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59章 二十年前的秘密

第159章 二十年前的秘密

  其实他早就听容姝说过不爱他了的话,只是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认为那只是她的气话,她气他对漫音的维护,所以才故意这么说,毕竟这几年她对他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

  但现在,她能够在祖母的面前,平静的告诉祖母她不爱了,也让他彻底意识到,她之前的话,并不是在气他,而是她真的不爱了。

  这一刻,傅景庭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隐隐有些发疼,还有些空荡,仿佛被人挖走了一块很重要的东西似的,让他面色很是不好。

  老夫人余光看到了他此刻的样子,微微摇头叹了口气,“我原本还想着,你心里要是对景庭还有感情,我说什么都要撮合你们,可现在……哎,其实这样也好。”

  以前是景庭不爱姝姝,所以夫妻两之间才会那么冷淡。

  而现在是姝姝不爱景庭,两人重新在一起,跟以前又有什么区别呢。

  “谢谢祖母对我的关心,只是我和傅总是没可能的。”容姝拉着老夫人的手,“让您失望了祖母。”

  “傻孩子说什么呢,比起强行让你和景庭在一起,我更希望看到你过得开心,你看看你现在的小脸,多有精神啊,再看看以前,憔悴的都不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了,还是这样好。”老夫人呵呵的笑道。

  容姝见老夫人确实没有计较,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跟着笑了起来。

  随后,她想到了什么,把项链从衣领里提了出来,“对了祖母,我回了老家一趟,找到了一条项链,您看看是不是您说的那个?”

  项链?

  阳台外,傅景庭听到这话,眸子眯了一下。

  什么项链?

  老夫人抬起容姝的项链看了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条,你爸爸当初急急忙忙的,并没有交代项链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也不确定。”

  容姝把项链放下,“整个老家只有这一条,没别的。”

  “那应该就是这个了。”老夫人点头。

  容姝咬了下唇,“这条项链跟顾夫人脖子上那条很像,我去问过,是母女项链,顾夫人那条是母亲,我这条是女儿,所以我想不通,顾漫音的项链,为什么会在我家。”

  “你说这是顾家的项链?”老夫人一愣。

  容姝点头,“是的,是二十多年前,顾耀天找人设计,送给顾夫人和顾夫人刚生下来的女儿的,也就是顾漫音。”

  “我想起来了。”老夫人笑了笑,“如果真是顾家的母女项链,这你手里这条,可不是顾漫音的,而是顾漫情的。”

  “顾漫情?”容姝疑惑的歪头。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个名字,她心中竟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很快,那个感觉就消失了。

  “对,是顾漫情,她是顾耀天夫妻的大女儿,现在的顾漫音是小的,说起来,你和顾漫情还是同一年的。“

  老夫人回忆的道:“当年顾耀天夫人生下大女儿,顾耀天买下两条项链的事情,在海市还是很出名的,很多人都羡慕顾夫人,而生顾漫音的时候,顾耀天却没有任何表示,所以这条项链,是大女儿的。”

  容姝低头看着脖子上的项链,“原来顾家不只有顾漫音一个女儿啊,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听说过顾家还有个大女儿呢?”

  “那是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傅景庭推门进来说。

  容姝惊讶的瞪大眼睛,“死了?”

  老夫人点头,“是的。”

  “那为什么这条项链,会在我家?”容姝想不通。

  傅景庭看着她,“你想知道?”

  “你知道?”容姝跟他对视。

  傅景庭不置可否,“我得知漫音还有个姐姐的时候,稍微查过一下顾漫情,顾漫情的死,跟你父亲有关。”

  “我爸爸?”容姝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老夫人摇头,“这都是上一辈的恩怨啊。”

  容姝嘴唇颤抖,“难道多年前,顾家和容家发生的事,就是顾漫情的死?”

  “嗯?”傅景庭看她。

  容姝没有理会他,紧紧的抓住老夫人的手,“祖母,我来这里的目的,除了看您之外,就是想知道容顾两家多年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然这条项链不可能出现在容家。”

  她就是根据这点,才猜测两家是不是发生过事情的。

  “祖母,从您刚刚的话来看,您应该是知道的吧,我拜托您告诉我,容顾两家到底发生了什么,顾漫情的死,为什么跟我爸爸有关,还有爸爸说的项链背后的秘密,是不是也跟这些有关系?”容姝目光哀求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摸摸她的头,“行,我就告诉你吧,我知道,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会想方设法的去查,那还不如我直接跟你说呢,只是我也没想到,你爸爸说的项链,居然是顾家的。”

  “谢谢祖母。”容姝喜极而泣。

  她还真害怕老夫人不愿意说。

  傅景庭看着容姝的眼泪,心底微动,抽出西装口

  袋的装饰手帕递过去,“擦擦吧。”

  容姝先是一怔,随后摇头,“不了,我自己有。”

  说着,从包里拿出纸巾,看也不看他的手帕。

  傅景庭垂下眼皮,眸色暗了暗,攥紧手里的手帕,把手收了回去。

  老夫人见他这样,心底暗暗的说了句活该。

  “好了祖母,您说吧。”容姝擦完眼泪,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

  老夫人嗯了一声,徐徐道来,“二十多年前,天晟集团独立研究了一种新机器,那种机器能够有效的提高生产技术,你爸爸知道后很高兴,明白天晟集团上市的机会到了,然而就在上市的前一天……”

  “前一天怎么了?”容姝双手握在一起,很紧张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心疼的拍拍她的手背,“顾耀天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机器,让人偷走了这个机器的数据,导致天晟集团上市失败不说,主要研究人员也心灰意冷的自杀了。”

  “什么?”容姝瞳孔一缩,“居然有这事?”

  傅景庭眉头也紧紧的拧在一起,显然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

  他一直知道顾耀天经常玩一些不入流的手段,但一直都觉得没什么大碍,毕竟商场无情,有手段很正常,只要不太出格,国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却没想到,顾耀天的手段居然如此卑劣,连偷商业机密这种事情都做过,甚至还间接的害死了人!

  “事情爆发后,你爸爸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机器数据丢失,以及主要研究人员自杀,你爸爸不但要安抚天晟的人心,还要面临巨额的赔偿,你爸爸拿不出来,一怒之下,就绑架了顾耀天的大女儿。”老夫人叹息着说。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