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21章 毫不相干

第121章 毫不相干

  “没怎么。”容姝闭了闭眼,淡淡的回道。

  傅景庭见她不愿意说,薄唇不悦的抿出几分寒冷,随后把手伸进车窗。

  “你干什么?”容姝面色大惊的看着他。

  傅景庭没有回答,手向下,打开了车门的反锁,然后另一只手同时拉开了车门。

  “你……”

  “出来。”傅景庭沉声命令道。

  容姝坐在车里没动,“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坐后面,我送你去医院。”傅景庭回着。

  容姝眸色闪了闪,随即别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不用你送。”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开车?”傅景庭看着她苍白的脸,以及直冒冷汗的额头,冷冷地说。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容姝捂着肚子冷笑,“我能不能开车,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的谁啊?”

  傅景庭一愣,无法回答她这句话。

  因为他的确不是她的谁,唯一的关系就是前夫。

  而说是前夫,其实就是毫不相干的人。

  想到这,傅景庭垂下眼皮,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甘,“就算我不是你的谁,但你现在这个样子,陌生人也不会丢下你不管。”

  “傅总说笑了,如果真是陌生人,那让他送我,我还不会拒绝,可是现在要送我的人是傅总你啊,那我就不要,你还是管好你的顾小姐吧。”容姝撇了撇嘴,用力推开他,关上了车门。

  傅景庭脸色黑的犹如墨底,心里更是不爽。

  她宁愿让陌生人送,都不愿意让他送。

  他就这么让她不待见吗?

  “哦对了。”正当容姝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不好,“傅总,我的包刚刚被一个开摩托车的人抢走了。”

  “抢走了?”傅景庭蹙眉。

  所以,她刚刚在追摩托车?

  “没错。”容姝点点头,审视着他,“我包里有手机,手机里有顾漫音推我下楼的录音,我的包这么巧就在我要进警局,提交录音之前被抢走,很显然,抢我包的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拿走录音,傅总,这件事情跟你有关吗?”

  傅景庭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薄唇抿起,“你怀疑是我让人抢的包?”

  容姝不置可否,“你不是让我不要报警,要保下顾漫音么,所以你的嫌疑很大,而且知道我有录音的,只有我们三个,所以不是你,就是顾漫音,总归是你们其中一个。”

  “不是我。”傅景庭捏着拳头回道。

  他还不至于用拿走录音这种手段,才能保住漫音。

  容姝恍然的抬了抬下巴,“那就是顾小姐了。”

  傅景庭薄唇动了一下,想说也不一定是漫音。

  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容姝说了,知道有录音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不是他,就只能是漫音了。

  只是不知道,是主人格的漫音,还是副人格的漫音。

  “傅总在想什么?”容姝眯眼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垂眸,“没什么。”

  容姝嗤笑一声,“傅总,我很疑惑,明明当时你很赞成我报警的,可为什么几个小时后又突然改变主意了,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傅景庭揉了揉眉心,“漫音有人格分裂。”

  “什么?”容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傅景庭重复了一遍。

  这下容姝听清楚了,却觉得是个天大的笑话,“人格分裂,你也相信?”

  就在要坐牢之前,突然发现有人格分裂。

  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是真的。”傅景庭眼神认真的看着她,“漫音并不是故意想要三番两次针对你,她是被副人格影响了,推你下楼的,也是副人格。”

  “你觉得我很傻是吗?”容姝冷冷的跟他对视,“拿这种理由来骗我。”

  “我并没有骗你,这是林天辰诊断出来的结果。”傅景庭沉声说。

  容姝微怔,“医药世家的林天辰?”

  “没错。”傅景庭点头。

  容姝沉默了。

  她没有见过林天辰,却听说过林天辰这个名字,是林家十年难得一见的医学天才,十八岁就已经博士毕业,在林家的医院担任实习医生,两年就可以独自上手术台,是诸多权贵都争相结交的天才。

  而六年前,林天辰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暂停了一切职务,出国进修脑科和心理医学,之后频频在国际上扬名,所以林天辰诊断出顾漫音有人格分裂,应该不会有假。

  容姝握紧了方向盘,“就算顾漫音真的有人格分裂又如何,我都要让顾漫音坐牢。”

  “漫音不能坐牢,否则她的病情会加重的。”傅景庭拧紧眉头。

  容姝冷漠的看着他,“那又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她付出代价!”

  说完,她直接关上车窗,开车掉头。

  傅景庭站在原地,眸色幽深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抿唇不语。

  返回警局的路上。

  容姝一手掌控着方向盘,一手揉着肚子,心里满是讽刺。

  她理解傅景庭想要保下顾漫音的想法,因为是心爱的人嘛。

  但是她不能接受,他保下顾漫音却让她让步的行为,凭什么。

  很快,警局到了。

  容姝没急着下车,而是在车上坐了一会儿,等到肚子稍微好些了,没那么痛了后,这才下车,走进了警局的大门,然后在大厅重新报警。

  报警内容,就是她的包被抢走。

  她必须让警局派人,把抢包的人抓住,把包拿回来。

  另一边,审讯室里。

  顾夫人搂着顾漫音哭的不行,“你这孩子,妈知道你恨容姝,可你也不能对她下杀手啊,你胆子也太大了。”

  从警局打来的电话得知女儿把容姝推下楼时,她差一点没有吓昏过去。

  顾漫音低着头,眼眶也是红的,“妈,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控制不住。”

  “你,哎……”顾夫人叹气,随后又看向一旁的顾耀天,“你们父女两难道就没发现,那个容姝不是简单的角色吗,你们出手了几次,都被她轻易化解,她还把你们父女两都弄进了警局一次,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父女两在小计谋上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顾耀天揉了揉太阳穴,“容昊那个混蛋,倒是生了个很聪明的女儿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莫名有些羡慕妒忌。

  “我不管,总之你们父女两暂时不要针对容姝了,除非你们一下子把她摁到谷底,让她无法翻身,不然就都安分点,我不想在接到你们父女两挨个儿进警局的电话了。”顾夫人捂住脸,抽泣的说。

  顾耀天把她拥进怀里,“放心吧,我知道的。”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