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52章 策反

第152章 策反

  他还能怎么办,自己喜欢的人只能宠着呗!

  笑了一会儿,容姝这才长呼口气,慢慢收住了笑声。

  然后容姝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给,擦擦吧。”

  “我手刚刚修理车胎太脏了,还是宝贝儿你给我擦吧。”陆起说,眼里写满了期待。

  容姝白了他一眼,还是举起手给他擦脸。

  陆起就闭上眼睛享受,“宝贝儿真好。”

  “得了吧。”容姝看他样子哭笑不得。

  不远处,傅景庭看到这一幕,两侧的拳头握了起来,表情更是阴沉不断。

  顾漫音感觉到了他的异样,眸色闪了闪,眼底满是妒恨。

  “景庭,容小姐和陆先生的感情还真是好呢。”顾漫音笑着说。

  傅景庭收回目光,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冷意,淡声道:“走吧。”

  他怕他再不走,真的忍不住上前把陆起扯开。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顾漫音点了下头,“好。”

  一行七人分成三辆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容姝和陆起来到了陆家。

  一进门,陆夫人就亲切的拉住容姝的手,“小姝,这两天玩的怎么样啊?”

  “挺开心的。”容姝接过陆夫人递来的水果,笑着回答。

  陆夫人也笑,“开心就好,就是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啊?”

  “特别的事?”容姝疑惑的眨眨眼,“伯母指的是什么?”

  陆夫人笑容逐渐僵硬起来,“比如掉进坑洞,或者门被锁了之类的,难不成你和阿起没有遇到?”

  “没有啊。”容姝摇摇头,“伯母怎么会觉得,我们会遇到这样的事呢?”

  陆夫人眼神心虚的闪了一下,摆手打着哈哈笑道:“我就是胡乱猜的,前两天看电视,看到里面的男女主角出去度假,很容易遇到这样的事,所以我才问你们有没有遇到的。”

  容姝恍然的点点头,随后又笑了起来,“放心吧伯母,电视是电视,现实是现实,现实哪能跟电视里演的一样。”

  “也是。”陆夫人挤挤嘴角,随后站起来,“小姝啊,你先坐着,我去楼上拿点东西。”

  “好的。”容姝应声。

  陆夫人朝楼上陆起的房间走去。

  陆起刚刚洗完澡,换完衣服从浴室出来,恢复了平时潇洒俊朗的花美男形象,还没来得及臭美一番,就看到陆夫人推门进来了。

  陆起连忙收起要摆造型的手,瞪着陆夫人,“妈,你进来干什么?”

  “我问你,你这两天和小姝的约会,有没有紧张?”陆夫人问。

  陆起眸色黯淡了一秒,随后撇了撇嘴,“哪来的进展,这根本不是约会。”

  七八人凑在一起,那是团游。

  “不是约会?”陆夫人斜眼看他,“你陈叔叔的马场娱乐设施那么多,正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怎么就不是约会了,为了促进你和小姝的感情,我还特地让人在那边布置了一番,谁知道你这么没用,一个雷都没踩!”

  “布置了一番,妈,你布置了什么?”陆起诧异的看着陆夫人。

  陆夫人白了他一眼回道:“我让人在高尔夫球场打地洞,想着你们去打球的时候掉进洞里面,来个亲密接触什么的,又让人弄坏三楼主卧的门锁,好趁机把你们锁在里面,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感情最容易升温了,谁知道你们……”

  陆夫人气的直哆嗦,“你们一个都没中招,真是白费了我一番功夫。”

  陆起额角滑下几条黑线,“原来妈你还做了这些事啊。”

  “为了撮合你和小姝,我能不操心么。”陆夫人叹了口气,在他床边坐下。

  陆起抓抓头发,“你为什么不一早跟我说呢,我们根本没去打球,也没住三楼主卧,都是住的客房,所以妈你的套路,自然派不上用场。”

  “我怎么跟你说?我不了解你吗?跟你说了,你肯定会露馅儿,让小姝察觉到,那我的心思,不也白费了吗?”陆夫人没好气的说。

  陆起耸了下肩膀。

  陆夫人站起来,“算了,看来只得下次再找机会拉进你和小姝的关系了,行了,赶紧吹完头发下来,吃饭了。”

  “知道了。”陆头。

  陆夫人离开房间,下楼去了。

  吃过午饭,容姝就走了,回了浅水湾。

  两天没回来,公寓里已经有了淡淡的灰了。

  容姝扎好头发,系上围裙,将公寓简单的打扫了一遍,就去了自己书房,准备完善新能源技术的合作企划,因为明天就要交了。

  这份合作企划,她写好后,就发到了几所知名大学教授的邮箱里,让他们看过,修改过,并且都说不错。

  所以她对于明天交上去后的结果,很有信心。

  容姝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知道书房里暗了下来,肚子饿了才停下。

  “居然快八点了

  ”容姝看了一下手机,然后伸了个懒腰,拉开抽屉准备把企划书放好。

  忽然,她看到了抽屉里的钥匙,是上次祖母在医院交给她的那把,说是以前容家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让她一定能要找到。

  因为那件东西,关乎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回去一趟了。

  容姝把钥匙放回去,表情复杂的想着。

  翌日,容姝来到天晟。

  佟秘书走在她身后汇报,“容总,这两天您不在,段总把一些原本支持您的人,笼络了过去。”

  听到这话,容姝并不意外。

  段兴邦一心想把她从天晟的管理层赶出去,只想让她当一个闲散的大股东,自然会趁着她不在的时候,策反她的人。

  如果段兴邦没有这么做,她反而会觉得奇怪。

  “笼络了就笼络了吧,一些不坚定的人,笼络了过去正好,免得以后关键时候被出卖,不过他们既然投靠了段兴邦,那我之前给的好处,可就不允许他们再继续享受了。”

  容姝讥讽一笑,然后冷声说道:“你去给那几个人安排几处过错,把他们从原本的位置上踢了,再重新安排人上位。”

  “可是这么一来,段总保他们怎么办?”佟溪担忧的问。

  容姝勾唇,“你就直接跟段兴邦说,如果他敢保他们,我就出售手里一部分股份,给他另外的对手,让他再多一个和他抢天生管理权的敌人。”

  “明白了,我这就去。”佟溪兴奋的点头。

  容姝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开始处理这两天堆压的文件。

  处理到一半的时候,佟溪便通知开会了。

  容姝合上面前的文件,起身离开办公室,朝会议室走去。

  在会议室外,她遇到了从另一边走来的段兴邦。

  段兴邦脸色很难看,“真想不到侄女儿还有这份魄力,为了不让我出手,连卖股份都做得出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策反了容姝几个人,等容姝回来后,除了生气也做不了什么,就算要辞退那几个高层,有他出手保下,她也只能任命。

  可没想到,她居然完全没有照他想的那样做,反而用这种强硬手段来阻拦他出手,而他为了不多一个敌人,还真的只能作罢,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好不容易策反的高层被赶出去,真是气死他了。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