?”容姝审视着他。

  傅景庭拉开车门,“没有,是祖母说天黑了,不放心你一个人走,还是决定让我追出来送你,好了上车吧,你也不希望祖母担心对吧?”

  容姝沉默了,最后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话落,她转身弯腰上了车。

  傅景庭见状,眉头微不可见的松缓了下来。

  看来她信了。

  随后,傅景庭关上后座的车门,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回浅水湾?”

  容姝看着窗外,态度淡淡的嗯了一声。

  傅景庭抿了下唇,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容姝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因为不想说,也没说的。

  傅景庭倒是通过后视镜看了她几眼,表情隐藏着车内的阴影里,看不清。

  安静的容姝,让他很不习惯。

  之前六年,他也不是没有和容姝坐过一辆车。

  那个时候的容姝因为还爱着他,所以在车上的时候,都很积极的找话题跟他搭话,而他通常都是听着并不接茬,有时候甚至觉得她话太多太烦,让她闭嘴。

  现在她真的闭上了嘴,再也不主动跟他说话,他心里又不得劲起来。

  想着,傅景庭薄唇动了动,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竟然主动开口,“你和陆起,是打算结婚吗?”

  “嗯?”容姝愣了一下,显然很诧异他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不知道。”容姝摇摇头回答。

  傅景庭眼底闪过一丝光芒,还没来得及收拾心底的那点小开心,就听到容姝又道:“也许以后会吧,毕竟他对我很好,陆伯父和伯母也对我很好,我和阿起结婚,肯定很幸福。”

  傅景庭握紧了方向盘,脸色有些不太好。

  他听得出来,她在讽刺他,讽刺傅家。

  但他却不得不承认,陆起的确对她很好,她和陆起结婚,肯定会比和他在一起时要好。

  虽然这就是事实,但傅景庭就是感到不舒服,觉得烦躁。

  他扯了扯领带,声音冷硬,“是嘛,那祝你如常所愿。”

  “谢谢傅总,我也祝傅总和顾小姐百年好合,天长地久。”容姝笑眯眯的道。

  傅景庭抿紧薄唇,没有接话了。

  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莫名的,他不喜欢这样的祝福,不是祝福词有什么问题,而是他不喜欢她祝福他和漫音。

  一路上,两人又沉默了,气氛甚至比刚才还要来的压抑。

  容姝感觉得到开车的男人心情不好,却不知道心情为什么不好,也不想知道,干脆戴上耳机听起了音乐。

  傅景庭注意到了,周身气压更低了。

  她把他惹不高兴了,而她却还没心没肺的听音乐。

  真是气死他了。

  没过多久,浅水湾到了。

  傅景庭停好车,容姝开门下去。

  站在路边,她恍然的啊了一声,然后哦再次打开钱夹,抽出一张红票子,敲了敲车窗。

  后座的车窗药下,驾驶座的傅景庭转过头,通过后座的车窗看她,“还有什么事?”

  他语气里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

  “没什么事,忘了给车费而已。”容姝疏离的笑了一下,然后把钱丢进了车窗里,抬脚朝大楼走去。

  傅景庭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后座的钱,薄唇抿出几分寒冷。

  翌日,容姝来到了办公室。

  佟溪就进来了,“容总,程总来了,要见您。”

  “程淮?”容姝放包的动作顿了顿。

  佟秘书点头,“是的。”

  “他来干什么?”容姝拉开椅子坐下。

  佟秘书回答,“这个程总没有说,不过程总说,他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我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吧。”容姝打开电脑回道。

  程淮没事的时候,从来不会找她。

  看样子他要说的事很重要啊。

  很快,程淮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反而一脸的严肃,让容姝都有些不习惯了。

  “坐。”容总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然后又看向佟秘书,“给程总倒杯咖啡。”

  “是。”佟溪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容姝和程淮两个人了。

  容姝看着他,“你说有事要告诉我,什么事?”

  程淮把文件袋递过去,“上一次你差点坠马还记得吧?”

  容姝点头,“当然。”

  她当时吓得魂都飞了,怎么可能忘记。

  “你要说的事,跟我差点坠马有关?”容姝问。

  程淮嗯了一声,“其实你坠马不是意外。”

  “什么?”容姝愣了一下,开文件袋的手也停了下来,“你说不是意外?”

  “没错,是人为。”程淮表情认真的回答。

  “怎么会,阿起告诉我是意外,而且调查的时候,你也在场啊。”容姝皱眉说。

  程淮往后靠了靠,“是啊,当时我们调查的时候,查出来的结果的确是意外,但是第二天我出去遛马的时候……”

  他把当时找到麝香的经过说了出来。

  容姝听完,手心握了起来,“原来如此。”

  直接远程操控马儿发疯,利用马儿把她摔下去,这种害人方法,的确能够让人以为是意外,不会联想到顾漫音身上,就算想到了,也没有证据证明是顾漫音啊,因为顾漫音从头到尾没去过马厩,也没有接触过她的马儿。

  这跟顾漫音利用毒蛇害她时的手段一模一样,看来那晚的殴打,还不够啊!

  不过没关系,她会把顾漫音害她的所有账,和顾家一起清算!

  “这里面是?”容姝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勃然大怒,问道。

  程淮看着她,“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些后,会很生气呢。”

  “我当然生气,但是生气没用,与其现在生气,还不如把这笔账记下,以后一起结算呢。”容姝抿唇道。

  程淮笑了笑,“你倒是想得通,这里面是指纹鉴定,玻璃瓶上的指纹,就是顾漫音的。”

  容姝连忙把里面的鉴定书抽出来仔细查看,看完后,眼睛眯了眯,“这是顾漫音故意害我坠马的证据,你会这么好心给我?说吧,你帮我查这些,有什么目的?”

  她才不相信程淮查这些,只是单纯不想她这个朋友受伤害。

  毕竟,他们也算不上多好的朋友。

  程淮拍手笑了起来,“果然啊,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没错,我的确有目的,不过也不是什么过分的目的。”

  “说说吧。”容姝放下鉴定书,环起胳膊看着他。

  程淮表情重新严肃起来,“我想让你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毕竟你是受害人,所以我才特地过来跟你说这些打声招呼,怎么样,我尊重你吧?”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