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7章 他妈的不是人啊!

第47章 他妈的不是人啊!

  两人对视片刻,程淮朝她挥挥手,“嗨,容总。”

  “你跟陈星诺说,你家很穷,你一天打三份工?”容姝呵呵,鄙夷的眼神看他,“我看你不演戏屈才了,不然分分钟影帝演技。”

  程淮耸耸肩,“我之前去4s店修车,她还以为我是那的修车工呢。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公司的,逗了两句,谁知道她全信了,一个电话把我喊来给你开车。”

  容姝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看星诺单纯好骗,盯上她了?”

  “这你就冤枉我了,每次都是她先跟我搭讪的。”程淮道,一副“太受女人欢迎没办法”的表情,“是她想泡我才是。”

  “……”

  容姝一回想,好像怎么看,确实是陈星诺想泡程淮。

  “容总,去哪?”程淮转回去系安全带,“我第一次给人开车,还开这种破车,你真是太幸运了。”

  车开起来后,他又吐槽了傅景庭两句,“手感太差,这车好垃圾。庭哥做人不行啊,自己开迈巴赫,离婚了一辆豪车都不给你。”

  “之前拜托你的事,你怎么没给我回电话?”容姝冷静地跳了话题。

  她怕程淮再唠叨,自己会忍不住把他踹下车。

  程淮并没立刻答复,只是眼神变的古怪起来,还从后视镜瞄了容姝一眼。

  那天跟容姝通完话后,他就去问傅景庭是不是安排了服务员戏码,却被傅景庭骂有病,他才知道容姝的猜测可能是真的,让人去宿舍喊那服务员过来问话。

  结果回来的人告诉他,那服务员当晚就出去了,再也没回来过会所。

  程淮派人去找,到今天也没能把人找出来。

  “服务员没问题,水也没问题,我回你电话干嘛?”程淮懒懒道,“我看了那晚监控,你从洗手间出来走路还摇摇晃晃,就是喝断片了,是你想太多。”

  程淮笑了声,揶揄道,“容小姐,你昨晚挺大胆啊,你那样子,庭哥是不是也头次碰见?”

  “……”容姝听的好尴尬,浑身不自在。

  她就怕程淮乱八卦,结果这家伙仗着自己是老板,把视频都看了!

  “既然水没问题,就这样吧,去市一中。我有点困先休息会,到了喊我。”容姝说完假装睡觉,不理会他了。

  同一时间,顾氏

  顾耀天刚收到消息,得知容姝的天晟公司要收购佳偶,在四处托关系找佳偶老板的踪迹。

  他倒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容姝变得这么有能耐。

  “不过再有能耐又怎样,天晟一堆就倒!”顾耀天冷笑,发消息给外面的人。

  这次他要天晟倒了就爬不起来!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处理掉天晟,带着胜利去祭奠死去的大女儿。

  顾耀天命令刚下达下去,桌上的电脑突然像磁盘卡壳,疯狂闪动,他刚要按关机键,电脑桌面又恢复正常,调出了一个视频窗口。

  视频那端光线很好,他看到地上躺着个奄奄一息的人,穿着明月会所的制服,身下留着血水。

  顾耀天瞳孔猛然一缩。

  这人他一直联系不上,怎么会在视频那端?

  躺地上的服务员呻吟着,气息微弱,明显很痛苦,很快,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高大男人出境。

  男人怼到镜头前来,露出的寒意眼眸跟顾耀天直视,“顾总。”

  “你是谁,怎么进我电脑的!”顾耀天皱眉,想要关掉电脑,按关机键却怎么都关不掉。

  狐狸男笑了声,嗓音低沉性感,“不仅你公司电脑,你手机,你老婆手机,我也能轻松进去,我今天找你,是想警告你一些事。”

  他毫不嫌脏,用修长指头抓起地上的服务生,刀子在他脖子上一抹,也让顾耀天头皮一紧。

  “顾总,小把戏玩一次就行了,不然我很烦。”狐狸男将手里的死人甩开,再次凑到镜头前,语气阴森森的仿佛从地狱传来,“你再敢对天晟,对容姝动手,下场就跟他一样。”

  “你……”顾耀天喉结滚动,半天蹦不出一个字。

  这几年,他一直让人盯着容姝,知道容姝跟傅景庭结婚后,在傅家做全职太太,很少出去扩人脉,朋友就更少了。

  陆起可没这个能耐,敢对他动手,那视频后这男人是谁,为什么这么护容姝?

  看顾耀天脸色难看的样子,视频那边的狐狸男似乎很满意,“这三亿就当你给容姝的赔礼,另一份礼物,过段时间我让人送去顾氏。”

  “拜拜,顾总。”男人心情很不错,还用沾满血的手跟视频这边的顾耀天挥了挥,模样如同撒旦。

  下一秒,视频框猛地消失,露出桌面。

  顾耀天盯着毫无变动的电脑桌面,刚刚那几分钟视频,好像是他的幻觉,而他浑身发凉。

  他说的三亿赔礼,是什么意思?

  顾耀天心里嗤笑,想自己怎么可能去给容姝送钱,然后他手机就响了,是南江分公司财务部打来的。

  “顾

  顾总,出事了。”出纳磕磕巴巴地说,“孙总监把账面上的钱都捐跑了……”

  “什么!”顾耀天惊的从椅子里坐起来,“多少钱?”

  “三,三亿……”

  “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你们都是废物吗!”顾耀天怒骂道,气到人都在发抖,差点没昏过去。

  原来那男人说的三亿赔礼,是这个啊!

  男人的手段让顾耀天莫名害怕,因为敌人在暗,他抓不到。

  顾耀天撑着一口气,马上给手下打去电话,咬牙切齿地吩咐,“都撤了,新闻也撤掉,不要动天晟!”

  “顾总,你不说事情办好再告诉你吗,现在怎么……”

  “我让你撤就撤,马上撤!”顾耀天怒骂,“天晟要是有事,我让你也出事!”

  “是是。”

  顾耀天心头抽抽的疼,一口气刚缓过来,江城分公司紧跟着打来电话。

  “顾,顾总,李会计卷钱跑了,两亿……”对方战战兢兢道,“昨晚搭飞机去了老普寨……”

  “……”顾耀天眼前一黑,气得要吐血。

  那男人不是说三亿赔礼吗,怎么又搞走他两亿,他妈的不是人啊!

  一下损失几个亿,顾耀天身体再好也扛不住,气的血压飙升,一个字还没蹦出,就扑通一声倒在桌子上。

  “顾总?”手机那端的人出声,“顾总您在听吗?”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