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83章 保健品

第83章 保健品

  “我也不知道。”前台摇摇头。

  容姝沉吟了两秒,“好,我马上下来。”

  通话结束,容姝放下手机,杵着拐杖朝电梯走去,佟溪跟在她身后。

  来到大厦一楼的前台,容姝问,“东西呢?”

  前台搬出一个大纸箱,“都在这儿。”

  容姝看着桌上的箱子,是密封好的,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外面也没有送东西的人资料。

  佟秘书伸手颠了一下箱子,“容总,还挺重。”

  “打开看看。”容姝对前台吩咐道。

  前台拿出一把小刀,将箱子拆开,立马是各种包装精致的瓶瓶罐罐。

  佟秘书拿出一罐看了看,惊讶道:“容总,这是国外最有名气的保健品,对骨头愈合有很显著的效果,一罐都是上万美金呢,这里这么多罐,送东西的人好大手笔啊。”

  能花这么多钱给容总买这么多补品。

  送东西的人,一定是容总的忠实追求者。

  容姝听到这话,秀眉蹙了起来,“把东西放进去重新封好。”

  “哎?”佟溪愣了一下,“容总,您不打算收吗?”

  “不收。”容姝回了一句,转身离开,“让人把这些东西送回傅氏集团。”

  “傅氏集团?”佟溪诧异的张了张嘴。

  原来这些东西是傅总送的,难怪容总不收呢。

  “佟秘书,你说傅总为什么要送这些补品给容总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送东西了吧?”前台一脸八卦,“该不会傅总和容总之间还有感情吧?”

  “我怎么知道!”佟溪把补品放了回去,“行了,上司的事情别乱说,你让人把这些送过去吧。”

  “是。”前台点头。

  佟溪朝容姝追去。

  容姝已经回到了办公室,正在给傅景庭打电话,“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傅景庭开完会,也在回办公室的路上。

  容姝吸了口气,脸色有些不好,“那些保健品是你的杰作吧?”

  昨晚他就说过,会让人送一些补品给她。

  她已经拒绝了,没想到他还是送过来了。

  “是我送的。”傅景庭点头承认。

  容姝冷冷一笑,“傅总,我已经说过我不要的吧,你为什么还要送?”

  她这是在质问他吗?

  傅景庭脸色一沉,“我也说过,你是在我的地方出事的,我有责任。”

  “责任?”容姝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讥诮的笑了两声,“傅总,我身为你妻子的时候,你也没对我履行过任何责任,现在离婚了,你倒是喜欢对我负责了,不觉得可笑么。”

  听出她语气里的嘲讽,傅景庭眼皮敛下,没有说话。

  因为他无法反驳她的话。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对她负责。

  “那些保健品我已经让人给你送过去了,以后不要再送了,我不需要!”容姝说完,将电话掐断了。

  傅景庭停下了脚步,看着手机屏幕,眼神复杂莫名。

  张助理见他突然不走了,也停了下来,“傅总?”

  “你说……我这是怎么了?”傅景庭放下手机突然问了句。

  为什么那么在意容姝的事?

  张助理满头雾水,“傅总,什么怎么了?”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刚要开口,一道娇俏的身影从他办公室里出来,亲密的抱住他的胳膊,“景庭,开完会了?”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抹微讶,“漫音,你怎么还在这儿?”

  顾漫音嘟起嘴巴,有些不高兴,“我一直没走,在等你呢,你居然还问我怎么在这儿。”

  “抱歉,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傅景庭歉意的揉了一下她的头发。

  顾漫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景庭,晚上我去你那边怎么样?伯母刚才发消息给我,说买了我喜欢吃的菜呢。”

  “好。”傅景庭点头同意了。

  顾漫音脸上笑容灿烂。

  这时,一个保安抱着一个箱子从电梯里出来,“傅总,这是天……”

  保安话还未完,傅景庭立马打断了他,“既然东西送来了,你放下吧。”

  这是容姝退回来的保健品,要是被漫音知道,恐怕又要多想了。

  保安留下纸箱走了。

  顾漫音好奇的看着地上的箱子,“景庭,那是一箱什么啊?”

  “保健品。”傅景庭薄唇微启,淡淡的回了三个字。

  张助理豁然明白,他刚刚为什么要打断保安的话了。

  “什么保健品啊?”顾漫音走过去,把箱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眼睛一亮,“是这个啊,这个可难买到了,我爸爸上次预约都没有货,景庭,你居然一下子买了这么多。”

  “那一会儿我让人,把这些给伯父送过去。”傅景庭说道。

  顾漫音回到他身边,“谢谢景庭。”

  “不用。”傅景庭唇角牵了牵。

  就这样吧,容姝说的没错,离婚了,就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了。

  而且直觉告诉他,不断了联系,以后也许会变成不可控的局面。e

  强压下内心的情绪,傅景庭拉起顾漫音的手,“走吧,去我家。”

  “嗯。”顾漫音含笑的重重点头。

  傅景庭吩咐张助理把保健品送去顾家后,带着顾漫音走了。

  回到傅公馆,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王淑琴早早的就听到了车声,抓着一捧瓜子从屋里出来迎接。

  看到顾漫音从车上下来,高兴的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漫音啊,你可算来了。”

  “伯母。”顾漫音声音柔柔的喊了一声,随后低下头看着王淑琴拉着自己的手。

  那手上还沾了一片带着口水的瓜子皮,看着就让人反胃。

  顾漫音脸上的笑容都僵了,眼底更是闪过一抹嫌恶,然年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来。

  傅景庭停好车过来,看到两个女人站在那里,“怎么不进去。”

  “等你呢。”顾漫音往他那里跨了一步,拉开和王淑琴的距离,挽上他的胳膊。

  王淑琴呵呵的笑道:“景庭,漫音还真是粘你,你可要好好对她啊。”

  “我知道妈,进去吧。”傅景庭说完,带着顾漫音往里走。

  三人进了屋,偌大的客厅里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

  顾漫音松开傅景庭的胳膊,“景庭,我先去趟洗手间。”

  她要赶紧把手上那恶心的细菌洗掉。

  她一刻也受不了了。

  “去吧。”傅景庭以为她是真的上厕所,微微抬了抬下巴。

  顾漫音立马加快步伐朝洗手间走去。

  傅景庭脱下身上的外套,“妈,景霖呢?”

  “在楼上了。”王淑琴一脸气愤的回道。

  傅景庭看着她,“怎么了?”

  “还不是被那小子气的,我让他退出篮球队,好好考大学,他非不听,现在跟我生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呢。”王淑琴磕着瓜子说。

  傅景庭揉了揉眉心,“我去看看他。”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