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99章 离婚补偿

第99章 离婚补偿

  “不,我不走。”孟珂急剧地摇头后退。

  两个警员面色严肃的说道:“如果你不跟我们走,你就是拘捕,罪加一等。”

  孟珂被吓到了,赶忙把手里的手机放到耳边,“漫音,警员来抓我了,你就救救我,救救我啊。”

  电话里没有回应。

  孟珂把手机拿到跟前一看,却发现电话早已经被挂断了。

  这一刻,孟珂心彻底凉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蔓延呆滞。

  两个警员对视一眼后,将她架了起来,带走了。

  “喂,容小姐。”警车上,之前掏证件的警员联系了容姝,“人已经抓到了。”

  “我知道了,麻烦你们了。”容姝笑着道谢。

  随后,通话结束。

  陆起把一杯咖啡放到她面前,“谁啊?”

  “派出所的。”容姝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陆起恍然,“是说关于抓捕孟珂的事吧?”

  容姝点点头,“没错。”

  陆起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我可是知道的,孟董事长可是一心想让孟珂嫁进豪门的,眼下孟珂出了这档事,这嫁豪门肯定要泡汤了,还影响到了孟家企业,这下孟董事长恐怕都要恨死这个女儿了。”

  “你说的没错。”容姝笑了笑。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佟溪探了个头进来,“容总,有一位姓陈的律师要见您。”

  “律师?”容姝挑眉,随后看向陆起,“你找的?”

  陆起摇头,“我没事儿找律师干嘛。”

  佟溪回道:“那位陈律师自称是傅氏集团法务部的。”

  “傅氏集团?”陆起眯起眼睛,“宝贝儿,是傅景庭的人,该不会是你在发布会上说的那些,得罪了傅景庭,他也要起诉你吧?”

  容姝抿了抿唇,“到底是不是,见一见就知道了,请他进来。”

  “是。”佟秘书点头。

  一分钟后,陈律师进来了,对着容姝和陆点头,“容总,陆总。”

  “陈律师请坐。”容姝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律师道了声谢,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

  陆起给他倒了杯茶。

  陈律师再次道谢,然后才开口说明来意,“容总应该已经知道,我是傅总派来的吧?”

  “他要起诉我?”容姝往后靠了靠,目光紧盯着他。

  陈律师笑着摇头,“那倒不是,我这次来,是奉了傅总的命,重新和您分配离婚财产的。”

  “离婚财产?”陆起惊呼。

  容姝也错愕了一下。

  陈律师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容总,这是傅总拟定的财产分配,其中有别墅五套,公寓两套,车五辆,以及离婚赡养两个亿,您看一下。”

  他把文件双手递给她。

  然而容姝却没有接。

  陈律师也不尴尬,把文件放到桌上,推到她跟前,就被陆起拿了起来。

  陆起翻着文件冷笑,“就这么点东西,傅景庭他也配?离婚了,财产不应该对半分吗,那傅氏集团的股份,是不是也该分给我们宝贝一半呢?“

  陈律师听到这话,冷汗都出来了,“陆总说笑了,当初容姝和傅总结婚的时候,两人都签署了财产公证,所以股份什么的,自然没有容总的份。”

  在签了财产公证书的情况下,傅总还能给容总这些,已经很大方了。

  陆起也不是不知道,撇了撇嘴,没说话了。

  容姝把文件拿回来,看着陈律师,“我想知道,傅总为什么要突然给我这些?”

  当初离婚的时候,她就说了什么都不要。

  现在都离完婚快一个月了,却突然给她这么多离婚财产,到底有什么目的?

  陈律师知道容姝会问这个问题,推了推眼镜回道:“是这样的,傅总之所以会在婚姻期间对容小姐你这么冷漠,是因为傅总觉得您在知道他和漫音小姐关系的情况下,还要求傅总和您结婚,但经过今天的发布会,傅总知道误会了您,所以想弥补容小姐您。”

  “呵,说的好听。”陆起翻了个白眼,“弥补?伤都伤害过了,心都千疮百孔了,弥补能让宝贝儿的心复原吗?,而且照我看,这不是弥补,而是挽誉罢了。”

  “陆总这话的意思是?”陈律师看向他。

  陆起环着手臂,“宝贝儿今天说了她在傅家几年的经历,现在网上的人都知道他傅景庭渣,所以他才让你过来,目的就是挽回一些他自己的声誉而已。”

  “呃……”陈律师嘴角抽了抽,“陆总,傅总真没这个意思。”

  “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东西陈律师你拿回去吧,我不会要的,当初离婚的时候我就说过净身出户,不要他任何东西,现在也是一样。”容姝把文件推回到陈律师跟前。

  陈律师有些为难,“容小姐在考虑一下吧,傅总真的只是想补偿您。”

  “不用了,我不需要他的补偿。”容姝还是不为所动。

  陈律师无奈,只得告辞。

  他走后,陆起坐在了他刚刚坐的位置上,“宝贝儿,拒绝了,你真不后悔吗?”

  “有什么好后悔的。”容姝拿起一本资料看了起来,淡淡的回道。

  陆起耸了下肩膀,还想说些什么,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自己助理打来的。

  “宝贝儿,我公司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他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容姝点点头,“我知道,路上小心。”

  陆起嗯了一声,走了。

  容姝低下头,继续看资料。

  到了下午,司机将她送回浅水湾。

  正在吃晚饭的时候,门铃响了。

  容姝杵着拐杖过去开门。

  门开了,傅景庭站在门外。

  看到他,容姝先是一愣,随后抿了下唇,准备关门。

  傅景庭突然伸出手抵在门上,“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傅总快离开吧,万一有人拍到你出入我的公寓,到时候指不定又要被怎么编排呢。”容姝嘲讽道。

  傅景庭蹙着眉,“不会,我来的时候看过了,没有人知道我来了这里。”

  “哦?所以你觉得很光荣吗?”容姝嘴角冷冷的勾起,看他的眼神,也是冰冷的。

  傅景庭心脏有些发揪。

  她果真已经不爱他了。

  不然她看他的眼神,怎么会这么冷漠,就跟他过去看她的眼神一样。

  “为什么不要那些东西?”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沉声问道。

  容姝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反问道:“我为什么要?”

  “那些东西,是我给你的补偿,这几年,是我对不起你。”傅景庭看着她,眼中的歉意毫不掩饰。

  容姝冷嘲的笑了一下,“陈律师没告诉你吗,我不需要你的补偿,既然要和你断的干净,那我自然不会要你的任何东西,至于对不起我,那也是我自找的,傅总不用道歉,好了傅总,你可以走了。”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