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65章 办法

第65章 办法

  傅景庭听完,眉心皱了起来,心里第一次对顾耀天的做法感到有些腻歪。

  就因为没有买到地,就使这种手段进行打压,未免有些卑劣了。

  忽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傅景庭敛下思绪,低头看了看屏幕,是容姝又发消息过来了: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句话的末尾,还有一个小人叹气托腮叹气的表情,很是可爱。

  看着这个表情,傅景庭脑海里莫名的就将这个小人的脸,替换成了容姝的脸。

  或许,她此刻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很快,傅景庭反应过来自己想了一些不该想的,脸色冷沉了下来。

  容姝此刻什么样子,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想这些做什么?

  z-h我不知道。

  容姝看着这句回复,心里有一些淡淡的失落。

  上一次,这个人帮她出了一个主意,她才能够顺利收购佳偶,这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下意识的就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可以寻求帮助的人,想试着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但现在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这种心态是不对的。

  “容姝,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容姝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重新拿起手机打字:抱歉啊,我就是随便问问,别在意,我和我朋友会自己想办法的。

  朋友?

  傅景庭眯了下眼睛:男朋友?

  容姝朝阳台看了一眼:对啊。

  他是程淮的朋友,知道她有男朋友也不奇怪。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陆起这个男朋友是假的而已。

  见容姝承认了,傅景庭心里莫名的烦躁不悦,他扯了扯领带打字:想要成功建立厂房并不难!

  “哎?”容姝惊讶的站了起来。

  这人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说没有办法么。

  怎么现在……

  也没多想,容姝立马语音问,“什么办法?”

  听出她语气里的急切和依赖,傅景庭紧拧着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一些,心底的烦躁都减轻了许多。

  z-h:最近有关部门计划修建一座文化博物馆,展览全世界有名的文物宝藏,地点就选在海市,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皮,你要修建厂房用不了那么大一块地,可以分一半给有关部门。

  容姝被这么一提点,顿时茅塞顿开,笑了起来,“对啊,我可以把地分一半出来,免有关部门几年的租金,然后就可以用这个人情,向有关部门申请一支工程队来修建厂房,不就行了么!”

  这就意味着,她的厂房是国家帮修的,就算顾耀天要捣乱,也要看国家答不答应。

  同时,她还可以让有关部门帮忙介绍一个机械厂,一举两得啊。

  容姝脸上的笑越发浓郁,因为高兴,声音都活泼了几分,“谢谢你啊,你又帮了我一次。”

  z-h:没什么。

  容姝想了一下,问道:“对了,跟你聊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该怎么报答你呢。”

  然而这话发过去后,对方就没回了。

  容姝猜到对方可能是不会回了,叹息一声,也退出了聊天界面。

  这时,陆起打完电话从阳台进来了,表情气愤,“宝贝儿,还真被你说中了,顾耀天那个老狐狸,还真给全海市的所有工程队和机械厂打了招呼,让他们不做我们的生意,我怎么说都没用,真是气死我了!”

  容姝见他打电话打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起身亲自给他倒了杯蜂蜜水,“别气,已经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陆起端着蜂蜜水,顾不上喝,立马问。

  容姝把办法说了出来。

  陆起一拍大腿,“这个办法绝啊,宝贝儿,你怎么想到的?“

  容姝摇头,“不是我想的,是一个朋友。”

  “朋友?”陆起怀疑的看着她,“又是上次给你出主意收购佳偶的那个?”

  “是他。”容姝点点头。

  陆起把水杯放下,“宝贝儿,你老实跟我说,那个人到底是谁啊,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三番两次帮你?”

  面对好友的询问,容姝垂下眼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那晚的事,就算是个意外,她也说不出口。

  “行了行了,问这么多干什么,快喝吧你,喝完我们去有关部门跑一趟。”容姝转移话题。

  陆起看出了她不想说,也不勉强,顺着她的话往下接,“知道了知道了,别催嘛。”

  两人打闹了一阵后,这才离开天晟。

  另一边,会所包厢里。

  程淮唱完歌,远远的瞅见傅景庭一个人坐在昏暗的角落,便端了两杯红酒走过去。

  “干嘛呢,从刚才到现在,你不是打电话就是看手机,我约你出来是放松的,不是让你忙工作的。”程淮一边说着,一边递了杯酒过去。

  傅景庭接

  过,抿了一口,“没忙工作。”

  “那你在干什么呢?”程西坐下,伸头朝他手机看去,整个人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不是你前妻么,你在跟你前妻聊天?”

  程淮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傅景庭脸色不变,淡淡的回道:“她不知道是我。”

  “所以你是故意隐瞒身份接近她,跟她联系?”程淮眼神更加怪异了。

  傅景庭偏头,冷冷的扫他一眼,“并没有!”

  “那你们这是……”

  “行了。”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他,“我记得,你有一个堂叔在有关部门对吧。”

  “对,你要干嘛?”

  “容姝可能会去有关部门申请一支工程队,你让你堂叔,给她行个方便。”傅景庭喝了口酒说。

  程淮表情古怪,“不是,上一次渝图的合作你帮她,这一次你又帮,你到底怎么想的,别跟我说,你这么做是对前妻无法割舍。”

  傅景庭眉头一皱,声音清冷寡淡,“你想多了,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漫音害她受伤了,我替漫音弥补她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程淮审视着他。

  傅景庭薄唇不愉的抿起,“那你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你就是对她有意思。”程淮小声嘀咕。

  他刚才听到了顾耀天打来的电话,也知道了顾漫音是怎么害容姝受伤的,还知道傅景庭为了顾漫音给了容姝巨大的赔偿。

  所以既然赔偿了,那傅景庭就根本不需要再弥补容姝什么,可傅景庭偏偏还是这么做了,这显然说明容姝在傅景庭心里是有些不一样的,再加上一个顾漫音,看来以后有好戏可瞧了。

  想着,程淮饶有趣味的笑了笑,把酒杯放下,“行,我现在就给我堂叔打电话。”

  傅景庭嗯了一声,抓起外套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先走了。”

  “还早呢。”程淮看着他的背影。

  傅景庭脚步不停,“我去顾家接漫音出来吃饭。”

  程淮一听,不挽留了,把手机放到耳边,“喂,堂叔……”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