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109章 管理权争夺

第109章 管理权争夺

  众人立马正襟危坐起来。

  段兴邦开始讲诉自己在国外出差的事情。

  说完后,他立马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容姝身上,“关于我不在这段时间里,集团里发生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侄女替我管理的不错,辛苦了。”

  替?

  容姝皱了下眉,随后就笑了,“段总客气了,怎么说我也是集团最大的股东,也是副总裁,管理集团是分内的事,辛苦也是应该的。”

  段兴邦嘴角抽了一下,心里又气又怒。

  这小丫头片子,果然不好对付。

  他不信她没听出,他是要收回集团管理权的意思。

  “是嘛,侄女还真懂事,不过你段叔我现在回来了,侄女你就不用那么幸苦了。”段兴邦看着容姝,笑意不达眼底的说道。

  容姝也笑着跟他对视,“没事儿,我还年轻,挺喜欢吃苦的,段总不用担心。”

  段兴邦脸色刷的一下就垮了下来。

  会议室里其他高层和股东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们真没想到,容副总居然敢直接跟段总争权。

  这到底有底气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就连陆起也被容姝的大胆惊呆了。

  虽然觉得容姝在这个时候和段总争权有些不妥,太过于冲动了。

  但他爱她,所以不管她做的对不对,他都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

  “宝贝儿加油。“陆起对容姝做了一个打起的动作。

  容姝哭笑不得,“闭嘴吧你。“

  陆起嘿嘿笑了笑,闭上了嘴。

  段兴邦看到容姝现在还有心情打情骂俏,气的吹胡子瞪眼,“小丫头,你认真的吗?”

  容姝笑了笑,“当然,我毕竟是集团最大股东,也是集团傅总,如果手里没有一点管理权,也不好吧?所以我要一半管理权!”

  她其实知道自己争不过段兴邦,毕竟段兴邦管理集团这么多年了,在座的高层和股东,几乎有大半都是他的人。

  但要她把管理权全部还回去,真的很不甘心,所以她已然决定,就算自己争不到全部管理权,起码也要争一半。

  段兴邦气笑了,“现在的年轻人野心还真是大呢,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侄女你有这么大野心呢?”

  容姝撩了撩头发,淡然自若的回道:“那是因为我以前都被爸爸护在羽翼下,现在爸爸不在了,我自然就该自己站出来面对风雨,要是爸爸现在还活着,一定很为我感到高兴,段叔您说是吧?”

  段兴邦握紧了拳头,遮住眼里的狠辣,咬牙切齿的回道:“你说的是。”

  这个小丫头片子真是好样儿的,故意搬出容昊来压他,提醒他,他是容昊一手带出来的,他现在这么对容昊的女儿,就是忘恩负义,是白眼狼,偏偏他还不能反驳,如果反驳了,岂不就是坐实白眼狼的头衔,到时候舆论会怎么评论他?

  而且他手里的股份本来就比不过这个小丫头片子,万一舆论影响到了天晟,所有股东肯定会对他有意见,然后就会联名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举集团管理人,那时他多年的经营就全泡汤了。

  想到这,段兴邦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却又强忍着怒火没有发出来,阴恻恻的看着容姝,“侄女果然是你爸爸的亲生女儿啊,行,我可以给你一半,不过……”

  容姝眼神闪了闪,“段叔请说。“

  她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他肯定还要算计她一次。

  段兴邦拿起手旁的一份文件,“这是一份新能源技术的联名合作案,我花了很大功夫才拿到了这个合作案的会议资格,合作发起人准备找五个合作伙伴,只要你能让天晟拿到其中一个合作位置,我就给你一半的管理权。”

  顿了顿,他又说:“反之,如果拿不到,你就要放弃管理权,并且离开天晟,当你的普通股东,当然,如果你最后拿不到还要硬抢管理权,那就别怪我跟你鱼死网破,毁了天晟,侄女,你觉得怎么样?”

  “你这是威胁!”陆起指着他。

  容姝摁下陆起的手,眼睛看着段兴邦,“好,我答应。”

  “宝贝儿……”

  容姝把目光转移到陆起身上,神情十分认真,“阿起,你应该知道天晟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就算这是个陷阱,我也必须得跳,你明白吗?”

  陆起张了张嘴,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容姝满意的笑了笑,朝段兴邦伸出手,“合作案给我。”

  段兴邦笑眯眯的递给她,“下午两点,就是会议的时间,侄女可别像这次一样迟到了。”

  他可不认为她能拿到合作位置。

  合作发起人已经说了,他只会跟最有实力的几个公司合作,天晟根本没有资格,他就等着她输给他。

  会议结束了。

  陆起接了个电话离开了。

  容姝拿着合作案回到办公室,坐下后,立马看了起来。

  一直到了下午一点,她才合上看了好多遍合作案,开车前往会议地点,寰宇酒店。

  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一点五十了,还差十分钟会议就要开始。

  容姝把车停好,踩着高跟鞋飞快的跑进酒店,看到有一个电梯正要关门,她连忙喊道:“等等,我也要进。”

  这个声音……

  傅景庭眸子一眯,伸出手,直接抵在快要完全关闭的电梯门上。

  电梯门感应到了有障碍物,停止了关闭,将门重新打开。

  容姝见状,眼睛一亮,知道里面的人在等自己,再次加快脚步。

  终于,她进了电梯,双手杵在膝盖上,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谢谢啊。”

  傅景庭垂眸看着她,目光刚好落在她的领口处。

  通过低垂的领口,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白皙的几乎,正随着她的喘气一起一伏,十分诱人。

  傅景庭眸色暗了暗,声音低沉的回道:“不用谢。”

  “……”容姝擦汗的动作猛地一顿,以为自己听错了,立马站直身体,抬头看去

  看到果然是傅景庭,她无奈捂眼。

  老天这是在玩她吗?

  怎么她随便进个电梯,电梯里的人就是他?

  容姝抿了抿红唇,漠着小脸往旁边挪了两步,拉开了和傅景庭之间的距离。

  傅景庭看着和她之间,至少还能站三个人的位置,俊脸黑了下来。

  他是瘟疫吗?

  要这么避着他?

  傅景庭垂下眼皮,心里有些烦躁。

  很快,电梯到了。

  容姝早就不想和他同处一个空间了,先一步出去。

  结果刚走了两步,她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不是吧?”容姝嘴角抽了抽,然后微微侧脸,用余光朝后看,看到傅景庭真走在她身后,心里忍不住浮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他,该不会是跟她同一个目的地吧?

  这个猜测随着容姝离包厢越来越近,也就越来越肯定。

  直到容姝站在了包厢门外,扭头去看傅景庭时,通过傅景庭眼中的微讶,就以为完全确定,他也是来参加会议的。

  也是,傅氏集团是海市的龙头,他又是傅氏集团的掌权者,这种利润巨大的合作案,怎么会少得了他。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