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79章 熟悉的项链

第79章 熟悉的项链

  她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她要是知道,现在心里也不会这么紧张了。

  到底容姝是怎么知道高家会出事的?

  顾漫音咬着下唇,眸色晦暗不明的朝容姝离开的方向看去。

  容姝此时已经被程淮扶到了外科。

  外科的医生看到她,还颇为惊讶,“你不是昨晚才来换过药吗,怎么现在又来了?”

  容姝没想到医生居然认出了自己,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什么,我这次是来看脚的。”

  “看脚?”医生弯腰,绕过桌角朝她的脚看去。

  看得她高高肿起的脚踝,他同情的摇摇头,“小姐,你还真是多灾多难啊,头上的伤还没好,脚还崴成这样,我劝你一会儿去庙里拜一拜吧。”

  “噗嗤!”程淮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容姝本来就被医生说的脸红,现在听到他的笑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弯起胳膊肘撞过去,“闭嘴!”

  “嗷呜!”程淮痛的捂住自己的腰,脸都扭曲了,“你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谁让你笑我的?”容姝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

  他撇了撇嘴,“得得得,我不笑了成么。”

  容姝哼了一声,这才放过他。

  在医生给容姝的脚正骨上药期间,程淮也没有忘记打探高家。

  得知高家现任当家被纪检带走,以及高家其他人也被调查时,他微微扭头,眼神惊异的看着容姝。

  连他都不知道高家会出事,这个女人居然会提前知道。

  这也太奇怪了吧。

  容姝听到了程淮的电话内容,自然清楚他为什么这么看自己,勾唇笑了笑,“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高家会出事的对吧?”

  “嗯嗯。”程淮连连点头,“跟我说说呗。”

  “不说!”容姝笑眯眯的回了他两个字。

  程淮噎了一下,随后厚脸皮的继续凑过去,笑嘻嘻的道:“别这样嘛,好歹刚刚在你和顾漫音她们对峙的时候,我也帮了你。”

  “说的也是。”

  “所以你就跟我说说呗,到底怎么回事儿?”

  容姝看他确实很想知道,也不逗他了,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顾漫音不是被人绑架了么,绑架她的人,似乎是我的一个追求者,然后顾漫音就觉得,是我让那个追求者绑架她给自己报仇。”

  “就这个仇。”她指了指头上的绷带,“而高美凌为了给顾漫音找回场子,就用自己高家千金的身份,让海市几大银行拒绝我的贷款申请。”

  “等一下,你是说高美凌用她自己的身份……”程淮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容姝点头,“没错。”

  程淮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嘲讽的笑了两声,“原来如此,插手别市政务,这可是官场大忌,她爸爸都不敢这么做,她居然敢,这么坑爹,她爹要哭了吧。”

  听到他这滑稽的形容,容姝笑了起来。

  程淮看着她,“所以是你举报的?”

  容姝摇头,“不是,是我一个很有背景的员工。”

  “有背景的员工?”程淮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那你的运气还真是好。”

  容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是啊,我的运气确实挺好的。”

  接手天晟以来,她虽然遇到了诸多问题,但每次都因为身边的人而化险为夷。

  陆起,陈星诺,程淮,还有一个……z-h,这些人都是她的贵人,遇到他们,她何其有幸。

  “这一下高家出了事,高美凌肯定会记恨上顾漫音,以后顾漫音不好过了,高美凌那个女人可是个疯子。”程淮笑着说道,脸上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

  容姝扯了扯嘴角,没有接话。

  顾漫音会不好过?

  她不这么觉得,有傅景庭护着,顾漫音怎么会不好过呢。

  这时,医生已经给容姝包扎好了,还给她配了两根拐杖。

  容姝拒绝了程淮的搀扶,自己撑着拐杖慢慢的朝医院外走。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容姝又看见了熟人,是正在和司机说话的顾夫人。

  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顾夫人停下了说话声,提着保温桶转过身来,看到是容姝,原本优雅带笑的脸上,顿时就冷了下来,眼中更是厌恶满满。

  这样的眼神,容姝看得多了,自然也不生气,淡然自若的杵着拐杖,往自己的车前走去。

  不过在和顾夫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容姝瞥见了顾夫人脖子上戴的项链。

  那项链颜色老旧,款式复古,应该是很多年前的老款项链了。

  堂堂顾家夫人,居然会戴这么过时的项链,着实让人惊讶。

  但最让容姝惊讶的还是这条项链带给她的熟悉感,似乎在哪儿见过,但她又想不起来。

  容姝也没多想,拉开车门上了车。

  倒是程淮在后面对顾夫人打了声招呼。

  顾夫人对他回以一

  笑,随后问道:“程先生跟那位关系很好?”

  程淮知道她问的是谁,朝容姝的车看了一眼,“还行吧,顾夫人问这个,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恕我直,程先生还是离那位远一些吧,心肠恶毒之人,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顾夫人语气难掩厌恶的说。

  程淮勾了勾唇角,“心肠恶毒吗?我倒没看出来,顾夫人怎么就认为她心肠恶毒呢?”

  “漫音的事摆在那里,还不能说明什么吗?”顾夫人皱眉。

  程淮摊了摊手,“可是据我所知,这件事情并不是容姝做的,就算是,那也是顾漫音先害她的啊,她也只是还击而已,要说恶毒,也应该是顾漫音吧。”

  “你……”顾夫人被气的脸色一沉,随即冷哼一声,“我是看在程先生是景庭朋友的份上,才如此劝告你,既然你不听那就算了,只希望程先生将来不会后悔。”

  程淮笑眯眯的回道:“我后不后悔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景庭会后悔。”

  他突然弯下腰,稍微凑近顾夫人耳边,压低声音道:“景庭眼瞎看不出你女儿的真面目,可是我看的一清二楚,而且景庭也不可能一辈子眼瞎,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你女儿真实的一面,到时候你女儿该怎么办呢?”

  “……”顾夫人眼神惶恐的看着他。

  他脸上的笑容,在顾夫人看来,简直堪比魔鬼。

  顾夫人嘴唇动了动,仿佛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抓紧手中的保温桶提手,脸色有些微白的走了。

  看着顾夫人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程淮摸着自己的下巴,笑容越发的浓郁,但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按理说,这位顾夫人是景庭未来的岳母,他看在景庭的面子上,态度也应该客气一些。

  但谁让顾家不地道,身为海市的企业,却越过程家找南江的高家开绿灯,这简直就是不把程家放在眼里,所以那就也别怪他不给顾家好脸色。

  “你刚刚跟她说了什么,怎么把她吓成那样?”容姝见程淮回到了车上,好奇的问了句。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