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56章 摔伤

第56章 摔伤

  好日式浴衣,两人来到男女汤的分岔入口。

  陆起眼珠转了转,一把搂住容姝柔软的腰,“宝贝,咱们去泡混浴怎么样?”

  容姝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一个胳膊肘过去。

  “嗷呜!”陆起一脸痛苦的捂住肚子,“宝贝,你打我?”

  容姝斜眼看他,“不该打么?泡混浴,你也想得出来。”

  “泡混浴怎么了,我们可是男女朋友。”陆起立马立直身体争辩。

  “假的。”容姝懒得理他,把浴巾往肩膀上一搭,掀开写着女汤两个大字的帘子走了进去。

  女汤里空无一人,十分安静。

  容姝脱掉身上的浴衣,只裹着一条到大腿根部的白色浴巾,就下了一个单人汤池。

  水温很高,她全身都泛起了粉红色,并舒服的哼了两声。

  这时,入口的推拉门被人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容姝抬眼看去,透过袅袅白雾,看清了来人的脸。

  顾漫音。

  容姝皱眉,这度假区哪里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地方太小,打个转就能遇到不想看见的人。

  顾漫音也没想到这么有缘,愣了一下后,柔柔的笑了起来,“容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容姝不太想理会,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她刚一脚踏出汤池,顾漫音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容小姐,我这刚来你就要走,就这么不待见我么?我们好歹也是大学同学,而且还是室友呢。”

  容姝捂着胸口的浴巾站在汤池里,淡淡的嘲讽道:“顾小姐这话有些好笑,从一开始不待见我的,不就是顾小姐你么,大学是,如今更是。”

  顾漫音靠坐在另一个单人汤池边缘上,浅笑的看着容姝,“那容小姐想知道原因吗?”

  “说说,我还真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让你这么对待我!”容姝干脆也坐了回去。

  两人中间还隔了一个单人汤池,就这么遥遥对视着。

  “你知道吗,从你进大学宿舍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我总觉得你会抢走我很重要的东西。”

  顾漫音指甲狠狠掐在了手心里,“果然,你趁我车祸昏迷期间,抢走了景庭,你说我又怎么会放过你呢!”

  听着她语气里的恨意,容姝表情不变,依旧平静淡然,“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故意趁你昏迷的时候抢走傅景庭,是你自己当初说的,你跟傅景庭只是兄妹。“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跟傅景庭提结婚的要求。

  不然以她当初的骄傲,就算再喜欢傅景庭,也不会那么做。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你再解释也无法否认,你拥有过他整整六年的事实。“顾漫音咬唇看她。

  容姝嘴唇动了动,刚想说什么,汤池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陆起。

  “喂?”

  “宝贝儿,泡好了吗?“

  “差不多了。“容姝点点头。

  陆起催促道:“那你快出来,听说一会儿有烟花盛宴,我在观景台这边等你。”

  容姝单手捞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热出来的汗,“好,我冲个澡就出来。”

  挂断电话,她起身踏出汤池,经过顾漫音汤池边上时,稍稍停了一下,“顾小姐,经过刚才那些谈话,我知道你仍然会继续对我使绊子,没关系,你尽管出招,我全都都接着。”

  说完,她迈开长腿走了。

  顾漫音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她热的头渐渐有些发晕,知道不能再泡了,也起身往冲澡房走去。

  容姝正在冲澡房的一个隔间里冲澡,顾漫音抱着洗漱用品进来就听见了她哼歌的声音,歌声美妙婉转,犹如天籁。

  她忍不住就想起了前两天,傅景庭说她以前在信上写唱歌好听,现在为什么不唱了的话,她不敢跟他说自己根本不会唱歌,所以只好用嗓子不好的谎,把唱歌的话题带了过去。

  但她知道,只要信件主人还在,她撒的全部谎,总有一天都会被拆穿,除非信件的真正主人消失!

  顾漫音眼神闪了闪,看了看容姝的隔间门,又看了看盆里的沐浴乳,突然一个可怕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她蹲下身体,轻轻将盆放到地上,然后拿起盆里的沐浴乳打开,把透明的沐浴乳倒在了容姝隔间门前的地上。

  做完这些,顾漫音唇角微微勾了勾,起身悄然离去。

  “真舒服!”容姝冲完热水澡,抱着盆从隔间里出来,不料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地上倒去,脑袋刚好磕在隔间的台阶上,当场昏了过去。

  观景台上,陆起还在等她过来,等了好久,烟花盛宴都开始了也不见人影,便拿出手机打电话。

  然而电话通了,却一直没人接听,不禁有些担心。

  “宝贝儿不会出事了吧?”陆起把手机往兜里一放,快步离开了观景台,回去找人。

  但一连找了好几个地方,都不见容姝的影子,他更加坚信容姝可能出事了。

  而这个度假区里,会伤害容姝的,只有那两个人。

  陆起来到一扇房门前,重重的敲门,“顾漫音你出来!“

  很快,没开了,傅景庭阴沉着脸出现在他面前。

  “你有什么事?”

  “我不找你,我找她!”陆起看着他身边的顾漫音。

  顾漫音盈盈一笑,“陆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宝贝不在了!”

  傅景庭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

  容姝不在了?

  傅景庭的反应被顾漫音看在眼里,

  她狠狠捏了一下手心。

  果然,除掉容姝的想法是对的。

  容姝活着,只会对他影响更深,连一个不在了都让他反应那么大。

  顾漫音敛下内心的思绪,疑惑眨了眨眼,“陆先生,容小姐不在了,你找我干嘛?”

  “找你干嘛?“陆起气笑了,”你说找你干嘛,肯定是你把宝贝儿藏起来了,你白天就把我们宝贝儿推下赛道,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劝你赶紧把人交出来,不然傅景庭也护不住你!”

  “怎么会是我把容小姐藏起来了?晚饭之后我就没见过她了,我根本不知道容小姐在哪儿,你要我怎么交出来?”顾漫音红着眼眶,委屈巴巴。

  陆起可不吃她这一套,“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够了。”傅景庭往前一步,把顾漫音挡在身后,嗓音冰冷,“容姝不在,就去查监控,找漫音麻烦就能找到容姝吗?”

  听着监控两个字,顾漫音心里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稳定了下来。

  陆起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找容姝找的急昏了头,都忘了去看监控了,拍了一下额头,“我这就去监控室,但愿我们宝贝儿的失踪跟你无关,否则我绝不放过你。”

  他指了一下顾漫音的鼻子,转身离去。

  “我们也去。”傅景庭脱下外套披在顾漫音身上,半搂着她也去了监控室。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