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44章 自导一出英雄救美?

第44章 自导一出英雄救美?

  女人唇瓣柔软,傅景庭却有些反感。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王淑琴提着个保温桶走进来,看到这一幕时,她先一愣,马上笑眯眯的:“哎呀,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啦,要不我出去等会?”

  她作势后退了几步,要出去。

  顾漫音被王淑琴说的脸都红了,慌忙松开男人,“没打扰,伯母你快进来吧。”

  “没扰到你们就行。”王淑琴拎着保温桶进来,“早上我跟你妈妈打电话,才知道你昨晚不小心摔了,马上熬了猪脚汤,过来看你。”

  她又瞥了傅景庭一眼,了然道,“怪不得景庭昨晚没回家也没个消息,原来到医院照顾你了。”

  顾漫音想到昨晚孟珂发的那些微信,心中不快,脸色却掩饰的很好,柔声道,“伯母你别怪景庭,是我太害怕,让景庭留医院照顾我的。”

  “没事,他照顾你应该的!”王淑琴又关心的问,“摔哪了,还疼吗?”

  “腿还有些疼,但医生说没事。”

  “你呀,以后小心点,来喝点猪脚汤,猪脚汤有营养,还养血美容。”王淑琴盛了猪脚汤端给她。

  顾漫音笑着接过,“谢谢伯母。”

  “真想谢我,你就努力点,早点让我抱上孙子。”王淑琴顾漫音她挤了挤眼。

  “伯母……”顾漫音低头,脸红的不能看。

  顾漫音不光长得好看,说话温细语,主要顾家背景也雄厚,傅顾两家联姻好处多多。

  这样温柔又多金的儿媳妇,王淑琴巴不得她早嫁来傅家。

  “伯母一见到你就喜欢的紧,你就是讨人喜欢!”王淑琴说着,还提到容姝,不过满脸嫌弃,“不像那个容姝,在傅家六年,就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我早上还看到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哎哟,她爸爸那样,她人品也不行,竟然乱拍视频诋毁我!”

  “这几年要不是我们傅家养着她,她过的可能连乞丐都不如!”

  “陆起品性不行,但很会做生意,真不知道他怎么会看上容姝,我要去陆起妈妈,容姝这样的儿媳妇,白送我我都不要!”

  “……”

  傅景庭就站在病床一侧,听自己母亲这么说容姝,眉头微皱,心里不大舒服。

  容家是倒了,但容姝跟他结婚后,从没跟他索要过什么,在傅家六年,都一副贤惠太太模样,他听佣人说容姝从来都是顺着王淑琴,没跟她顶过嘴。

  是王淑琴先跑到天晟闹,被天晟员工拍了视频,这事后来他也压下去了,王淑琴却记在容姝身上。

  结婚那六年,容姝在傅家,在王淑琴手下都过的什么日子?

  想到这,男人感觉胸腔里闷闷的发疼。

  “妈,我跟容姝已经离婚了,你少提她。”傅景庭听的烦躁,打断王淑琴的滔滔不绝。

  他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神色凉薄,“既然你没事,就留医院陪陪漫音,公司还有事,我回公司处理。”

  “行行,你去吧。”见他发话,王淑琴也不敢唠叨了,马上住了嘴。

  顾漫音柔声嘱咐,“景庭,路上小心点。”

  “嗯。”

  目送傅景庭走出病房,顾漫音眼底的笑一点点消失不见。

  ……

  直到下午三点多,容姝才看到对方收了她的钱,回过来一个“好”字。

  她真记不起昨晚怎么勾搭上这男人的,但是看他样子,不是那种会纠缠的人,好像还有点高冷。

  挺好的,她能放心了。

  但还有一点让容姝很疑心,她想了想,找到程淮的号码,拨个过去。

  程淮接的很快,嗓音懒洋洋的,“容总,有事吗?”

  “我知道你是明月会所的老板之一,想请你帮个小忙。”容姝回忆能记得的片段,说,“昨晚我从包间出来去洗手间吐过,有个服务员路过,给了我一瓶矿泉水。

  “嗯?”程淮挑高尾音,“容总什么意思?”

  “喝了那瓶水后,后面很多事我都记不得了。”容姝说,“我酒量我知道,而且我才进洗手间吐过,怎么可能一点意识都没有,我怀疑那瓶水有问题。”

  “咦?”程淮挑眉,感觉事情有意思了。

  五分钟前,傅景庭发信息过来时,他才知道这两人昨晚上会所楼上干什么了,把那段监控清的干干净净。

  结果现在,容姝又来找他问这事。

  难道庭哥为了得到自己前妻不择手段,在水里动了手脚,自导一出英雄救美?

  容姝莫名其妙,“好好的,你咦什么?”

  “我只是没想到,容总会怀疑有人买通服务员。”程淮笑道,“因为会所到处是监控,服务员资料都经过严格审查的

  “就问问那服务员,有消息告诉我。”容姝生怕他八股,先一步说,“不该问的不要问!”

  说完就挂了电话。

  容姝手放下时,不小心蹭掉脖子上的丝巾,她刚弯腰去捡

  丝巾,佟秘书敲门,带着文件跟咖啡进来。

  “容总,你的咖啡。”

  佟秘书看到容姝脖子上的清晰吻痕,放咖啡的手一抖,不少咖啡从杯子里洒出,弄湿了文件。

  他们已经……睡了?

  她低头掩饰神色,拿纸擦文件上的咖啡渍,“抱歉。”

  “没事,这文件还没签,坏了再打印一份就行。”容姝说,还笑着夸佟溪,“你整理的文件一目了然,太方便我了,我得好好谢陆起,把你放我公司。”

  “嗯。”佟溪收拾好咖啡后,仍低着头,拿起那些已处理的文件,“容总,我先出去了。”

  容姝嗅出佟秘书语气不对劲。

  咖啡洒了,自己也没骂她,但怎么看,佟秘书情绪都不太好?

  下班时,容姝亲自把文件拿给佟溪,想跟她聊聊,却发现佟溪一如往常,笑意盈盈,还跟几个同事约了去吃日料,仿佛下午那会的异样,是她看错了。

  见她没事,容姝也没多想,驱车回浅水湾。

  容姝忙了一天,这会放松下来,才觉得身上隐隐有点疼,仿佛跟昨晚有关,只想回家,好好泡个澡。

  出电梯后,容姝一眼就看到穿校服的少年盘腿坐自己门口,眉心一跳。

  这小鬼怎么又来了!

  傅景霖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满道,“你几点下班啊,回来这么晚,我都在你门口坐半小时了!”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