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17章 你怀孕了

第117章 你怀孕了

  “不是。”医生摇摇头。

  容姝松了口气。

  不是就好。

  看医生那严肃的表情,她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呢。

  “那医生,我到底是怎么了?“容姝看着医生,又问。

  医生把手里的检查单放下,“我也不太确定,这样吧,你去妇产科那边看一下,你这种情况,是妇产科那边的医治范围。”

  “妇产科?”容姝嘴角抽了抽。

  她不是就是肚子疼了么。

  怎么就要到妇产科去呢。

  “是啊,我的诊断是你怀孕了,所有才建议你去那边。”医生点头回道。

  容姝瞳孔一缩,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嘴巴张了张,声音沙哑的说:“我……我怀孕了?”

  “应该是。”医生回答。

  容姝身子晃了一下,只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怀孕了。

  她怎么能怀孕呢。

  容姝站起来,拿过检查单,步伐凌乱的往妇产科那边走。

  她要去妇产科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万一她没怀,是肠胃科这边的医生说错了呢。

  叮,电梯开了。

  容姝走出电梯,左右看了看,看到妇产科是在左边,转身朝左边走去。

  傅景庭打完电话回来,刚好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忍不住眯了下眼。

  她怎么还在医院没走?

  “景庭。”

  正想着,傅景庭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

  他转过身,是一个身穿白大褂,脸上带着丝丝邪笑的医生。

  “怎么了?”傅景庭放下手机,淡声问。

  林天辰推了推眼镜,“漫音醒了,要见你。”

  “知道了。”傅景庭心里一松,快步进了诊室。

  林天辰看着他的背影,嘴唇抿了一下,很快又重新扬起弧度,也走了进去。

  “景庭。”顾漫音坐在沙发桑,茫然的看着傅景庭,“景庭,天辰说我昏迷了,我是怎么昏迷的?”

  听到这话,傅景庭皱起眉头,“你不记得了?”

  顾漫音摇摇头,抬起手摁在太阳穴的位置上,“不记得了,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傅景庭垂眸,让人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那你昏迷之前的事情,还记得吗?”

  顾漫音歪头想了想,然后又摇头,“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上午我们和好,之后的都不记得了,景庭,我到底怎么了?”

  她有些慌张的看着他,“我为什么失去一部分记忆?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傅景庭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她,眼神十分深沉,好似要将她整个人看穿,得知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景庭?”顾漫音强压下心底的忐忑,面上疑惑的喊了一声。

  傅景庭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声音挺不错喜怒,“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这一次,顾漫音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林天辰开口回道:“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傅景庭脸色微变。

  顾漫音的话,他可能会怀疑,但是林天辰的话却不会。

  林天辰不但是他的朋友,还是一名享有名誉的外科医生,不可能会说假话。

  “这到底怎么回事,漫音怎么会失忆?”傅景庭紧盯着林天辰。

  顾漫音也很想知道的看着林天辰。

  林天辰把手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来,抓了抓后脑,“关于这个嘛……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我不能知道嘛?”顾漫音不高兴的撅起嘴。

  林天辰对她笑了一下,“你还是别知道的好,走吧景庭,我们出去说。”

  傅景庭沉吟了两秒,点头同意了,先一步出去。

  林天辰走在后面。

  出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扭头,对着顾漫音眨了下眼睛。

  顾漫音勾了勾唇,然后点了下头。

  得到回应,林天辰把头转了回去,关上了自己诊室的门。

  “说吧,怎么回事。”傅景庭停下脚步,沉声问道。

  林天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抖出一只递过去,“要吗?”

  傅景庭看都不看一眼。

  林天辰知道他不要,把烟收了回来,自己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漫音有精神分裂。”

  “什么?”傅景庭瞳孔颤动。

  林天辰弹弹烟灰,“准确来说,她不只是精神分裂,是人格分裂,她有一个黑暗型人格,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会做坏事的人格。”

  傅景庭双拳紧握,“她怎么会人格分裂?”

  林天辰吐出口烟雾,“人格分裂是受到极大刺激才会产生的,漫音以前没有,是苏醒后才有的,你还记得吗,漫音醒来后得知你结婚了,差点又变回植物人,所有我猜测人格就是那个时候产生的。”

  傅景庭听到这话,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

  所以,漫音会人格分裂,是他和容姝结婚造成的!

  “刚才我稍微研究了一下。”林天辰摁灭烟头,“漫音的那个黑暗型人格,对你前妻有着很大的敌意,大概是因为你前妻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吧。”

  傅景庭有些不悦的皱眉,“跟容姝无关,是我当年没有拒绝。“

  归根结底,最大的原因,在他身上。

  林天辰眼镜反了反光,“景庭,你在维护你前妻?”

  “行了,现在是说漫音的事,你说这个干什么。”傅景庭有些不耐烦的抿唇。

  林天辰定定的看了他两眼,随即笑了,“说的也是。”

  “漫音的那个黑暗型人格,是看到容姝就会出现吗?”傅景庭问。

  林天辰摊摊手,“这我怎么知道,不过一般来说,都是在受到威胁的时候出现,可能在此之前,你前妻对漫音做了什么,漫音的黑暗型人格才会出来吧。”

  “不可能!”傅景庭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林天辰眼睛眯了一下,“景庭,你还说你没有维护她。”

  “我不是在维护她,是她根本不可能那么做。”傅景庭冷声说。

  他直觉告诉他,容姝没做什么。

  “好好好,不可能就不可能吧。”林天辰压压手,随即语气变得沉重起来,“漫音的这个人格应该还是第一次出现,所有漫音才会失去这期间的记忆,我担心这样下去,这个人格恐怕会很频繁的出来。”

  “能治好吗?”傅景庭看着他。

  林天辰点头,“医学史上,人格分裂症患者人格融合的案列,还是比较多的,漫音的人格才诞生一个多月,融合的可能性很高。”

  “那样怎么做?”傅景庭沉声问。

  林天辰推了下眼镜,“很简单,多陪陪她,尽量让她开心,不要让她见到你前妻,尤其是你跟你前妻在一起的场景,只要不刺激到她,她的副人格就不会出来,久而久之自己就会跟主人格融合。”

  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傅景庭还是记在了心里。“我知道了。”

  “那行,那我就先去忙了,刚回国,要忙的多着呢。”林天辰拍拍他的肩膀,抬脚走了。

  傅景庭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门,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他从没想过,漫音居然会被刺激到人格分裂,看来漫音这一个多月对容姝所做的,都是受这个副人格影响。

  所以漫音醒来后,行举止才会跟书信上写的有很大差别。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