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29章 不能骑马

第129章 不能骑马

  “哦?”容姝挑眉,“程淮要破坏傅景庭和顾漫音的度假?”

  “是啊。”陈星诺点头。

  容姝和陆起对视一眼,“阿起,还真你之前的电话说中了,顾家得罪了程家,程淮也不会让顾漫音好过,这不就来了。”

  陆起笑着拍手,“这是好事不是吗,先让程淮帮我们收拾一下顾漫音。”

  容姝抬了抬下巴,“你说的也是。”

  随后,陆起转移话题,“好了宝贝儿,我们也去马场看看吧。”

  “行啊。”容姝点头同意了。

  三人朝着马场走去。

  来到马场外围的时候,容姝就已经看到马场里有三匹马在跑。

  虽然马背上的人穿了保护措施,把脸遮的严严实实的,但容姝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们是谁。

  是傅景庭两兄弟和程淮。

  顾漫音不在,正坐在马场边的休息区,看着马场里的几人。

  容姝三人过去的时候,顾漫音发现了,笑着站起来,“容小姐,你们来了。”

  容姝假装没听到,走到另一边坐下。

  陆起和陈星诺跟她是一头的,她不理会顾漫音,他们自然也不会理会,跟着她一起落座。

  三人无视的态度,让顾漫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底更是闪过一抹阴暗,不过很快又不见了,重新恢复了笑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她走过去,“容小姐,你们不去骑马吗?”

  容姝有些厌烦的皱眉,“顾小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

  “啊?”顾漫音愣了一下,脸色涨红,“我……我真的很让人烦吗?”

  “难道不是吗,你看不出来我们根本不想理你吗,你还跟个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贱不贱啊?”陆起冷哼的说。

  陈星诺也附和,“就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你们……”顾漫音眼眶红了起来,身子轻颤,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远处的马场上,傅景庭早在容姝出现的时候就发现了,看到漫音朝容姝走过去,还皱了下眉头,现在看到漫音似乎在哭,他眼睛一眯,立马牵扯缰绳,驾马过去。

  傅景霖和程淮见状,也跟了过去。

  “吁!”傅景庭停下马,一个翻身就从马上下来,动作利落又不失帅气。

  容姝瞥了一眼,也不得不承认,他很优秀。

  无论是在商场上,还是娱乐上,都远超别人的优秀。

  可是再优秀又如何,眼睛也是瞎的。

  想着,容姝收回目光,不再看了。

  “漫音。”傅景庭摘下头盔放到一边。

  顾漫音听到她的声音,立马转过身来,哭着扑进他怀里,“景庭呜呜呜……”

  容姝三人看得直翻白眼。

  他们没怎么着她吧,哭的这么大声。

  不知道的人,以为死了爹妈呢。

  “怎么了这是?”程淮骑马过来,坐在马背上高高问道。

  傅景霖没有问,淮哥都问了,他还问什么?

  所以傅景霖不但没问,甚至连看顾漫音一眼都没看,而是眼睛发亮的看着容姝,“容姝姐。”

  容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回应。

  傅景霖眼里的光芒瞬间消失了。

  那次舆论事件都过去这么久了,容姝姐还是不肯理他。

  “漫音,到底怎么了?”傅景庭拍着顾漫音的后背,沉声问道。

  顾漫音摇摇头,声音抽泣的回着,“没……没什么,不关容小姐他们的事,是我自己……”

  “等一下。”陈星诺笑了,“顾小姐,什么叫不关容小姐他们的事,你到底会不会说话,你这一句话,摆明了就是告诉大家,你哭是因为我们对你做了什么。”

  “我没有,我不是……”顾漫音连忙摆手。

  陈星诺翻了个白眼,“还我没有,我不是呢,谁信啊,傅总是傻子,听不出来,不代表我们全部都是傻子,听不出来你的莲莲语。”

  傅景庭脸黑了。

  他是傻子?

  “噗嗤!”容姝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一笑,就仿佛触发了什么开关,程淮陆起包括傅景霖都笑了。

  “哥,原来你是傻子啊。”傅景霖捧着肚子,缺心眼的道。

  傅景庭眼神冰凉的看着他。

  他顿时打了个哆嗦,不敢再笑了。

  “哥我错了。”傅景霖哭丧个脸,把嘴闭上了。

  傅景庭这才放过他,低头看着怀里的顾漫音,“漫音,你老实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醒了傅总,你也别问她了,她除了会说我不是我没有,不关我们的事,还会说什么,所以还是我来吧。”陆起站起来,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程淮听完,摸着下巴,“我觉得陆总他们没错啊,他们不喜欢顾小姐,顾小姐还巴巴的凑上去,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是什么,他们说了实话就哭,恕我直,顾小姐,你也太容易受伤了。”

  傅景霖不敢明说,但心里却也赞同的点头。

  就连傅景庭也无法说容姝他们做错了。

  毕竟真的是漫音自己凑上去的。

  傅景庭心里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抱着顾漫音看着容姝说道:“抱歉,这件事情的确是漫音不对,我代她向你们道歉。”

  顾漫音瞪大眼睛,“景庭……”

  傅景庭捏了捏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说话。

  容姝撑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傅总的道歉还真是越来越熟练了,熟练的让人心疼,行,看在傅总的道歉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接受了。”

  “多谢。”傅景庭如何听不出来她在讽刺他经常代漫音道歉,但没有在意,垂下眼皮回了两个字。

  “景庭……”顾漫音眼眶红红的看着傅景庭,“对不起,我又给你惹事了。”

  傅景庭把她眼角的眼泪擦掉,“好了,以后离他们远点,去洗把脸吧。”

  “嗯。”顾漫音点点头,转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啧,没细看了,还是继续骑马吧。”程淮伸了个懒腰。

  傅景霖也跟着点头,“淮哥,一会儿我们比赛看谁先跑完一圈怎么样?”

  “这个好。”程淮眼睛一亮。

  陆起和陈星诺听得也跃跃欲试。

  “我也去。”陈星诺举手。

  陆起看向容姝,“宝贝儿,你之前不是很想骑马吗,我们也参加吧?”

  容姝刚要回答,傅景庭突然开口,“不行,她不能骑马!”

  她怀孕了,在马背上颠簸,很容易出事。

  众人立马安静下来,诧异的看着傅景庭。

  “宝贝儿为什么不能骑马?”陆起气愤的凝视着傅景庭,“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你还不让我们宝贝儿骑马了?”

  “没错。”陈星诺也不满的瞪着傅景庭。

  傅景霖和程淮也觉得他太过了。

  只有容姝察觉到了异样,眸色微微闪了闪。

  傅景庭好像并不是因为霸道,才不让她骑马的。

  而是有别的原因。

  想着,容姝直视着傅景庭,“傅总,给我个不能骑马的理由!”

  她要知道,他为什么阻止她。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