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90章 与顾漫音有关

第90章 与顾漫音有关

  傅景庭按着自己的肩膀,“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傅景霖还是有些不放心。

  傅景庭嗯了一声,“没事。”

  “那就好。”傅景霖松了口气,随后又问容姝,“容姝姐,你呢?”

  “我也没事。”容姝摇摇头。

  她被傅景庭保护的好好的,一点伤都没有。

  确认了两人都没事,傅景霖转过头,双目赤红的看向球场上的泡菜国球员,“那群混蛋,打不过我就使这种手段,看我不教训他们!”

  他捏着拳头怒气冲冲的回了球场,要找泡菜国的球员打架。

  但最后被队友拉住了,没打成。

  毕竟真打起来了,这场比赛双方都要被禁赛。

  “你真的没事吗?”容姝听到了傅景庭刚刚的那声闷哼,并不像傅景霖那样那么轻易的相信他没事。

  傅景庭也知道自己骗不了她,轻启薄唇说道“肩膀被砸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是么……”容姝睫毛颤了颤,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两秒,她强压下内心的悸动,看着他问,“你刚刚为什么要救我?你明明可以不用管我的不是吗?”

  傅景庭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神色,淡声回着,“刚刚那人之所以会砸篮球,是因为打不过景霖恼羞成怒了,而景霖多次往我们这边看,所以那人猜出我们是景霖在意的人,为了打击景霖,那人才把篮球扔向我们。”

  “原来是这样。”容姝皱眉。

  这泡菜国的球员素质怎么这么低劣!

  打不过就找观众发泄!

  傅景霖又道:“所以砸向你的篮球是景霖惹来的,如果那颗篮球真的砸伤了你,景霖会很感到很自责愧疚,我是他大哥,我有义务帮他杜绝这一切。“

  “我知道了。“容姝牵了一下嘴角,淡淡的应着,心里却自嘲一笑。

  原来救她是为了傅景霖啊,真好笑,她又一次胡乱期待了。

  一时间,容姝那颗好不容易有了点温度的心,再一次变为了死灰。

  这时,体育馆经理带着两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万分抱歉的对两人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先生小姐,你们没受伤吧?”

  “他肩膀受伤,麻烦你们安排一个医生。”容姝指了指傅景庭。

  经理点头,“应该的,那先生小姐跟我们去休息室吧。”

  “好。”容姝答应了。

  不管怎么说,傅景庭是救她才受伤的。

  她有义务陪着他去看医生。

  容姝杵着拐杖站起来。

  傅景庭朝她伸出手,“我扶你!”

  容姝看了一眼他的手,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不了,我自己可以。”

  说着,她率先朝前走去。

  傅景庭看她走的那么小心翼翼,却还拒绝他,薄唇抿了抿。

  最后,他压下心里的烦躁,把手放下跟了过去。

  休息室里,傅景庭脱下身上的西装和衬衣,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让医生上药。

  容姝就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目光一瞬不离的盯着他的肩膀,那里红了一大片,可见当时那颗篮球砸来的力度有多重。

  要不是他替她挡了,也许她的牙齿都会被打掉。

  一想到这儿,容姝就有些后怕,再看他的肩膀,心里也多了几分愧疚。

  “傅总……”

  正当容姝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傅景庭的手机突然响起,将她的话打断了。

  傅景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眼神柔了柔,“漫音。”

  “景庭,你没事吧?”电话里传来顾漫音担忧的哭声。

  傅景庭眯眼,“你知道了?”

  “嗯,我看到直播了,景庭,你受伤了没有?”顾漫音又问。

  傅景庭心里微暖,声音也温和了许多,“没有,放心吧。”

  “那就好。”顾漫音喜极而泣的点点头,随后又道:“景庭,景霖的比赛快结束了,我来找你吧?”

  “好。”傅景庭嗯了一声,同意了。

  通话结束,他放下手机看向容姝,“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容姝摇摇头。

  她本来想说请他吃顿饭,报答这次的事情。

  但听到顾漫音要过来,还是算了,万一被顾漫音误会了,谁知道顾漫音又会做出什么来。

  见容姝不想说了,傅景庭也不问,整个休息室都安静了下来。

  忽然,容姝想起了什么,连忙拿出手机。

  刚刚陆起给她打的电话她还没接呢,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容姝给陆起回拨了过去。

  陆起很快接听,“宝贝儿,出事了!”

  听着陆起着急的声音,容姝表情也认真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傅景庭听到她这话,忍着肩膀上的痛意,朝她看了过来。

  “你和傅景庭在体育馆看比赛被人直播了,微博有人说你坏话呢,说你离婚了还纠缠前夫,甚至还说你六年前插足傅景庭和顾漫音,趁着顾漫音车祸期间,挟恩嫁给了傅景庭,现在网上都在骂你!”陆起语速飞快的把事情交代了。

  容姝瞳孔皱缩,“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傅景庭神色紧绷了起来,声音里杂夹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关心。

  容姝没有理他,对着陆起继续问道:“谁干的?”

  “暂时还不知道,我正在查,不过我怀疑肯定跟顾漫音脱不了干系。“陆起回着。

  毕竟六年前的事情,知道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只有跟宝贝儿有仇的,才会故意扭曲事实的真相来抹黑宝贝儿。

  而跟宝贝儿有仇的,又知道当年事情的,就只有顾漫音一家,所以这件事情,不是顾漫音,就是顾家干的。

  容姝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握着手机的手都用力了许多,“我知道了。”

  “宝贝儿,我们要不要……”

  容姝深吸口气,“等我回来再说。”

  “好。”陆头,随后想到了什么,又赶紧提醒,“对了宝贝儿,这件事情闹得很大,肯定有媒体去了体育馆堵你,所以你千万不要走正门。”

  “‘嗯。”容姝记下了。

  挂断电话,她点进微博,看着网上那些滔天谩骂,气得身子都在发抖。

  “到底出什么事了?”傅景庭看她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心脏一揪,又问了一遍。

  容姝终于搭理他了,冷笑一声,“还能有什么,你未婚妻从直播里看到我们坐在一起,然后就发疯妒忌,在网上造谣我。”

  “不可能!”傅景庭薄唇一抿,直接否决她的话。

  “不可能?”容姝捏了捏手心,然后把手机递到他跟前,“这就是你口中的不可能。”

  傅景庭看着微博上那条动态,以及下面那些让人胆战心惊的评论,眉头都皱成了川字,“这不一定就是漫音做的。”

  漫音答应过他,不会再做针对容姝的事。

  他相信漫音。

  “那你告诉我,如果不是她,谁还会知道六年前的事。”容姝把手机拿回来,“我只知道跟我过不去的只有顾漫音,所以她的嫌疑最大!”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