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9章 你这补偿未免太寒酸了

第29章 你这补偿未免太寒酸了

  无视傅景庭黑沉沉的脸色,程淮又问,“你让人送芒果去天晟,又是怎么回事?”

  傅景庭拧眉,“我没让人送芒果去天晟。”

  等从程淮那得知王淑琴因为芒果的事,痛骂容姝后,傅景庭脸色愈发沉了,给四季果园打电话询问。

  那边负责人一查,忙道歉:“不好意思傅总,您离婚的事派送员不知道,他以为容姝小姐还是您太太,所以才把芒果送去了容小姐的公司,真对不起。”

  傅景庭开的扩音,坐对面的程淮也听到了,“哎容姝真是惨,被你妈一通痛骂。”

  “……”傅景庭捏了捏眉心,心里也烦躁的很。

  他没想到在红梅山庄,胆敢有人偷拍他,更没想到因为一箱芒果错送的事,王淑琴会跑去天晟找容姝闹。

  等服务员上完菜出去后,傅景庭问程淮,“容姝跟渝图的人谈过吗?”

  “谈过,容姝周四去参观渝图的工厂。”

  程淮还夸了容姝两句,“我觉得就算你不跟渝图提前打招呼,凭容姝那口才,对方也愿意帮她做那批货,她虽然才进商场,但学东西快,挺厉害的。”

  “是吗?”傅景庭忽然觉得他不是对容姝了解的少,而是根本没关注过她。

  他跟容姝结婚六年,触眼可及的,就是她在傅家忙碌的画面。

  容姝会做好可口的饭菜等他回来吃,会帮他熨烫西装,是个称职的妻子。

  没想到除了料理家务,容姝在其他方面也很优秀。

  程淮耸耸肩,“你下次亲自看看,就知道了,你这前妻确实挺厉害的。”

  “不过庭哥,我很纳闷啊,众思不是要跟天晟签约了吗,你怎么还替她介绍渝图?”程淮问,“这样一来,你就欠渝图一个人情,以后渝图肯定会拿这个人情烦你。”

  “这笔海外订单,对摇摇欲坠的天晟很重要。”傅景庭吃着菜,神色毫无波澜,“众思做海外货是厉害,但不如渝图,也没有渝图有名气。如果天晟能抓住渝图,跟渝图长期合作,不用天晟四处去求,合作方自己会找上门,给天晟送钱。”

  “我怎么听着不对味呢?”程淮摸了摸下巴,“庭哥是在替你‘前妻’开拓人脉吗?”

  傅景庭沉默了片刻,淡淡道,“离婚时她净身出户,房子都没要,这点东西,算我给她的补偿。”

  “那你这补偿未免太寒酸了,人家可在你们家呆了六年。”程淮呵呵,“换做我是容姝,这六年天天被你妈使唤来使唤去,给我十个亿补偿,我都觉得少了……”

  没等程淮吐槽完,傅景庭猛地将筷子撂下,抓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我回去公司。”

  程淮看男人开门离开,喊道,“我说的实话,庭哥你不爱听啊?”

  回应他的是包间门被用力关上。

  “摔就摔呗,反正门坏了又不是我赔。”程淮耸耸肩,还喊服务员进来,又点了不少菜。

  ……

  王淑琴来天晟闹的事,被天晟的员工悄悄录了视频,在圈子里流传开。

  大家都挺意外的,没想到傅景庭在商场杀伐果断,清冷矜贵,却有个泼妇十足的妈妈,还有人看了被恶意剪辑的后半段,觉得容姝过分,怎么也不该这么对曾经的婆婆。

  甚至更有人剖析,容姝早跟梵音娱乐的那个男模在一起了,婚内出轨,被傅景庭发现才离婚了。

  种种阴谋论,在商圈里肆意横长。

  容姝没时间关注那些无聊的八卦,她把公司的事处理好,周四去了南江。

  渝图的工厂在南江的工业基地里,占地非常大。

  容姝跟渝图的老板打过招呼后,跟他去参观车间,看工人制作海外货,参观他们做的那些海外货,从中午吃饭一直聊到下午,两点时,双方签了合同。

  看到渝图的盖章落在合同上时,容姝脸上也露出轻松笑意。

  她跟渝图老板握了握手,“这批货就辛苦您了,快过年了,到时候我让秘书送些年货给您和工人们。”

  “应该的,容总你客气了。”

  容姝婉拒渝图老板请吃晚饭的邀请,买了三点的机票。

  下午四点半就回到了海市。

  从机场通道出来时,旁边的人走的急匆匆,不小心撞到容姝,差点把容姝的手机给撞飞。

  “不好意思。”

  见对方道歉了,容姝也没计较,快对方一步,把地上的丝巾捡起来,递过去时,对方刚好抬头。

  容姝见是熟人,客气打了声招呼,“顾夫人,好巧。”

  顾夫人看是容姝,温和的脸色沉了几分。

  她从容姝手里拽过丝巾,一声谢谢都不说,反而冷冷道,“今晚我们会跟景庭的父母一起吃饭,确定景庭跟漫音订婚的日期。容小姐,既然你跟景庭离婚了,麻烦你离他远点。”

  容姝闻,红唇微微勾起,“真抱歉,要不是我跟傅总要走那串湛蓝之心,傅总跟顾小姐早订婚了。”

  “你!”顾夫人脸

  色很难看,瞪了容姝一眼。

  “顾夫人您放心,我这人从不知道什么叫后悔,也不会吃回头草,傅总跟顾小姐很般配。”撂下话,容姝擦过顾夫人,走的很潇洒。

  “……”顾夫人本来想警告下容姝,反被容姝几句话给气到了。

  她沉着一张脸,推行李箱出了机场,无意看见容姝跟她秘书说什么,上车时,容姝的侧颜在顾夫人眼里一晃而过,让顾夫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顾夫人出神地盯着那辆车,直到它开出了机场。

  “老婆。”顾耀天匆匆过来,接过顾夫人手里的行李箱,“路上堵车,耽误了几分钟。”

  见顾夫人不理自己,顾耀天问,“怎么了?”

  “没,没事。”顾夫人收回视线,跟顾耀天向车那走去,一边问,“晚上在哪吃饭?”

  顾耀天打开后车门,护着她上去,“在傅氏旗下的君悦酒店。就一件衣服而已,让人送来海市就行,你干嘛亲自跑南江去取,多累啊。”

  “这是漫音最喜欢的礼服,晚上要穿的,我怕别人粗手粗脚,弄坏了。”顾夫人道,“今晚跟景庭的家人一起吃饭,她可不能掉面子。”

  “是是,知道你疼漫音,上车吧。”

  顾夫人上了车,看到靠车窗那边的座椅里,放着好大一束满天星,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有些复杂。

  顾耀天随后钻了进来,看顾夫人捧手里的满天星,眼神也暗了几分。

  “今天,是漫情的忌日。”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