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8章 是不是你在勾引容姝?

第28章 是不是你在勾引容姝?

  容姝可不是傅家媳妇了,需要再忍着王淑琴。

  她用力抓着王淑琴的手腕,再把人推了出去,王淑琴被她推的猝不及防,脚下一崴,直接摔在地上,疼的哎哟哟叫着,一点形象也没有。

  “王夫人,你有事就说。”容姝道,眼里带着些许冷意,“敢动手的话,我也不客气。”

  王淑琴气的脸都青了,“容姝,你反了是不是!”

  容姝跟傅景庭还没离婚时,在傅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都不敢跟她顶嘴,结果一离婚,就翻天了!

  “我就知道你这个小贱人装模作样,就会讨好老太太!”王淑琴骂骂咧咧道,穿着墨蓝色旗袍,看起来贵气十足,却横眉竖眼的,一副泼辣妇人的形象。

  “跟景庭离婚时,是你自己不要一分钱的,你现在什么意思,不要脸了是不是?”

  “我是没拿傅景庭的钱。”容姝直视着她。

  “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我儿子死缠烂打!”王淑琴骂道。

  王淑琴从包里掏出一打照片,发给周围的员工,“你看看你们老板,真是不要脸,我儿子都跟她离婚,有女朋友了,她还不放过我儿子,勾搭我儿子!”

  发完后,她将剩余的照片砸容姝身上,“你自己看看,让景庭抱你上车,你要不要脸啊?”

  照片砸到容姝身上,又落在地上。

  容姝捡了两张起来,看到照片里是自己跟傅景庭,她撑伞站在车边跟傅景庭说话,因为两人靠的很近,好像她抱住了傅景庭一样,另一张则是傅景庭抱她上车的画面。

  没想到昨下午她在停车场跟傅景庭拉扯,被人偷偷拍了照片。

  王淑琴指着容姝的鼻子骂道,“视频的事,漫音爸爸给你道歉了,你倒好,得寸进尺!你知道漫音喜欢吃芒果是不是,竟然让景庭把芒果送来你公司!”

  闻,容姝有些错愕。

  她可不知道顾漫音爱吃什么,还以为这一箱芒果是陆起让人送来的,没想到不是。

  “容姝我告诉你,离我儿子远点!”王淑琴毫不客气地嘲讽,“六年前景庭肯娶你,也是为了漫音,不然就你这身份,你以为你配的上我儿子?”

  见容姝脸色都白了,程淮忙上来打圆场,“伯母,容小姐跟庭哥是离婚了,但还是朋友啊,照片的事,肯定有误会,要不回去您再问下庭哥?”

  “不是她勾引,景庭会抱她上车?”王淑琴道。

  “说不定是容小姐身体不好,庭哥不得已才帮了一下。”程淮客客气气道,“伯母,怎么说这也是容小姐的公司,你这么闹,让她很难堪的。”

  王淑琴横了程淮一眼,又去看容姝,眼里充满鄙夷,嗓门又大又尖锐,“呵呵,容姝你勾搭男人的本事真厉害啊,男模就算了,连景庭的朋友都不放过!”

  程淮,“……”

  容姝见王淑琴越说越过分,抄起员工工位上的咖啡,朝她脸上泼去。

  那咖啡还带着温度,泼在王淑琴脸上,旗袍上,让她尖叫连连,连忙拿纸巾擦旗袍上的咖啡渍。

  “你个小贱人!”心爱的旗袍被弄脏,王淑琴恨不得扑上去撕了容姝。

  不过她还没有所动作,就被赶上来的保安给架住。

  容姝将咖啡杯放桌上,冷冷看着王淑琴,“傅总在商界有头有脸,希望王夫人说话时,再三考虑,不然别人会以为傅总的母亲是个市井泼妇,一点教养都没有。”

  “还有,这里是天晟,是我的地盘,要找我请跟前台预约,再有今天这情况,我会请律师跟王夫人你谈!”

  不等王淑琴发飙,容姝吩咐两个保安,“王夫人吵着大家做事了,把她请出去。”

  “你们放开我,我要撕了这个小贱人!”王淑琴被保安拖拽着出去,嘴里还在骂容姝,泼辣的很。

  员工们都机灵散开,回自己工位做事。

  “程先生,不好意思。”容姝擦了擦溅到袖口上的咖啡渍,淡淡一笑,“让你看了个笑话。”

  两人一起去乘电梯。

  程淮频频看容姝,修长指头在下巴上摩擦着,“我发现,你跟庭哥离婚后,变化好大。”

  傅景庭跟容姝还没离婚时,他去过几次傅家,看王淑琴使唤容姝干着干那,把她当成了佣人,而容姝低眉顺眼,总是轻细语应着。

  今天容姝往王淑琴身上泼咖啡,还教训了她,气势十足,简直让程淮大开眼界。

  “是啊,我还得谢谢傅景庭。”容姝嘲讽道。

  因为爱傅景庭,嫁进傅家六年,她当个听话的儿媳妇,伺候傅家的人,对王淑琴的叫骂挑剔都忍着,她以为能让傅景庭感动,爱上自己。

  后来才发现,她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傅景庭心里有人,她把姿态放的再低,爱的再卑微,也捂不热他的心。

  “离了也好,就庭哥妈妈那样子,估计没女人敢嫁去他家。”程淮想到王淑琴那泼辣样子,就觉得可怕,“庭哥有那样一个妈,从小心理没扭曲也是厉害

  ”

  说完,程淮又问容姝,“我看那男模挺好的,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容姝跟程淮不熟,不觉得什么事都要告诉他,就说,“小川挺忙的,去国外出差了。”

  她这么说,程淮就默认他们在交往,噢了一声。

  电梯抵达一楼时,程淮手机来了新消息,他看了眼,扭头跟容姝说:“容总,我有事要处理,这顿午餐以后有时间了,我再跟你索要。”

  “好。”容姝点点头,亲自把人送出了公司。

  程淮驱车到锦时记后,找到包间推门进去,见傅景庭已经来了,开口就说,“你妈刚刚在天晟闹事呢!”

  傅景庭皱眉,“她去天晟闹什么?”

  “嗨,还不是你抱容姝上车被拍到了。”程淮拉开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她不知道从哪拿到照片,跑去天晟找容姝,骂她不知廉耻,离婚后还勾引你。”

  程淮八卦地问,“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勾引容姝?”

  “不是。”傅景庭冷冷瞥了他一眼,语气不悦,“昨下午她淋了雨不舒服,我怕她开车,容易让别人造成交通事故,想送她回去,没想到她那么倔,说什么找代驾。”

  “是啊,她可以找代驾,要你这个前夫操什么心?”程淮啧啧两声,“就因为你干的这‘好事’,你妈跑到天晟,一口一个小贱人骂容姝,她公司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呢。”

  “……”

  ,content_num_soso